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版:移动互联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要闻

第02版
广告

第03版
广告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17年9月11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共享单车2.0时代怎么骑(图)
制 图 曹磊

  根据中国自行车协会此前公布的数据,中国每年有8000万辆的自行车产量,内销在2500万辆左右,而仅ofo和摩拜这两家共享单车2017年一年的订单所带来的产能就将超过2500万辆。面对这么庞大的一个市场,没有厂家愿意让它轻易溜走。

  2017年,飞鸽自行车厂接到来自ofo的订单达到了500万辆;5月,凤凰自行车有限公司与ofo合作的当月,接手了一笔500万辆的采购订单,这一数量是凤凰2016年产能的1.6倍。

  共享带来的红利给企业营收带来了可喜的变化:受益于共享单车的订单,自行车零部件巨头信隆健康今年上半年3101万元的净利润比去年同期增长70%;上海凤凰,其今年上半年营收7.98亿元,涨幅达1.79倍,300万台单车的总产量中有43%来自ofo。

  但“美好时光”似乎总是短暂的,突如其来的叫停,迅速让共享单车的疯狂势头停了下来。

  2016年与2017年之交共享单车风口骤起之时,天津武清区的小镇王庆坨也飞上了风口,从零部件生产到整车组装,几万到几十万辆的订单朝这个“中国自行车第一镇”涌去。“一夜复活,满地是钱”——有媒体曾这样形容当地的自行车产业。然而随着共享单车的加速洗牌和多城的“禁投令”,靠共享单车订单“满血复活”的传统生产厂商不好过了。

  新金融记者近日来到王庆坨镇,在当地人的指引下,找到了承接共享单车订单的聚友自行车公司。然而工厂的安保人员表示,共享单车的订单少了,工人们现在都放假了,待恢复生产后再把他们招回来,复工的具体时间还不得而知。

  一家主要靠出口外销自行车厂商的相关负责人告诉新金融记者,他们的订单目前还很稳定,并没有受到共享单车的影响:“我们从开始就没想要做共享单车的订单,国外的客源很稳定,不想去趟这浑水。看现在那些做共享单车订单的厂子,单量都下滑了不少,有的甚至都已经停工。”

  同时,传统的销售渠道正在被新的商业模式冲击得七零八落——北京自行车与电动车协会的一组数据显示,2017年第一季度北京市50%的自行车门店关停。

  在王庆坨一个自行车产销核心区,街道两旁有几十家门店,记者在此地停留了半个小时,却没有看到一个顾客走进去。

  当地的一家生产国内网销中高端自行车的厂商告诉新金融记者,他们受共享单车的冲击很大。“订单量大不如前,9月份是学校开学的日子,应该是旺季,然而今年的订单量只是往年的一半。”

  相较于前期你争我抢划地盘为第一要务的第一阶段,今后传统自行车厂订单量减少是必然的。但这并不意味着传统自行车厂在经历了短暂的“代工厂”繁荣之后又重回无事可做的窘境。

  一位自行车行业人士对新金融记者表示:“毕竟之前投放的单车会损坏一部分,需要时刻保持之前的市场占有率,所以今后工厂仍然会有订单。”

  “实际上很多共享单车的设计,都是由这些自行车厂来完成的,而并非人们以为的单车企业。”上述自行车行业人士说,传统自行车厂并不是代工厂,它们有自己的研发能力。

  对于传统自行车厂来说,今后的干的活将更具技术含量。

  “比如ofo的车锁,机械锁现在已换成电子锁,车锁的迭代也是要由自行车厂来完成的,他们要不断设计方案以满足用户的需求和环境的变化。”他说道。

  另外,他举例,比如一个小小的车锁实际上并不简单,“比如ofo的车锁跟车身是分离的,迭代的时候只要车身没有损坏,只要更换新的车锁就可以了,但摩拜就不一样了,摩拜的车身和车锁是一体的,要换就要全部都换掉,而摩拜的车体造价非常高,早前加上研发费用要6000元一辆,现在也要将近2000元。而ofo每辆成本只有200多元。”

