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版:收藏天下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要闻

第02版
广告

第03版
广告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17年10月2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陆宗润 我只是给文物疗伤的“仆人”(图)
新金融记者 王妍妍

物书法只能被依稀辨识。面对这个问题时,在修复前遍布霉斑的画面上,我寻找到相对最完好、最干净的一块区域,虽然这块区域也已经黄化,却可以作为整个修复工作的标准点。终于在一年多的时间,无数次的试验下,成功修复了它的红霉问题,且整体呈现出均匀的标准点背景色,古意盎然。去污有科学性,去除的是污染,而不是古色。所以要去污留旧。在手法上,也要尊重科学,不要勉强去洗。古人就讲,重洗伤画。

  精心呵护 还以尊严

  新金融:修复前与修复后的古今书画,价值会发生哪些变化?

  陆宗润:艺术品本身具有历史价值、艺术价值和经济价值。受到污损的画经过清洗,或者残缺的画经过修补过后,审美价值会提高,艺术价值也会被重新挖掘和体现出来,经济价值也不言而喻了。不过,艺术价值是永恒的,经济价值却是浮动的,我们修复的目的绝不是为了提升它的价格,而是为了让书画作品更长久的保存。

  新金融:很多不懂行的人会疑惑,有破损的书画经过修复之后,还算原作吗?还有收藏价值吗?

  陆宗润:书画作品的修复周期通常为200年,再小心保存的藏品,也免不了需要修复,这是时间的必然。修复作品的目的,正是为了保护书画作品,让它的寿命尽可能延长下去。因此,修复之后的书画依然还是原作。修残、补色并不是改变它的原貌。就好像一个人得了阑尾炎,需要做手术,但手术之后,还是那个人。至于收藏价值肯定会更高,因为艺术审美价值在回归。有些甚至会因此增值数倍。

  新金融:听说你为了修复书画而收藏书画,为了研究修复碑帖而收藏碑帖。你的收藏目的如此与众不同。

  陆宗润:我是为了自己热爱的专业而从事收藏活动。最初收藏碑帖,只是单纯地为了进行自己的技术与科学研究,以便顺利地完成修复的工作。然而从碑帖的修复到收藏的过程中,我渐渐被它们蕴含的秘密和文化吸引,开始了自身求索。

  我一直强调,作为收藏者,我们今天拥有的藏品只是过手,只是保护的开始,精心呵护它们,将每件藏品以自己的方式维护和弘扬,还文物以尊严,才是收藏之境。现在文物出版社出版的碑帖中有三本是我的收藏品,这些收藏品都经过我的鉴定、修复和研究。也就是说,我在选择艺术品的同时,也承担它所赋予的历史与社会责任。

  科学保护 延续传承

  新金融:坚守着自己的修复信念与精益求精的态度,你对目前主流的意大利布兰迪的修复理论影响下的中国书画修复实践与现状进行了反思。在你看来,应该如何更科学地修复中国书画?

  陆宗润:科学地修复,首先是保护材料。如何让内容不受损伤,在不损伤的前提下美观。

  一般来说,包括“维持现状修理”和“复原修复”两种修复理念。二者各有侧重,各有优弊。“维持现状修理”虽然尊重了艺术品的真实性,但却导致修复行为的不作为或画面艺术性的缺失,此方法更适用于出土文物与古籍善本的修复;“复原修复”为了更加理想中天衣无缝的效果,很可能过度介入从而影响作品的长久保存,此方法多用于传世书画的修复。由于艺术品是独一无二且多样性的,在修复过程中不应该用单一的修复方法对待所有的作品,应根据具体修复对象的实际情况,灵活采用适应的修复方法,并可将两种修复理念相互融合借鉴,形成一种介于两者之间的“部分复原”。

  而在具体修复作品时不能人为地给其设定一个修复标准,而是要“吾随物性”即根据修复对象的需求,设计一个符合书画艺术品个性的修理方案,在兼顾物质特性、艺术审美和历史价值的基础上,对可复原的和不可复原的部分进行甄别处理,来实现画面在当下时点上最完整和谐的美。

  总之,21世纪的修复应该是以科学保护为前提,以技术为核心,引入艺术审美,在三者之间寻求一个平衡点的综合性学科,它源自传统,面向未来,让艺术品更长久地传承。

  新金融:把技术做成艺术,再将艺术做成学术,是你的梦想。那么,中国书画修复的传承工作还有哪些需要亟待解决的?

  陆宗润:首先,中国书画修复与装裱虽历史悠久,但因长期以来所坚持的师徒授受、口手相传的教学方式,在千载的历史传承中几乎未能形成完整的理论著作,只留下了零星的笔记资料。上世纪末,伴随着科学保护意识的觉醒,布兰迪修复理论被引入中国。然而,受限于东西方历史文化背景及文物材质、艺术审美等诸多方面的差异,这些理论能否直接应用于中国书画作品的修复尚有待商榷。

  其次,学院教育应该与传统的师徒授受相结合,引进人才,互为补充,拓宽视野。修复专业进入高校,成为学科制是大趋势。我是从传统的师徒制过来的,深知传统的师父带徒弟虽然可以长期系统地跟随师父潜心学习,但是由于每个人都有局限性,难免会使一个师门的技术单一化,所以,如今是可以集中一群具有科学保护、艺术史论以及修复实践的青年人,在有限的时间内培养出具有专业特长及动手能力的修复团队,互助互补。这也是我在日本学习、工作那么多年以后,毅然选择回国的原因,我想用自己所学为国内培养更多的修复人才。

  再者,社会要尊重优秀的资深文物修复师,不是拘泥于他们的学历而是注重实力,他们是21世纪修复的重要支柱。要充分利用专家队伍,发挥他们的引领作用。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天津日报报业集团独家授权天津网为唯一数字化出口,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津报网络传媒有限公司(天津网)商谈。与本网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请注明“来源—天津网—X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本网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    201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