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版:收藏天下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要闻

第02版
广告

第03版
广告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17年10月2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陆宗润 我只是给文物疗伤的“仆人”(图)
新金融记者 王妍妍
  俞增花鸟画修复后(中式装裱)
  俞增花鸟画修复前(日式装裱)

  陆宗润,中国艺术研究院硕士生导师,文化部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群研培计划咨询专家,日本汉和堂金石书画修复研究所所长。他不仅以书画修复享誉国际,也是著名的碑帖收藏家与研究者。9月22日,陆宗润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学术报告厅举办了题目为“21世纪金石书画修复的理论与实践”的讲座。

  历经光阴流逝、时代变迁,甚至是灾害、战乱,散佚流离,很多书画作品在流传的过程中,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材料老化、断裂、霉变,抑或人为损伤,使画面变得异常,甚至面目模糊。这时,书画的装潢与修复便显得尤为关键。陆宗润,就是这样一位给文物疗伤的著名文物修复专家。

  生活中的许多时候,他几乎都是与古书画为伴,那些纸张泛黄,失去质感,颜料褪色,甚至有红色霉斑的书画,经过他的呵护,又重新散发出生机盎然、栩栩如生的艺术形象。

  寻根传统 去污留旧

  新金融:在国内,你先后师从扬州流派修复名师徐茂康、苏州流派修复名师窦治荣。为什么又于1989年赴日研习日本书画修复装裱技艺? 

  陆宗润:我记得那是1980年,一位法国朋友送给我一本《裱具指南》,在书的序言中写道:“书画领域的修复技术,日本已经达到了中国等国家无论如何也达不到的高水平。”这句话我一直铭记于心,不断刺激着我,慢慢就萌生了去日本取经的想法。

  我当时给自己做了一个长远的规划,先到日本学习,然后再取道美国,进而在中国书画的修复实践中提升自己。但我到了日本以后才发现,当时美国的所有中国书画的修复工作,几乎都被日本所垄断。我开始系统地学习他们的装裱和修复技术。在学习的过程中,我发现日本保留了很多在中国已经消失的传统文化精髓,这正是我们所缺失的。而我们要学习传统装裱,就必须把唐、宋、明、清的装裱方式和脉络梳理清楚。

  经过30多年的探索和实践,我不仅让日本书画修复界重新认识中国的传统修复理念与技术,更初步完成了日本保留的唐宋技术和中国传承的明清修复文化的整合。

  新金融:西方修复大师布兰迪曾说:“修复是发掘艺术品潜在的美”。你提出了“文化修复”的概念,能否具体谈谈何为严谨的书画修复?

  陆宗润:修复首先是要解读作品,了解原作者的创作意图和创作方法,要“去污留旧”,追求当下的美。

  修复工作往往包括两个层次与步骤:一是修理,也就是修残、补缺、加固,停止损坏的进行,使作为作品载体的纸、绢、颜料等材料恢复机能,尽可能延缓劣化。二是复原,在修理与加固的基础上对艺术形象进行适当复原,挖掘出艺术品潜在的艺术价值——“现时点上的最美”,恢复其审美功能。

  新金融:十六年间,你修复了京都国立博物馆藏品一百三十余件,其他公私博物馆藏品二百余件。对你来说,修复古今书画,最重要的难题是什么?

  陆宗润:最重要的难题应该是我成功解决了书画修复领域的几大技术难题,红色霉斑的去除、矿物颜料的劣化、明矾导致纸张脆化、碑帖拓片立体装裱还原等。

  以红色霉斑为例,它可以说是书画修复界既存的四大难题之一。《匏庵雪咏图》就曾经遭遇这样的问题。修复前画面脆化,红色霉迹明显,斑驳陆离,画上风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天津日报报业集团独家授权天津网为唯一数字化出口,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津报网络传媒有限公司(天津网)商谈。与本网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请注明“来源—天津网—X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本网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    201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