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版:社会民生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要闻

第02版
广告

第03版
广告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18年2月12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虐童频发 儿童安保道阻且长(图)
撰文/张妍琳

  我国现行九年义务教育,只含小学和初中阶段,学前教育并未纳入其中。而学前教育又面向低龄幼儿,在他们缺乏自我保护能力的情况下,规范和监管的匮乏,应该说是虐童悲剧反复上演的根源。

  成都甜甜幼儿园

  殴打幼儿、用针扎屁股,并威胁不准告诉家长

  吉林长春

  麦瑞斯幼儿园

  推搡殴打幼儿,经查实该幼儿园系无资质幼儿园

  上海携程亲子园

  强迫孩子吃芥末,往眼睛和嘴里喷消毒水,推搡孩子致昏迷

  江苏镇江

  南山景园幼儿园

  拉扯、拍打女童头部直至孩子求饶,同班老师未阻止

  北京

  红黄蓝幼儿园(新天地分园)

  针扎幼儿,孩子身上出现多个针眼

  2017年不平静,幼儿园虐童事件频繁曝光。4月,北京红黄蓝幼儿园大红门分园老师虐打学生;5月,秦皇岛金贝贝幼儿园老师虐打幼童;11月,南京栖霞爱德美幼儿园老师殴打男童;同月,上海携程亲子园教师殴打幼儿强喂芥末、北京金色摇篮幼儿园老师殴打虐童……年末,红黄蓝(新天地分园)案更是轰动全国也牵动了亿万父母的心。

  令我们痛心的同时不禁拷问,幼儿园到底怎么了?尽管红黄蓝事件最终真相得以公开,“老虎团”集体猥亵儿童、幼师强制喂食药片均系人为编造,涉事相关人员已接受法律制裁。但事件留下的警示仍在,如何让儿童拥有健康、安全、透明的受教育环境成为遗留下来亟待解决的社会难题。

  

  ■ 父母的保护教育有疏漏

  “老师说,她有望远镜,不管孩子在家里做什么、说什么,她都能看见、听见”,虐童老师这样荒诞的恐吓,让幼儿面对唯一能够求救的父母也三缄其口。

  在对幼师缺乏师德铺天盖地的谴责背后,“恐吓”的奏效也反映出当下亲子关系尚存的缺漏——信任感和安全感——父母是孩子的第一监护人,在受到侵害时他们却拒绝向父母求助。这与多数家庭亲子间的相处模式“出事不问事由先责怪”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孩子从心里不认为父母愿意倾听并且能够保护他们,这才被“恐吓”唬住,以为这样便能“自我保护”。

  幼儿天真,在知晓事情严重性的能力尚未健全的情况下,营造无话不谈的亲子关系,才算为儿童建立起一道无形防护网。当幼儿觉得无论出了什么事情,父母都会保护他们,他们会更敢于反抗侵犯。

  年末的红黄蓝(新天地分园)案之所以轰动全国,除了虐童,谣传的“猥亵”更加刺痛人心。

  性教育在我国多数家庭是缺失的,谈“性”色变,是中国父母的共性。父母认为“性”肮脏、恶心,就忽视幼儿在成长过程中对“性”的好奇,造成他们在“性”方面的“自我开发”或“被动开发”,酿成恶果。

  幼儿专家表示,儿童通常在2岁左右萌生区别性别的意识,此时为孩子普及生理知识,告知他们隐私部位的不可侵犯性,帮幼儿树立自我保护观念,才是父母作为第一任老师最应给予孩子的基础性教育。

  

  ■ 监管空白的学前教育体制是黑洞

  我国现行九年义务教育,只含小学和

  初中阶段,学前教育并未纳入其中。而学前教育又面向低龄幼儿,在他们缺乏自我保护能力的情况下,规范和监管的匮乏,应该说是虐童悲剧反复上演的根源。

  特别是二孩政策开放后,公立幼儿园数量不足,入学名额紧张,已是不争的事实。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只能分流向监管的暗区——民办私立幼儿园。看似可享二孩红利的民办园面对家长“收费高”的抱怨,只能压缩成本降低收费来收取学生谋求生存,将学前教育做成了微利行业,在夹缝中求生。

  收费管理不规范,缺乏监督机制,恶性竞争攀比严重,直接导致了民办园在聘用幼师时的瓶颈。偏低的薪资,难以吸引高素质人才,为满足园所对教职人员的需求不得不降低要求,导致幼师队伍的良莠不齐。某私立幼儿园园长就表示,“即便幼教专业的毕业生,也要在幼儿园进行师德、技能、教育观等方面的培养,有三五年积淀才能成为相对而言比较成熟的老师。”而“业余”从业者能力缺失,在遇到问题时容易采取不当的极端处理方式。

  可以说,学前教育处在了监管和市场双重失灵的困局。如何才能破局?2007年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的一号提案就是关于将学前三年教育纳入义务教育。提案人是全国政协委员、中央财经大学校长王广谦,他提议“建立以财政资金为主、社会广泛参与的资金支持体系”“并尽快制定《学前教育法》”。只有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范畴提上日程,有了国家的经费投入、政府相关部门的监管和过硬的师资配备,统一收费标准,统一招生规划,统一教师待遇,才能保证儿童接受科学、系统、规范的教育,彻底解决“入园难、入园贵”的难题,保证学前教育儿童的安全,让他们享有健康、透明、阳光的受教育环境,促进学前教育健康发展。

  幼儿承载着家长的希望,也是社会的未来。学前教育的规范和父母的保护与教育双管齐下才是儿童安全的最终出路。

  撰文/张妍琳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天津日报报业集团独家授权天津网为唯一数字化出口,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津报网络传媒有限公司(天津网)商谈。与本网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请注明“来源—天津网—X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本网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    201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