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版:艺海拾珠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要闻

第02版
广告

第03版
广告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18年1月8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深情冷眼,求其幽意(图)
  张元干《贺新郎 送胡邦衡待制赴新州》
  黄公望自题富春山居图

  赵子昂,书写“子”字时,先习画鸟飞之形;写“为”字时,先穷极鼠之形态。可见,用心观察生活,是书法之根本。所以,当余海翔把所有见识过的万物万象糅合进“一笔而成,气脉联通,隔而不断”的理论指点中,他梦想的草书立刻就有了正确、自由,并完全合他心意的模样。

  后来,余海翔在每一天的经历与积累中,不断打磨着自己的线条:理智沉稳和随心所欲的支点在哪里平衡,黑白至简与流光溢彩的审美哲学在何处重逢,那些“执中”的毅力让他习惯性地取得了成功,顺理成章地让众人承认了他的“我行我素”。

  不过,此起彼伏的溢美之声中,他依然能清楚地看见,当初那个期待一个书架的少年的眼光。

  初心如火,温暖雀跃。

  一个简单的信仰

  余海翔的艺术之路,起源于一个招手。

  “张鹏翼先生,就住在我家附近的图书馆旁边。那时候,我只知其人而不知其声望。一次,我去图书馆路过他家,看见白发白须的他,好像仙人一般。他把自己的作品挂在家里的墙上,自己坐在对面静静欣赏。那场景着实吸引人,惹得我盯着他和他的字看了好一阵。突然他回头看向我,对我笑了笑,问起我的年龄,又问家住在哪里。他看出我喜欢书法,便轻轻招手让我进来坐,我由此,成了他的弟子。”

  张鹏翼一生桃李天下,而那些同余海翔年龄相仿的年轻学生,有很多已经追随了他七八年光景。余海翔虽来得晚却很有灵性,楷书、篆书都能得其精华。很快,他的篆书就成了当地展览的指定作品。

  不过,余海翔似乎有种能让事事都随他心愿的自信和能力。当所有人都想把他拘在篆书框框里的时候,他用草书好好叛逆了一把。

  “浙江省和新加坡做书法交流的时候,评委会征稿,规定了详细的尺幅标准。当时,我对自己一副八尺多的草书作品尤其喜欢,就不管不顾地寄了过去。我在信封里面附了10块钱,并说明我喜欢写大字,若是不能入选,万请帮我退寄回来。”

  后来,余海翔直接收到了省书协寄回的录取通知和作品集。此后不过一年的时间,他的草书楹联作品又再次入选全国首届楹联书法大展。

  这好像是余海翔人生中频频出现的惯性,“轻而易举”的成功反复出现。他同旁人诉说起自己过去做成了的某件事,就如同端起杯子喝口水一样简单。没有炫耀,没有骄傲,偶尔带着点“这简直太幸运了”的小兴奋。

  究其原因,或许是因为,他心里有信仰。“一天不写自己知道,十天不写别人知道。书写的指腕记忆,懈怠一天都会有明显的感觉。自己是骗不过的。”对一件简单的事情,维持纯粹的信仰慎终如始,这力量是伟大的。

  比如,多年前奔波于商场的余海翔,来到天津拜访纺织局商场,却逢负责人外出,当他回到酒店休息时,竟等到客户主动来访。“他说,他看到我的名片上有关书法的身份,便对尚未谋面的我有了几分信任。他愿意相信爱好书法艺术的人是有底线的人。我们不仅迅速地达成了合作,还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友。”

  再比如,风情万种的日本岚山脚下,看着斑斓的枫叶,余海翔写下了周恩来总理赞美此地风景的诗句,让能识得汉字的日本友人心存共鸣,由生敬意。在奔放浪漫的美国夏威夷沙滩,看着飞翔的信鸽,余海翔以沙为纸写下了“和平崛起”,让读不懂汉字的西方人跟着画起了丘比特之箭。

  艺术的目的,是融社会感情于一致,一段故事、一个场景、一幅自然,有了艺术的加持,就能让所有人的情感荡漾于一波之上。“同情”是艺术最具价值的魅力,最高的追求,余海翔也“轻而易举”地做到了。

  当周围的师友用“儒商”这个词来赞许余海翔时,他只谦虚地表示不敢承受。他说,儒商是无论文化还是商业领域都有足够成就的人。无论是艺术,还是商业,都折射着生活,只有站得高,才能看得透:原来,道路处处皆通,道理一脉相承。

  最后,余海翔仍然一直强调着“我们的人生,最重要的就是要讲究平衡。从经济条件到生活品位,都要有量有度才好。”看看他的现状,就会发现,他的人生果然始终充满着“执中”的力量。

  艺术家小档案

  浙江温州平阳人、硕士研究生,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天津市美术家协会会员、天津大雅书画院院长、天津市河北区人大代表、天津市河北区工商联副主席、天津市河北区文联副主席、天津浙江商会书画俱乐部会长。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天津日报报业集团独家授权天津网为唯一数字化出口,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津报网络传媒有限公司(天津网)商谈。与本网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请注明“来源—天津网—X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本网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    201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