  “可以说摩拜的迭代成本非常高,这也是为什么很多用户在扫描摩拜二维码时明明手机显示‘已解锁’但车却迟迟不肯自动开锁的原因。”他告诉新金融记者,时间长了很多车锁会锈住,但换新的又太贵,“早前摩拜得益于其高质量的一体化车身,现在看来这也成为它应对新变化的绊脚石。”

  营销段数快速升级

  一个行业到了2.0阶段,有事没事都该找点话题了。

  当第十三届全运会在天津这座自行车王国开幕,青歌赛获奖选手们踏着ofo唱着《相信自己》《我的未来不是梦》等系列歌曲环场驶来的时候,就注定摩拜错过了全运会这场高品质营销。在亮相开幕式的同时,ofo工作人员还参与了“点亮海河”活动。由于全运会体育场3公里内禁止车辆通行,小黄车也自然而然成为会场重要代步工具。

  至此,共享单车品牌营销也从过去的简单互撕转为更需要走脑子的品牌展示。

  在这之前,ofo与摩拜,双方都曾说自己是行内老大,都曾在权威机构公布的数据上做文章。

  国内第三方数据调研机构速途研究院发布《2017年第一季度国内共享单车市场调研报告》显示,摩拜已经占据共享单车高达57%的市场份额,相当第二名ofo的1.7倍。同时数据表明,摩拜的app下载量以5719万次的累计下载量夺冠;第二名ofo累计下载量仅为3303.5万次。速途研究院还针对用户对共享单车的品牌好感度和用户认知度进行了市场调查,摩拜以64.2%的用户好感度占据行业第一。

  从这个“权威”报告不难看出,摩拜是当之无愧的行业NO.1,不过另外一家“权威”机构显然不这么认为:

  国内知名第三方移动大数据监测平台Trustdata最新发布的《2017年Q1中国共享单车行业用户监测报告》,自2016年9月ofo进军城市之后,其新增用户的月留存率始终高于行业70%的平均水平,且连续7个月超过摩拜的新增用户月留存率。显然,相比于摩拜,用户更倾向于选择ofo小黄车。而摩拜在2016年10月之前以及2017年1、2两个月,有用户留存率出现“不及格”情况。

  如果说Trustdata的报告并没有从正面否定摩拜在市场份额上的数据,还有一家研究机构却是非常正面地回应了:

  知名第三方数据研究机构比达咨询发布《2016中国共享单车市场研究报告》,对中国共享单车行业市场竞争格局进行了调研。《报告》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共享单车整体市场份额中,ofo以51.2%的市场占有率,位居行业第一。其中,城市覆盖数是第二名的3倍,单车投放量是第二名的1.6倍。

  而后,双方对于谁排第一的争执也以ofo小胜告一段落。

  二者也曾在免费骑行上针锋相对。

  2017年春节7天假期中,ofo宣布小黄车全部免费。摩拜紧接着就在2月24日至26日推出了三天免费骑行活动。

  随后,摩拜开启了“摩拜红包车”活动,ofo虽然跟进速度较慢,但力度却要比摩拜大。

  3月23日摩拜开始开展“摩拜红包车”活动,骑“摩拜红包车”可获得1到100元的现金红包。4月10日,摩拜又启动红包周,周一最高奖100元,往后每过一天最高数额递增100元,周末最高奖700元。随后摩拜又修改规则,再次突破封顶数额,周五至周日最高奖励2000元。

  ofo坐不住了,紧跟着在4月16日启动红包车,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成都、天津用户可参与抢红包,红包最高为5000元。

  今后,随着市场投放已经饱和、用户使用习惯已培养成型,这样简单粗暴甚至互撕的品牌营销可能会越来越少。转而替代的将是更为高级的段数,当然这并不代表共享单车世界不存在硝烟与战争了。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天津日报报业集团独家授权天津网为唯一数字化出口,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津报网络传媒有限公司(天津网)商谈。与本网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请注明“来源—天津网—X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本网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    201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