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版:市场热点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要闻

第02版
广告

第03版
广告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18年1月8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内幕信息”遭遇“蝴蝶效应”
李国鹏 制图 / 方琴

  盯着眼前“嗡嗡”作响的机器,韩涛难以掩饰内心的兴奋与激动,因为他即将偷偷完成人类历史上的一大创举。

  韩涛是国内一家知名科学研究机构的总监,年纪轻轻就已功成名就,唯一有点遗憾的就是他和爱人财富积累不够,还没有一套属于自己的住房。所以这一次他铤而走险,要偷偷尝试自己监制完成的科学仪器来实现他财富快速积累的心愿。这台科学仪器名字叫做“时空机”。

  现在是2019年3月11日0点半,偌大的实验室中只有他一个人,再过半个小时,他将开始他的计划。为了这一天,韩涛做足了功课,他瞒着妻子珂睿,说单位临时有事加班。他和妻子是大学同学,妻子家里强烈反对他们的婚事,原因就是他没有婚房。工作五年,有了些积蓄,但房价涨得太快,仍然付不起首付。有了孩子雯雯以后,他们还租住在50多平米的出租房,妻子没有一句怨言,但越是这样,他越觉得对不起妻子。而且雯雯就快上小学了,学区房的准备也要提上日程。今天,他要给妻子和孩子一个惊喜。

  说起他的计划,其实很简单,他要到两周以后的未来,看看哪只股票涨幅最高,然后回到现实,将所有积蓄都投入这只股票,赚得盆满钵满。

  时间过得很慢,他凝视着机器,双眼流露出希望和些许紧张。时针终于指向1点,他坚定地走上机器,手虽然颤抖着,但动作十分娴熟,因为他一直在心里模拟着这套动作。随着玻璃罩的关闭,他平躺着启动了机器,慢慢闭上了眼睛……

  珂睿匆忙地拿起手机拨了老公的电话,传来一个女声:您拨叫的电话不在服务区。挂断后再拨,结果还是一样。她有点不知所措,拿起手里的体温计又仔细看了看,确定是40度,那是刚才给雯雯量过的体温。珂睿非常着急,她看看表,凌晨1:05,老公还是联系不上,她看着小脸通红的雯雯,决定带她去医院。她一边推醒已经烧得迷迷糊糊的雯雯,一边在手机上预约出租车。10分钟后,珂睿已经抱着雯雯坐在了出租车后座上。从家到医院也就20分钟的路程,凌晨路上的车也很少,但没想到竟然发生了意外。幸亏速度都不是很快,车里的人都没事。

  司机显得很气愤,下车去和对方理论,珂睿望向车外,对方驾驶员车门打开了,出来一个五大三粗、脖子上挂着金色链子的男人。珂睿一惊,这是她丈夫的一个表兄弟,外号叫“大黄”,她在丈夫和自己的结婚仪式上见过他一面,当时他喝得酩酊大醉,还差点惹出事来,因此她对他印象很深、很坏。很显然,小伙子和他各执一词,谁也不让谁,都不愿对这起交通事故负责。珂睿心急如焚,她在手机上将车费付给了小伙子,告诉他她们另外打车过去。

  珂睿抱着雯雯下了车,另一辆出租车很快到了,她们迅速上了车,司机估计是明白她们的处境,开着车向医院飞驰……

  韩涛慢慢睁开了眼睛,同时他感到一阵钻心的恶心,眼睛渐渐适应了黑暗,他看到玻璃罩已经打开,他强撑着坐了起来,从裤兜里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2019年3月25日1:02,他成功了,成功穿越到了两个星期后的未来。兴奋之余,他并没有忘记此行的目的,他迅速打开行情软件,从涨幅榜浏览着涨停的股票,黑暗中,他的眼中满是红色。

  5分钟后,他找到了一只股票——XX橡胶,10个交易日中前两天涨幅都是3%—4%,之后8个交易日全部涨停。这只股票他之前关注过,公司厂房就在当地,上市不久,属于次新股,股本规模不大,业绩优良,市盈率35倍,在当前IPO加速的形势下,次新股股价普遍被腰斩,但这只股票仅跌了10%就拒绝下跌,呈现箱体整理态势。韩涛从它的最新公告中看出了端倪,3月12日晚间,公司公告称已与一家国际知名橡胶企业签订了合作意向,每年能给公司带来上亿元的收入……

  韩涛再一次睁开眼睛已经回到了现实世界,他抱着垃圾篓狂吐不止,穿越给他带来身体上的负担超乎他的想象,但他异常兴奋。他摸出手机,3月11日凌晨1:25,他回来了。

  雯雯病毒性感染引起的高烧要持续几天,韩涛和珂睿都得上班,没办法看护,在征得妻子同意后,韩涛开车从80公里外的郊区把岳母接过来帮忙。珂母本来就看不起他这个买不起房的姑爷,一路上爱答不理。韩涛有自知之明,平时在岳母面前一贯低声下气,但今天不同,因为他知道自己马上就会有钱买房了,今天开盘他已经全仓买入了XX橡胶,而且他要把这个内幕消息告诉岳母,他知道岳母一直在投资股票,如果能让岳母赚钱,他在家里的地位就会不同,当然他绝对不会告诉岳母他是如何获得内幕消息的。果然,岳母一听有内幕消息,态度温和了许多,话也逐渐多了起来。

  事情开始的发展和韩涛预想的一样,XX橡胶股价在前两天均小幅上涨,成交量也逐渐放大,估计一些先知先觉的资金正在进入。12日晚间,韩涛不断地刷新着交易所的网页,等待着公告,但等来的结果却让韩涛惊恐万分。晚上10点左右,公告如约而至,但内容却和韩涛在未来看到的南辕北辙。公告称11日傍晚时分,公司的四氯化钛运输车发生交通事故,导致四氯化钛泄漏。四氯化钛是合成橡胶的溶剂,是一种有毒化工原料,大量吸入可致人死亡。目前没有人员伤亡,公司正在进行以土掩埋等善后处理工作,请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韩涛感觉一阵眩晕,为什么不是他在未来看到的结果呢?

  5天后,韩涛颓废地坐在办公室,XX橡胶连续三天以跌停价报收彻底打破了他的美梦,财富的缩水、岳母的责备,更重要的是他心中的迷惑让他彻夜难眠。这时他接到了一个电话,“大黄”打来的,这个电话让他明白了一切,同时也把他带入深渊。

  原来,“大黄”就是运输四氯化钛的司机,3月11日凌晨,也就是珂睿看到他的那个晚上,他就是来接运输四氯化钛的活,由于处理车祸一宿没睡,耽误了接活,之后为了赶时间疲劳驾驶,高速上撞到了护栏,导致四氯化钛泄漏,可能要负刑事责任,所以打电话求援。

  韩涛一切都明白了,由于他3月11日凌晨的“未来之旅”,导致妻子半夜出租出行,致使“大黄”耽误了运输时间,疲劳驾驶形成车祸,而化学品的泄漏事故使XX橡胶的国际合作意向泡了汤,从而改变了股价走势。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他自己。

  放下电话,韩涛茫然若失地走向了楼顶……

  制图 / 方琴  

  文/海油工程 李国鹏  (本文纯属虚构,无特定指向人或事件)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天津日报报业集团独家授权天津网为唯一数字化出口,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津报网络传媒有限公司(天津网)商谈。与本网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请注明“来源—天津网—X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本网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    201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