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版:市场拾零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要闻

第02版
广告

第03版
广告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18年2月12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别让“贾跃亭”们挑衅监管公信力(图)
撰文/郝一萍

  贾跃亭终究没有回来“负责到底”,只留投资者在这个寒冬中瑟瑟发抖,掰手指数着还有几个跌停板即将到来。

  从攀得功成名就到摔得粉身碎骨,也许是别人一生的经历,贾跃亭用一年的时间就走完了,然后在全民的指责声中,亲自演绎现代版“狼来了”的故事,贾跃亭终究没有回来“负责到底”,只留投资者在这个寒冬中瑟瑟发抖,掰手指数着还有几个跌停板即将到来。

  时间追溯到2016年11月,供应商在乐视楼下追讨欠款的照片在互联网上引起轩然大波,“乐视电视欠款近9亿元、乐视手机供应链欠款高达数十亿元”的消息给了沉迷在贾跃亭资本故事中的投资者一个惊雷。不久后,贾跃亭在一封内部信中承认资金链紧张,反思乐视烧钱扩张太快。但他依然对未来保持着乐观:“接下来三四个月会彻底恢复正常。”资金危机对他而言,不仅没有形成打击,甚至还成了炫耀的资本:“一边是突飞猛进的战略与业绩,一边是日益凸显的资金与组织压力。一边是冰冷的海水,一边是升腾的火焰,没有哪家公司有这样的经历。”

  贾跃亭用壮志豪言稳住了投资者,而自己却悄悄地准备退路。

  2017年1月13日,贾跃亭向融创中国旗下嘉瑞汇鑫转让乐视网股权,股权转让总额为60.41亿元;5月21日,贾跃亭辞去乐视网总经理一职;6月13日,乐视控股的法定代表人由贾跃亭变更为吴孟;7月6日,贾跃亭辞去乐视网董事长,退出董事会;7月18日,孙宏斌当选乐视网非独立董事;7月21日,孙宏斌成为乐视网董事长,乐视网法人也由贾跃亭变更为梁军;9月27日,乐视网发布公告,公司名称更为新乐视。乐视企图以一字之差抹去贾跃亭的痕迹。

  但贾跃亭对乐视的影响并没有就此结束。

  乐视在财报中披露,2017年三季度末,货币资金8.33亿元,流动负债127亿元,其中,短期借款30亿元,应付账款53.6亿元。其间,乐视营业收入只有5亿元,2016年同期的营业收入为67亿元,同比暴跌92.53%。当期,乐视亏损16.52亿元,净利润同比下降435%。

  乐视将业绩下滑的原因归结于“关联方资金紧张、流动性风波影响,社会舆论持续发酵并不断扩大,对公司声誉和信用度造成影响。”沉重的现实让接了乐视这块“烫手山芋”的孙宏斌也只能流着泪道一声“愿赌服输”。

  收入停滞、现金流枯竭、巨额债务……可怕的是,更糟糕的还在后面。乐视网在2017年度业绩预告中透露,公司预计2017年亏损116.05亿元——116.1亿元,上年同期为盈利5.55亿元。

  今年1月24日,停牌9个多月的乐视网终于复牌,随后便是毫无悬念地持续跌停。截至发稿,乐视网已经10次跌停,其目前市值213.83亿元,与停牌时612亿元相比市值已经蒸发了398.17亿元。

  在这场闹剧中,老贾的“名”虽然已经没有了,但“庆幸”的是,“利”还在。早在乐视的巅峰时期,贾氏姐弟就很有“先见之明”地开始套现撤离。2014年——2017年,贾氏姐弟套现了近140亿元,并承诺将其所得全部借给乐视网,作为运营资金,免收利息。这笔资金并没有像承诺的那样借给公司,而是被贾跃亭用以在大洋彼岸成立了电动汽车初创公司法乐第未来(FF),开始讲述下一个的资本故事。

  乐视网于2017年9月、10月两次催促贾氏姐弟继续履行其套现时的借款承诺。然而,11月9日,两人在对该公司的回复函件中均表示已无力继续履行无息借款予上市公司的承诺,也无力履行增持上市公司股份的承诺。

  政府监管部门多次对其行为发文谴责。2017年12月11日,贾跃亭因没有偿还平安证券4.79亿欠款(包括利息)而被列入失信人名单,而平安证券正是乐视网上市时的保荐机构。随后,12月15日,贾跃亭因欠款华福证券3.3亿元而二度入列法院“老赖”名单。12月25日,中国证监会北京证监局责令贾跃亭在2017年12月31日前回国,履行公司实际控制人应尽义务,配合解决公司问题。12月29日,深交所发布了对乐视网

  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股东贾跃亭、贾跃芳给予公开谴责处分的公告,其违规行为及深交所给予的处分将被记入上市公司诚信档案。

  此外,2017年10月,因乐视网IPO财务造假发审委多人被抓,最终名单超10人,包括第一届创业板发审委委员谢忠平,以及北京天圆会计师事务所副总经理孙小波,大华会计师事务所董事、执行合伙人韩建旻亦被带走。

  虽然相关人士已被追责,但社会上对贾跃亭的失信行为更多的是感到无奈以及质疑。“难道我们就拿他没有办法吗?”“是否可以对其采取强制措施?”“为什么政府没有监管住贾跃亭?”

  为了这个“蒙眼狂奔”的创业故事,孙宏斌投了150亿元,乐视网仍有欠款75.31亿元,投资者也还在无奈接收着一个接一个的跌停板……在这场悲剧中,只有悲剧的缔造者贾跃亭依然安然处之。

  众所周知,贾跃亭至今还在大洋彼岸默默旁观着,看着你们口诛笔伐,看着你们惴惴不安。可以预见的是,如果贾跃亭此次得不到强有力的惩处,那么未来就会有更多的“贾跃亭”踩着红线铤而走险。

  故事进行到这里,这场闹剧已经不单单是贾跃亭与投资者之间的纷争,而是其与政府监管部门之间的角力,其再三拒绝回国不仅是挑战了一个企业家的道德底线,更是挑战了中国政府的权威,甚至有可能对政府公信力造成打击。

  政府公信力是政府依赖于社会成员对普遍性的行为规范和网络的认可而赋予的信任,并由此形成的社会秩序。只有严守红线,才能杜绝“贾跃亭们”的资本戏法,从根本上,维护资本市场乃至整个社会的秩序和稳定。

  撰文/郝一萍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天津日报报业集团独家授权天津网为唯一数字化出口,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津报网络传媒有限公司(天津网)商谈。与本网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请注明“来源—天津网—X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本网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    201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