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版:艺海拾珠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要闻

第02版
版权

第03版
视觉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17年5月15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简逸何处不简单?(图)
——专访画家孙国喜
新金融记者 王若蛟
  《池中绿满鱼留子,庭下阴多燕引雏》

    五代时期,中国画渐渐被“富贵”与“野逸”两种风格分化开来。素有“黄(筌)家富贵,徐(熙)家野逸”之称。此后,经过唐王维、宋苏东坡、元倪云林、明董其昌、清八大山人等艺术家,“野逸”派声价不断上涨。

  和西洋油画中的种种瞬息万变的“主义”不同,中国画“野逸”境界流传了上千年,影响着世代文人甚至官宦。紧随王学仲身边多年的孙国喜,受王学仲简逸画风影响,自然也成为“野逸”派追随者之一。

  尊重一条“呆傻”的鱼

  自然界的面貌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不断地被改造。古有亭榭楼阁、奇花异石,现有高楼大厦、飞机轮船。但世世代代的画家们却总是流连荒凉深山、牛耕驴车、茅屋小桥,可见“野逸”是艺术家对自然美的孜孜追求。

  跟随王学仲身边30年学习工作的孙国喜对“野逸”的想法也大多受到王学仲影响。

  “王先生对野逸有自己独到的理解,他眼中的野逸是一种禅化了的理想境界,恰如苏东坡所说‘取其意气所到’或石涛所说‘寄兴于笔墨,假道于山川’,山水自然都是画家心中道化的精神寄托。所以,我在创作上亦遵循自然之道,笔下花鸟鱼虫皆是本来面目,柔若无骨的牡丹或者表情呆傻的鱼,我都写尽其态,画面中闲散的味道也就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了。”孙国喜主张尊重自然界中的一切,哪怕是一朵盛开得并不富贵的牡丹,或者一条呆傻于池中的鱼。

  宋代画家黄复休在《益州名画记》中提到:“画之逸格,最难其俦,拙规矩于方圆,鄙精研于彩绘,笔简形具,得之自然,莫可楷模,出于意表,故目之曰‘逸格’尔。”

  释义大约为士夫画不在规矩方圆、精研彩绘上,这些并不能表现出士夫画的“逸”之所在。反而,开端于简洁用笔,概括物形,继而“得之自然”才能达到“逸格”标准。此处的“自然”特指那些不加修葺的、忘形得意的自然。

  这一论断孙国喜极为赞同,这也恰恰是他在王学仲身上学到的精华所在。“事实上,很多野逸派画家都在追求一种深沉的安静之感,我也一样。何为静?我认为就是心无杂念。我们看池中的鱼,游来游去其实是漫无目的,在画面中只要专心致志地表现它的‘漫无目的’,画家心中的空旷安静也就真实起来了。实在没必要煞费苦心,经营计较。”

  孙国喜说,跟在王学仲身边“学”的少,“偷”的多。只消默默看着王学仲夜以继日地手不辍卷,逸笔草草的散淡画风,心也就跟着被震撼,被感染了。同样捧着一颗禅意之心,孙国喜就在不知不觉中“偷”到了太多终身受益的文人精神和绘画技法。

  磨炼自己坚毅的心

  绘画离不开写生,孙国喜写生有自己特别的写生习惯。

  “面对一处景物,我会立刻在心中呈现出在画面上的表现形式,颜色构图、用笔用墨都会迅速地构思出初步概念。然后,将此情此景铭记于心,再凭借印象进行创作。对景物,我多以‘读’‘背’为主,这样做景物能在想象中产生变化,带出个性,表现在画面上也更加活灵活现。”

  文人画,本就遵循着道法自然、超脱玩世的观念。文人画虽法自然,但绝不能机械地搬移自然,而是以道家的“内我而外物”的自然观去观察自然,以人的精神情怀作为内在主宰,借助外物而加以运用,使之洞幽察微,从而形成文人画的精神境界。

  孙国喜的写生习惯恰恰符合了文人画的作画旨意。元代画家黄公望就在《论山水树石》中提出,文人画“大要去邪、甜、俗、赖四个字”。文人画以明心见性、内我外物为自己的哲学基础,孙国喜则主动地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天津日报报业集团独家授权天津网为唯一数字化出口,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津报网络传媒有限公司(天津网)商谈。与本网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请注明“来源—天津网—X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本网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    201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