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版:制度经济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要闻

第02版
广告

第03版
广告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18年2月12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国企混改 尊重资本的力量
撰文/盛长琳

  通过混改一举实现降杠杆和改革的双重目标固然好,但是也要注意,不能把社会资本当作接盘侠。国企混改的核心为围绕多元化资本结构,通过业务整合和资源共享对经营效率和市场化程度低等问题进行解决。

  近日,国家发改委政策研究室主任兼新闻发言人严鹏程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要推动落实《加快推进东北地区国有企业改革专项工作方案》,开展国有企业综合改革试点和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推进重点国有企业改革脱困,研究推动若干重大企业联合重组。

  作为国民经济的支柱,国有企业在经济生活中的关注度一直都很高。每隔几年,国有企业改革就会被提上一次议事日程。

  从最初的理清政府与企业的关系,政府放权,到抓大放小,将国有企业社会管理职能从中剥离,进行股份制改革,再到设立国资委,进入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改革阶段,以及这轮的混合所有制改革,非公有制资本参与进来,国有企业改革一直都没有停歇。

  从国企混改的历史演进过程上看,做大做强国有企业,实现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一直是混改的目标。就此轮混改来看,范围涉及了曾经被视为国有产权占绝对控股的自然垄断领域,包括电力、石油、天然气、铁路、民航、电信、军工等领域。

  去年下半年开始,此轮国企混改开始驶入快车道。6月19日,东航物流混改方案落地;8月21日,中国联通混改方案正式发布;12月15日,国资委确定第三批共31家混改企业试点名单。其中以联通的混改方案尤为引人注目。根据中国联通公布的混改方案,共有中国人寿、腾讯、百度、京东、阿里巴巴等14家企业参与了此次联通混

  改的投资。此次混改方案共计将引入战投持股比例约35.19%,员工股权激励2.7%,超过市场预期。

  作为国企混改形成突破势头的标志,联通混改打响了电信领域的第一枪,最大的亮点在于有垄断特征的国有企业由公有制绝对控股转向相对控股,让出30%以上的股份,实现国有企业由国有产权的独家治理走向国有产权与非国有产权的共同治理;而且混改层次深、方式复杂,战略投资加财务投资,外部投资加内部控股,国企改革与扭亏转盈转型升级结合,触及深层次矛盾的改革,是蹚深水的典型。

  值得一提的是,联通混改中互联网民企的大规模加入,实现了业务结构上的互补,即“混改+互联网”模式出现,有利于国企业态向产业链条中高端发展。

  联通的改革无疑给了地方国企混改一个范本,尤其是它透露出来的对于社会资本的热情邀约,也让各路资本有着更强的信心。

  然而,明确了“怎么混”并不是难事,难的是“怎么改”。毕竟,除了大型央企,还有更多的地方国企期待在混改中走出债务困境。在陆续落幕的地方两会以及各地国资委2018年工作会议中,持续推进混改成为多个地方政府的共识,其中不少省市设定明确目标。

  如果仔细梳理一下这轮国企改革的逻辑就会发现,借助混改降低地方国企杠杆率是重要突破口。2017年8月23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当前要抓住央企效益转降回升的有利时机,把国企降杠杆作为“去杠杆”的重中之重。《关于国有企业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意见》也鼓励债转股等混改方式,通过债转股调整国有股权比例来达到降杠杆目的。

  通过混合所有制改革,吸引社会资本参股,不仅可以扩大国有企业的再投资能力,在国有企业总债务不变的情况下,做大国有资产总规模,显著降低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率,达到去杠杆目的。

  同时,随着社会资本的进入,国有企业的现金流更加充裕,如果企业短期内没有扩大再投资的需要,还可用这些资金优先偿还企业债务,达到国有企业去杠杆的目标。

  通过混改一举实现降杠杆和改革的双重目标固然好,但是也要注意,不能把社会资本当作接盘侠。国企混改的核心为围绕多元化资本结构,通过业务整合和资源共享对经营效率和市场化程度低等问题进行解决。虽然垄断行业普遍都具有较高的回报率,这也是社会资本愿意进入的最主要动力。既然进入国企,社会资本就要受到尊重,只有这样才能将改革进行下去。

  如果仅仅是为了混改而混改,对引入的社会资本束之高阁,不让其参与企业市场化经营,那么国有企业的经营效率仍然无法得到改善,也最终无法达到混改的目的。

  一个前车之鉴就是之前大热的PPP项目。很多民营企业对PPP项目摩拳擦掌,但是真正和政府坐到谈判桌前的时候才发现现实并不是那么美好,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在于政企的信任,缺乏一致对话的基础。真正具有丰厚的现金流的项目政府不愿意开放,而缺乏稳定的现金流的项目民营企业又不愿意接盘。

  把资本混合在一起容易,难的是让它们共生共存。因此,从根本上来说,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最大的阻碍来自权力与意识形态的双重阻力。因此混改真正的焦点在于经营体制,而不是所有权的改革。

  当国有资本与社会资本以平等地位对话,共同参与企业的经营管理,混合才真正实现融合。而像东北这样以国有经济占绝对地位的地区,对于社会资本的尊重或许才能真正实现,也才能改变市场营商环境,东北或许才能真正迎来重生。

  撰文/盛长琳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天津日报报业集团独家授权天津网为唯一数字化出口,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津报网络传媒有限公司(天津网)商谈。与本网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请注明“来源—天津网—X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本网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    201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