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版:艺海拾珠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要闻

第02版
广告

第03版
广告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18年1月8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深情冷眼,求其幽意(图)
专访书法家余海翔
新金融记者 王若蛟
  孙锵鸣《溪行望画眉尖》

  在中国传统书画里,传承着一股“执中”的力量,它坚韧地贯穿于黑白氤氲之中,将“美的极峰”不断超越、重塑。这便是中国传统文人信奉的“中庸”。它看上去柔和舒缓,实则略近偏执。它是水墨里流转不定的光,要的是恒常永久;它是笔锋下高山坠石的点,要的是不偏不倚。

  艺术家们在极简的黑白二色中,毫无怯色地追求着万象世界中分秒无差的纯粹之美,也毫不掩饰地反省着小我胸中剪不断的意欲阑珊。这两种思维越是冲突激烈,艺术创作就越是深刻有趣。

  余海翔,带着他与生俱来的浪漫笔墨天赋,在红尘之中摸爬滚打数十年,在黑白之道里开悟,在华灯鼎沸中省身。他拥有醒目的艺术成就和广阔的商业舞台,大家都赞他是“儒商”,而他笑而不语的神情里,满是“执中”的力量。

  一颗勇猛的初心

  若说真正的艺术家是“偶遇枯槎顽石,勺水疏林,都能以深情冷眼,求其幽意所在”的人。那么余海翔,可说是非常有这“深情冷眼”姿态了。

  “最初让我爱上书法的,是邻居家的书架。小时候,我家附近住着几个‘右派’和上了年纪的知识分子,他们大多会在家里摆放一个精致的书架,上面堆满了书,有的还挂着几幅书画作品。我总是眼馋地看看人家,心里想着,要赶快赚到钱,给自己打个书架,慢慢用书填满,要是也能有那么几幅字画就更好了!”

  余海翔有着标准的“成功人士仪态”,衣着笔挺,素雅大方,坐在茶馆里慢悠悠地捏起茶杯,一副永远成竹在胸的样子。但一聊起心头所好,澎湃欢愉的情绪顿时就充满了言语之间。此刻,你仿佛能穿过他那无数次的红尘起伏,成败无常,直接看到他的初心。

  余海翔的初心充满自信且热爱自由。从颜真卿、柳公权入门之后,他很快在篆字上取得了成绩。正当所有人都看好他的篆字时,他爱上了草书。他说,看着老先生执笔挥毫将草书写得潇洒帅气,心里满是羡慕。他不相信那些“要有十几年功夫才能写草书”的经验之谈,我行我素地偷偷学了起来。

  钟繇说:“笔迹者,界也,流美者,人也。……见万象皆类之。”一画之笔迹,流出万象之美,也就是人心之美。草书太直接,它最大程度地剖白了执笔者的内心,眼识深浅,落墨便知。丝毫不得修饰掩藏,这便是草书的困难之处。但余海翔却没什么畏惧,他有不一般的经验。

  自小从商,余海翔不断地穿梭在全国各地。彼时信息流通不畅,来到任何一个陌生的地域都能让人眼界大开。从十里洋场到田间地头,从游览全国各地的美术馆、展览馆到拜访孙伯翔、郭子绪等老艺术家,奔忙劳碌的身体让余海翔从不担心自己的修养进步追不上梦想的速度。每一天,他都身体力行地观察着世间的冷暖,思考着艺术的指向。

  中国汉字,始于象形。笔画、结构、章法里都显示着来自天地万物的筋骨血肉,恰如

  新金融记者 王若蛟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天津日报报业集团独家授权天津网为唯一数字化出口,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津报网络传媒有限公司(天津网)商谈。与本网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请注明“来源—天津网—X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本网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    201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