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版:移动互联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要闻

第02版
版权

第03版
视觉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17年5月15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烧钱模式难以持续 财经平台虎落平阳
视吧直播 从财经大咖到唱歌大妈(图)
新金融记者 邹昶昊
制图 孙立

    连续两年亏损,股价“跌跌不休”,巨额司法索赔……谁也不曾想到,一度领跑国内金融信息服务商的大智慧,在上市6年后陷入此等困境。欲借眼下最火的直播平台转型,麻烦缠身的大智慧却再度失手……

  巨额亏损

  时下中国最当红的产业,无疑是网络直播。新浪微博数据中心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200家直播平台,用户规模高达3.25亿,直播APP日活跃用户数达到2400万。业内人士据此预计,到2020年,直播市场规模有望超千亿元。如此诱人的蛋糕,引来各路资本血腥厮杀。2016年7月初,炒股软件大智慧推出以“财经直播”为特色的视吧APP,将主播收入提现与开通可投资货币基金的钱包挂钩,引发广泛关注。

  视吧的起步,可谓惊天动地,在主播狂欢模式下,最高奖励甚至达到100万元。推出中国首份财富排行榜的英国人胡润,华尔街风云人物吉姆·罗杰斯,财经界“网红”、英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大霄……大咖们接连站台,令视吧在2016年9月便跻身腾讯应用宝十大明星APP。猎豹全球智库2016年中国直播类APP年度排行榜显示,视吧排名高居第十三位。

  如此佳绩,换来的却是海市蜃楼。4月28日,千夫所指的大智慧2016年报出炉,经营利润出现超17亿元的巨额亏损,主因便是新增的视吧直播平台业务。报告期内,视吧收入5.53亿元,然而主播劳务报酬总计发放13.96亿元,广告宣传投入2.1亿元,充值渠道手续费1100万元。也就是说,仅在视吧业务一项,大智慧亏损便超10亿元。

  市场观察人士表示,大智慧涉足“财经直播”的逻辑或许是这样的——中国有1亿股民,如果有五分之一去看教他们赚钱的直播,广告效应便不容小觑;如果十分之一给些打赏,平台分成便利润可观;更不用说,视吧钱包还能用基金理财的方式控制资金流向,实属一举多得。

  “在网络直播的初级阶段,充值打赏是根本赢利点,可是大智慧显然错估了被深度套牢的中国股民……”海通证券分析师对新金融记者表示,“与社交类直播的情感诉求不同,财经类直播更重实利。从视吧上线至今,中国资本市场一直处于股灾后的缓慢修复过程中,赚钱效应稍纵即逝,即使是资深分析师也很难踩准步点。当主播的分析并不能带来解套,让股民掏钱几乎是不可能的。” 

  一脚急刹

  巨亏的直播业务,极大影响了大智慧对视吧的投入热情,可以说踩了急刹车。

  一季报显示,大智慧对视吧的投入成本骤降至2000万元,与2016年全年投入成本超14亿元可谓天壤之别。主播日排名奖励变化更为触目惊心——去年巅峰时段,“视吧每日主播保底奖励规则”显示:第1名奖10万元,第2-19名奖1万元……第110000-399999名奖10元。如今,每日的排名奖最高仅为1000元,10元奖励门槛已提升至寒酸的前2000名。

  视吧的定位,也从最初的财经直播变得模糊起来。据部分主播反映,视吧的主播奖励机制朝令夕改,随着激励方案向生活类主播倾斜,最早一批进驻的财经类优质主播已选择离开。“现在上热门的标准越来越低,一二百人在线就够了,‘自学成才’的民间股神大行其道。”

  优质主播流失,只是视吧财经专业属性消弭的缩影。随着投入减少,视吧在线直播数量正急剧减少,在周五8点档黄金时段也仅为2000个左右。其中,财经类直播个位数已是常态,标签为“随聊”的生活类直播占比高达90%。45岁左右中年主播的闲聊和演唱,成为视吧的主要内容。

  “财经大咖的理想,唱歌大妈的现实,让如今的视吧颇具讽刺意味。”今年3月选择离开视吧的某知名财经主播戏言,“现在的视吧已从高端的财经深喉变成农贸市场,整天在家炒股的大爷大妈拿直播当消遣,运气好的话每月能赚个茶叶钱。”

  当新金融记者打开某热门民间股神的直播界面,其眼镜后面加墨镜片的造型颇为喜感,互动发言颇多却无人打赏。资料显示,该主播近4个月共收到金币1.9万个,以10:1的兑换率计算相当于人民币1900元。按照视吧奖励规则,每月金币小于5000个可提成50%。据此推测,该民间高手每月直播收入不足250元。众多网友在弹幕中表示:“股神连真容都不敢露,让人怎么相信他的专业水平。”

  前路不明

  2010年前后,是互联网金融服务商难以忘怀的高光时刻,业内三甲同花顺、东方财富和大智慧先后登陆资本市场。然而6年过后,PC时代的王者大智慧,却因连续亏损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2015年,踌躇满志的大智慧宣布收购湘财证券,在牛市行情催化下股价达到峰值35元,市值一度高达696亿元。然而,大好局面因突然爆出的“虚增利润”事件终止,此后大智慧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本已过会的收购最终宣告失败。

  2016年7月26日,大智慧收到证监会的行政处罚决定,时任董事长张长虹等5人被采取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由此引出一系列投资者索赔纠纷。截至2017年5月6日,法院已受理的原告诉大智慧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所涉诉讼请求金额合计超两亿元。 

  对标同花顺,更能体会大智慧如今的凄凉。2009年,当大智慧净利润突破1.8亿元时,同花顺净利润还在7000万元左右徘徊。披星戴帽后,大智慧股价一路跌至5月12日的3.73元,市值仅剩74亿元。要知道,同花顺最新市值高达324亿元,是大智慧的4倍有余。

  渤海证券分析师马佳对新金融记者表示,借直播平台转型遇阻,应诉道路看不到尽头的大智慧,已暂时失去分析价值,披星戴帽后各机构也不再推出相关投研报告。最近的一份研报,已是中金公司在今年1月做出:用户在股票直播领域的付费习惯尚未建立,娱乐直播领域则需要直面来自映客、花椒等行业龙头的竞争压力,公司移动化转型压力依然较大。

  业内人士表示,如大智慧仍图谋借直播业务翻盘,绝不能放弃财经属性。“在白热化厮杀中,争取用户所要付出的高额成本是无法避免的,决策者需保持清醒和足够耐心。与此同时,优质的特色内容仍是王道,毕竟视吧做社交类直播毫无出路。财经直播平台的持续发展,需要培育专业群体对经济大势进行深刻解读,毕竟用户是来理财而不是猎奇。”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天津日报报业集团独家授权天津网为唯一数字化出口,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津报网络传媒有限公司(天津网)商谈。与本网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请注明“来源—天津网—X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本网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    201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