第41版:社会民生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要闻

第02版
广告

第03版
广告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18年2月12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40年高考 教育亟须变革(图)
撰文/刘姝乐
制图 王砚 高考改革进行时

  从恢复高考的1977年开始,大学之门成为很多青年命运的分水岭。近年来随着高考招生规模的不断扩大,高考对个人命运的作用也在减弱。但毋庸置疑的是,高考仍是社会阶层流动的重要通道。

  ■ 高考  曾经是普通人翻身利器

  近千万人同时参加考试,在两天中答完四五张试卷,依据分数决定自己未来的命运,甚至是人生的命运。从恢复高考的1977年开始,大学之门成为很多青年命运的分水岭。近年来随着高考招生规模的不断扩大,高考对个人命运的作用也在减弱。但毋庸置疑的是,高考仍是社会阶层流动的重要通道。之前经常有朋友圈大呼“废除高考”的新闻,首先反对的是普通民众,因为在现今中国,高考是普通青年改变命运的最公平的机会,尽管它有这样那样的不足。1977年,至今回顾起来,它就像冬天里的一把火,在燃烧涅槃照亮着每个人的一生道路。这大概是我国历史上唯一的一次冬季高考,8月电台报纸通告,12月考试,次年3月开学。同时,它应该也是40年来录取率最低的一次高考。据统计,当年参加高考人数达到了570万,而实际录取人数只有27万,录取率仅5%。

  

  ■ 高考  教育化产业衍生品牌涉水抢滩

  1977年至今,高考已从“一个人的战斗”变成“全民战斗”。如高考辅导,高级职称教师的一对一指导千元起步,一周上一次课,一学年下来,费用高达四五万元,这还仅仅是单科辅导。李阳的疯狂英语运动并没有使中国人的英语变得流利起来,反而是新东方等应试教育的项目变成了一个产业。

  中国高考除了要考得好,志愿也要报得好。在大数据与各行各业结合的今天,大数据指导高考志愿也成了潮流。“一起填志愿”“优志愿”等越来越多的互联网企业进入这个市场,各种高考资讯、志愿填报类的手机应用和微信账号一炮而红。

  不仅如此,一些周边产品也因高考的到来而水涨船高,高考期间各种补脑补心口服液、健脑丸的销量也会翻上几番。“高考酒店房”、营养餐甚至考后庆功宴、谢师宴都已成为主流。

  如果我们仔细观察一些顶尖中学,特别是一线城市,便会发现一个现象,这些学校会开设很多高考科目以外的课程,诸如机器人、创新创业、微观经济学等“无用”的课程。这些龙头校的行为,某种意义上代表了一种风向标。这里的生涯规划产业,是一个泛指的概念,与之对应的是细分的各类测评、兴趣课程、走班选课、实践活动等,甚至包括高考志愿产业。

  

  ■ 高考  变革在路上

  高考40年来发生了巨大变化,从考试内容、命题方式到考试形式等均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一直处在改革“进行时”。1985年,43所高等学校进行招收保送生试点;1990年,普通高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正式实行标准化,共考9个科目;1997年,由国家“统招统分”改革为“双轨制”,最终实现统一标准、统一政策的并轨招生;1999年“3+X”在广东率先亮相。同时高等教育规模从此发生了历史性变化,短短五六年中,大学招生扩大了近3倍,“大众化教育”取代了“精英教育”;2001年,高考取消年龄和婚姻状况限制;2003年,夏季高考时间由7月7日提前到6月,安排在每年6月7、8、9

  日(目前大部分省市高考考2天);2007年,教育部直属6所师范大学实行师范生免费教育;2012年,国务院办公厅要求各地12月31日前出台异地高考办法;2014年,《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标志新一轮考试招生制度改革全面启动,作为试点,上海、浙江率先出台改革方案;2016年,全国26个省份使用统一命题试卷,北京、上海、天津、江苏、浙江5省市仍为分省命题;到2017年,上海、浙江两地迎来全新的“3+3”模式:外语可考两次,自选3科学生水平考试成绩计入总成绩。按照改革方案的需求,新高考录取不分批次,实行专业平行投档,考生每次可填报志愿不超过80个,填报志愿与投档按考生成绩分段进行。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学生、家长、老师和政府部门都意识到了这种“一考定终生”的缺憾,关于高考改革的呼声就没有停止过。

  尽管如此,但可以看到它依旧脱离时代的特征非常明显。我们依然在考几十年不变的各种基础知识,对于现代知识的更新、迭代,科技创新方面关注非常少。老师的教课,也依然用着黑板、学生和家庭作业之间这样的教学形式,对于现代世界的发展、融合、世界政治体制的变迁变革、思想观念的变革,关注很少。高考“唯分数论”被指制约了拔尖人才的脱颖而出,于是“自主招生”付诸实施。然而,承载着中国招生改革重任的“自主招生”实行10年,却在各方争议声中有点力不从心。从让城市优等生多了一重录取砝码,到题目偏难让农村学生力不从心;从被指责变成“小高考”增加学生负担,到被揭发在部分地区出现“权力寻租”,还有关于“自主招生”该不该向教育资源薄弱地区倾斜的争论仍然没有答案。

  当然具体怎么做,中国的教育制度怎样尽可能为更多的年轻人服务?我们期许高考在未来40年走得更好,在变革中选拔出更多优秀人才。

  撰文/刘姝乐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天津日报报业集团独家授权天津网为唯一数字化出口,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津报网络传媒有限公司(天津网)商谈。与本网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请注明“来源—天津网—X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本网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    201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