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版:收藏天下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要闻

第02版
版权

第03版
视觉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17年5月15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当代漆艺 低调中复兴?(图)
  余潮松 偶像系列   (福建东南供图)

  代艺术之间的关系。

  漆艺是正在发展中的事物,以前,它的文化、市场传播较窄,受众也不广泛,从现阶段看,似乎只有少数的漆艺作品进入拍卖行进行拍卖,其他作品都只能作为展品穿梭于各个漆艺展上。

  沈克龙坦言,漆作为一个重要的品牌形象、市场概念,或者艺术表现手段的时候,比较小众,在市场上的传播性并没有传统书画市场等影响力那么大。此外,漆的材料、制作过程、创作所投入的时间等都很繁复,要求甚高。所以,从独立的品种到被大众认知,漆艺需要一个相对成熟的过程。而从今天看,漆艺在全国的市场推广形式还比较初级,能进入高端拍卖的更少,目前只有福建东南在试水。但从另一方面看,这也正是漆艺复兴、振兴的时候,当它积累了一定力量之后,在未来的实践当中必然会被大家所接受。

  探寻漆艺的精神质感 

  漆艺,指的是艺术家以漆为媒介所进行的艺术创作。从历史传承看,漆器主要作为生活日用常器,以立体的形态,表面的修饰为主。当代漆艺则是在传统基础上发展,运用艺术手段对生活器物进行再造。作为受传统文化积淀最深、受外来文化影响最少的一种文化形态之一,漆艺在世界文化史上独树一帜。从八千年前的漆木弓、楚汉之漆绘、六朝之夹纻、唐代之金银平脱、宋之剔犀、元明之雕漆镶嵌,到今日绚丽多姿的漆画,大漆的核心逐渐从“器”转移到架上艺术。

  业内人士表示,中国人用漆的历史,几乎与整个文明史是等长的。从八千年前的漆木弓,到时至今日的漆画,漆的应用在于方方面面。最初的漆器多是应用于实用器物上的,漆艺不像今天作为独立的一门绘画艺术,而是渗透在生活之中。

  古代人谈到漆,核心是“器”,但却有很多不同的呈现方式。漆器在近现代,我们常见到的还是以明清、民国时代的物件居多。这些物件里,有供应外销的,也有满足文人自我标榜的,还有富贵人家用于彰显身份的。用处很多,不一而足。

  20世纪六十年代到八十年代末,漆器中积淀了数千年的漆艺技法,逐渐形成漆画的雏形。并受时代影响,漆艺匠人将关注点从传统的工艺类型回归到现实题材上来,出现一批反映新中国成立后美术的大思潮的作品。随着漆画越来越多的吸收油画、版画和中国画的营养,丰富自身的艺术表现力,逐渐从传统漆艺中脱离出来,转向架上绘画艺术,并涌现出一批优秀的漆艺家。他们在师法传统漆技基础上,力求汲古而不泥古,探寻漆艺表现的精神质感,将完善的工艺糅进作品意境中。

  在漆艺技法日臻成熟,发展繁荣的背后,中国漆艺的实用性功能正在逐步衰落。

  “从表达的形式看,漆艺整体处在复兴期,但是我们生活的时代以及文化的流变已经跟传统的特质发生了很大改变,从最讲究、最高贵时代的生活日常用器,发展到今天的工业化时代的艺术品,选择太宽泛,变成了一种文化情怀,而只有变成文化力量的追求时,它才能被尊重。”在沈克龙看来,漆艺的使用范围在缩小,但是回到文化范畴表达的愿望是强烈的,它的衰落是生活中的衰落,文化上的振兴,整体是从形而下过渡到形而上的阶段。

  市场刚起步,越走越坚实

  独树一帜的大漆艺术最能体现传统文化的深厚,也最能承载东方的哲思和审美感知。作为东方代表性的艺术门类,在艺术市场上的表现如它所呈现出的神秘艺术美感一样,低调而含蓄,在早年国内艺术一二级市场——拍卖市场与画廊中都罕见漆艺的身影,业内人纷纷坦言让人心中涌起一股道不明的遗憾。

  实际上,漆艺市场具有很强的地域性,南方的福建和广东地区因地理优势,市场相对成熟。

  “以福建为例,从文化渊源、教学、市场,包括拍卖行的介入来看,漆艺的品牌培育比较系统,再加上福建的温湿度和温差度都适合展现大漆之美。”胡韬表示,福建东南作为漆艺市场的先行者,拥有一定的话语权和优先权,我们希望这个门类蓬勃发展,积极组织大家探讨它的学术性、价值构建以及价格体系等。

  虽然与书画、瓷器市场交易情况相比,漆艺作品在艺术市场上并不十分火爆,却也十分惹眼。目前从事漆艺创作的队伍在不断壮大,一二级市场也比较活跃。胡韬坦言,漆艺是一个比较新型的画种,价位尚低,没有经过炒作,艺术家又具备精湛的技艺功底,受到欢迎的时间很长。比如原以漆器见长的王维韫,实现了浮雕技法至平面漆画技法的转移。其作品《武松打虎》画框髹饰仿青铜色漆,画面用浮雕技法绘制。漆画四周大胆应用赤宝砂髹饰技法制成漆块,是能够代表这个时代的典型作品,无论题材或是技法,都是弥足珍贵的;郑修钤则是把镶嵌工艺发挥到了极致,他所作的漆画都是个人情感的映射,他镶蛋壳、罩金、罩银不仅仅只是为了表现某种技法,而是有感而发,为情所动。不论是对花卉个体的描绘还是渔舟唱晚风景的记录,他以流漆渲染出摇曳的光影遗痕,在半工半意之间营造出似真亦幻的意境。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漆艺作品在拍卖领域似乎很难形成主流。

  “一是因为它具有东方代表性,包括材料、技法,对其认知、教育学术等一系列都是典型的中国元素,这种艺术差异感会存在,而且流通需要时间;二是因为漆艺创作整体偏年轻化,需要日积月累来推动。”胡韬相信,当国际上接受它为东方元素时,它就一定不是小品种了,而是完全被大家接受的门类。毕竟,漆艺还是新生力量,它从最低洼开始,就像一个新生儿,每一天都在成长,接受阳光雨露的呵护,虽然过程中可能会遇到波折,但市场刚起步,会越走越坚实。

  沈克龙则表示,漆艺市场形成的时间短,不成系统,大家对它的了解并不像其他门类那样高度市场化,即便如此,他对漆艺的未来仍旧充满期待,“从各种展览到推广,多种手段并举,对它的认识和接受程度加深后,漆艺一定会朝着光明大道前行。”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天津日报报业集团独家授权天津网为唯一数字化出口,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津报网络传媒有限公司(天津网)商谈。与本网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请注明“来源—天津网—X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本网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    201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