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版:深度报道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要闻

第02版
广告

第03版
广告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17年9月11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酷派困局 乐视要背几成锅(图)
新金融记者 曹晓龙
制图 王砚

    乐视的资金危机,不仅波及自身,还拖累了酷派。

  在原CEO刘江峰的去职后,酷派,这个老牌国产手机厂商的未来将何去何从,没人能给出明确答案。

  回天乏力

  8月31日晚间,酷派集团宣布刘江峰辞去CEO一职,将由董事会副主席蒋超接任。且据了解,刘江峰本人将转型做投资人,暂时不会回归手机行业。

  他的离开,是黯然的。

  一年前的这个时候,乐视创始人贾跃亭正式任命刘江峰为酷派集团CEO。彼时,酷派已经从跟360以及乐视的三角关系中走出,全面纳入尚在火热中的乐视生态体系。

  贾跃亭还曾放出豪言,声称在两年内,乐视+酷派要卖出1亿台。当时的刘江峰也曾为酷派描绘宏伟蓝图:5年内销量过亿,并重回手机行业第一。

  刘江峰的底气,来自于其于手机行业的丰厚积累。正是他,一手带领着荣耀手机实现了快速崛起,在从华为跳出之前,他是荣耀手机总裁。

  “加入酷派,刘江峰还是踌躇满志的,他希望通过努力把这家国产手机厂商盘活,但可惜的是,乐视没有给足够时间和金钱。”有业内人士告诉新金融观察记者,很大程度上,乐视遇到的一系列危机,让刘江峰的野心逐渐化为泡影。

  其实在当时,小米和联想都曾向刘江峰伸出过橄榄枝,而最终打动他的是贾跃亭的梦想。但刘江峰也承认,贾跃亭的步子迈得有点大,担心资源会跟不上。

  事实上,在接手酷派的工作后,刘江峰就开始了紧锣密鼓的调整。先是对品牌进行瘦身,出售子品牌ivvi;其次,在战略、组织文化和品牌方面进行重新梳理,比如确立了两大品牌酷派Changer和之前的酷派对接运营商的品牌等等,这一系列举动,帮助酷派取得了不小的进步。

  只是没曾想到,融入乐视体系的酷派,并未从生态化反中获益,反倒是乐视陷入资金链危机、生态体系崩盘之后,酷派也在资金缺口下捉襟见肘,股价暴跌。

  “由于众所周知的资金原因,乐视的事情(资金链危机)以后,银行把乐视和酷派的授信全停了,酷派这一年来只还不贷。”刘江峰曾形容这一年“没想到会这么困难”。

  资金的问题,也拖慢了酷派的产品发布节奏。刘江峰此前也曾透露,现在酷派已经设计出最起码三款产品,但苦于资金压力,一直没有进行生产。

  有很多业内人士认为,刘江峰的运气不好,时运不济。

  独立TMT分析师付亮便认为:“他在酷派一直受到各种制约,特别在乐视出事之后,他基本没有可利用的资源了。在没能推动变革的情况下,刘江峰本人也无力回天。”

  其最终选择出走,也就在预料之中。

  据了解,早在半个多月前,刘江峰便曾对外表示:“对现在的股东信心不够,如果这样下去也不排除走的可能。”

  何去何从

  刘江峰的离职,酷派的未来再次蒙上一层阴影。

  作为一家已有20多年历史的通信企业,酷派曾经是国产手机四强“中华酷联”之一。随着运营商对智能手机主导权的丧失,三年前,酷派便已经开始走下坡路。现在,或更是到了生死存亡的边缘。

  今年5月,酷派危机集中爆发。

  当时,它们批量解约了300名应届毕业生;仅仅半年之前,这批应届毕业生才陆续和酷派方面签订了劳动合同。针对此,酷派HR方面给出了理由:由于国内手机市场进入饱和状态,酷派方面开始收缩发展,并将业务重心转移到海外市场;加之近年的业绩乏善可陈,做出了此解约决定。

  且从财报上看,根据酷派集团8月15日在港交所发布公告显示,公司目前经营未有改善,仍处于持续亏损状态,基于对集团未经审核综合管理账目的初步评估,集团截至2017年7月31日的营业收入约为港币27.16亿元,同比下滑约52%,且集团流动资产已低于流动负债,近期偿债压力加大。

  银行已经找上门来。从7月开始陆续有银行向酷派索债。其中,7月27日平安银行起诉酷派,要求其提前还贷8000万元;8月18日,宁波银行深圳分行起诉酷派,要求归还差额款项4900万元及利息;8月21日,上海浦东发展银行深圳分行已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酷派补足承兑汇票保证金约8996.7万元。不到一个月时间,酷派就遭遇了三次催债。

  对于酷派来说,需求接盘,或已迫在眉睫。

  新金融观察记者了解到,虽然刘江峰曾就乐视正在寻求出售酷派股份的传闻进行了否认,但实际上,酷派确实寻求接盘多时。

  值得注意的是,酷派旗下还有约100亿的土地资源储备,这是京基、碧桂园等地产商看上酷派的原因。

  此外,在手机领域,对于酷派来说,或许也只剩下向海外突围。

  酷派方面的数据显示,它们的海外业务已覆盖全球33个国家;2015年到2016年,酷派海外业务出货量有150%的增长,达到了500多万台。

  酷派市场部人士称,刘江峰的离职对集团整体影响尚不清楚,但海外业务目前运营正常。

  有业内人士认为,酷派被新的投资方接手后,很可能结局就是,国内的手机业务将从此消失,仅剩国际市场业务。但酷派常务副总裁杜金彪对此回应称,酷派重心在海外,但国内市场也不会放弃。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天津日报报业集团独家授权天津网为唯一数字化出口,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津报网络传媒有限公司(天津网)商谈。与本网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请注明“来源—天津网—X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本网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    201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