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版:移动互联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要闻

第02版
广告

第03版
广告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17年10月2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押金难退 酷骑小蓝资金告急(图)
新金融记者 郝一萍
  制图 孙立

  随着越来越多的城市暂停投放共享单车,共享单车的热度已开始降温。连日来,酷骑单车、小蓝单车等多个共享单车企业相继被曝退押金难。尽管天津、杭州已相继出台共享单车指导意见,并对押金管理提出要求,但短期内依然难以控制押金难退的现象。

  共享单车 押金难退

  一位沈阳的酷骑单车用户日前向新金融观察记者透露,其于8月23日申请退押金至今已超过了1个月有余,在这期间,当地办事处人去楼空,所有的客服电话已无法接通。“这不是要跑路了吗?”该用户质疑道。

  据了解,上述用户反映的问题并不罕见,自8月中旬以来,酷骑单车用户频频遭遇押金难退的情况。随着事件愈演愈烈,挤兑风波逐渐升级。有用户在网上透露,酷骑单车总部可以现场退押金后,不少用户找到了酷骑单车北京总部要求退款。

  9月28日,有数百名用户聚集在酷骑单车北京总部门前,警察和保安不得不在现场维护秩序。甚至有外地用户雇佣跑腿公司去现场退款,使得一些人看中了这项业务的“钱景”,干起了有偿为酷骑单车用户到北京退押金的业务。新金融观察记者向其中一位业务人员咨询,其给出的报价为60元,而酷骑单车的押金是298元。

  当日,酷骑单车在其微信公众号上针对此事发布了一封公开信,信中透露了3件事:公司一直在与投资人洽谈、寻求全面收购;微信将酷骑单车支付通道关闭,冻结资金近4000万元;CEO高唯伟因管理能力不足被罢免职务。

  次日,该公众号转发了已被罢免职务的高唯伟接受采访的一篇报道。报道称,四川的某家公司,已经同意以10亿元的价格全面收购酷骑,并将负责处理酷骑后续押金退款事宜。

  无独有偶。今年3月份,李楠(化名)在小蓝单车APP上花费199元办理了一张半年卡。在这半年内可以不限次数骑行,每次骑行前两个小时免费,半年后199元全额退还。

  然而,到了9月份,半年时间已到期,正准备申请退款的李楠发现,曾经办理的半年卡已经悄然升级为“超级会员年卡”。虽然免费骑行时间延长至360天,但199元的费用也要再等半年才能退还。

  除此之外,多位用户向新金融观察记者反映,小蓝单车退押金也出现了困难。

  为此,新金融观察记者向小蓝单车提出采访,但尚未得到回复,拨打其客服电话也未能接通。

  共享单车押金难退事件频发,地方政府开始对其加强监管。日前,天津正式出台共享单车指导意见,建立信用记录并明确各方责任。其中明确提出,鼓励企业采用免押金方式提供租赁服务,收取押金的应建立完善承租人押金退还制度,加快实现“即租即押、即还即退”。

  总的来说,退押金难暴露了共享单车市场运行中的问题,玩家过多也使其同质化竞争升级。但具体到各家企业时却发现其“病症”有所不同。

  酷骑单车 不务正业

  此前,曾有自称是酷骑单车的离职员工爆料,酷骑单车与一家名为诚信贷的P2P公司关系极为密切,诚信贷CEO系酷骑单车创始人、前CEO高唯伟。

  “老板是一个人,创始人是一个人,财务是一个人,两家公司都在一层楼办公,两边的员工来回对调。”在该员工看来:“一家共享单车的企业,和一家P2P公司不分家,这显然会出问题。”

  据其透露,酷骑CEO高唯伟为了快速回笼资金开放了城市加盟,并喊出“年赚百万不是梦”、“年化收益率50%以上”等口号。

  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酷骑单车与诚信贷的公司注册地址同在北京市通州区新华西街58号院3号楼30层,后者成立于2015年9月,比酷骑单车的成立时间(2016年11月18日)更早。

  值得一提的是,诚信贷所在的北京信诚时代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有两次行政处罚记录,分别是于2016年6月罚款20万元以及于2017年5月处罚10万元。

  除此之外,上述两家公司都与另一家互联网金融平台众牛投资关系密切。

  众牛投资所属的北京众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与诚信贷所属的北京信诚时代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法人同为赵恒郡。前者股东张夫芝为酷骑(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法人。北京众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已在今年6月份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中国电商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表示,共享单车采用一车多押的押金模式,这使一些经营方的本质已不再是共享单车平台或者互联网企业,而是金融公司。甚至有公司已将做共享单车当做是一种融资渠道。“这个行业需要有一个准入门槛,或许可以参考网约车市场,唯有获取牌照,方可经营。”

  据酷骑单车方面透露,目前有150万用户尚未退押金,也就是说,押金所涉及的款项已达到了4.5亿元。

  小蓝单车 融资遇阻

  与酷骑单车相比,小蓝单车却是另外一种境况。

  在李楠看来,小蓝单车将退款时间延期的原因可能是因为“资金紧张。”

  据媒体报道,小蓝单车自今年1月完成4亿元A轮融资后,始终在寻求4亿美元的B轮融资,但这笔融资在今年6月宣告失败。小蓝单车向ofo、摩拜等品牌提出被收购意向,也均被拒绝。

  在曹磊看来,共享单车市场格局已经初步形成了两个巨头,也就是摩拜和ofo,其他好的标的项目也基本被投,尤其是各地政府对共享单车的监管也越发严格,种种迹象使共享单车发展至今已呈现出降温的局面。

  有投资人曾直言,共享单车的项目确实有价值,但是严重背离了它的估值体系。“项目的估值已经疯了。最后一旦股民买单,这些企业都会‘烧’死。”

  被称为“最好骑的共享单车”的小蓝单车受到了许多用户的拥护,但此番事件却给其未来发展蒙上了一层阴影。

  李楠曾表示希望小蓝单车能挺过这一关,但谈到是否还会使用小蓝单车时,他却显得有些犹豫。“以后可能会使用摩拜或ofo,毕竟万一公司倒闭了,押金就没了。”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天津日报报业集团独家授权天津网为唯一数字化出口,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津报网络传媒有限公司(天津网)商谈。与本网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请注明“来源—天津网—X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本网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    201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