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版:智能硬件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要闻

第02版
版权

第03版
视觉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17年5月15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黑飞 退烧 无人机还能飞多远(图)
新金融记者 王晓东 王雅菡

    在婚礼航拍、直播发布会、高级自拍等多种场合屡屡出现的无人机已不能满足所有人的“野心”。最近两个月,西南地区的各机场出现的多起无人机“黑飞”事件引人关注,针对消费级无人机的监管措施正在酝酿,而这对于正在“退烧”的无人机市场,无疑是雪上加霜。

  黑飞

  5月9日中午12时49分左右,重庆机场南部方向受到无人机干扰,航班起降受到影响,12架次航班备降外场。之前4月21日下午,成都双流国际机场遭遇4架“黑飞”无人机干扰,导致58个航班备降西安、重庆、贵阳和绵阳机场,超1万旅客出行受阻滞留机场。

  “黑飞”是指飞行器进行未经登记的飞行,这种飞行有很大的危险性。在中国,任何未取得民航总局许可的飞行都是不允许的。

  由于消费级的无人机大部分研制门槛都很低,再加上监管标准模糊,使得整个消费级无人机市场呈现迅速增长的态势。也正因如此,使得“黑飞”的现象层出不穷。

  民航西南管理局通用航空处处长赖文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今年以来,仅西南地区就发生13起无人机扰航事件。而据民航部门提供的数据,2015年全国共发生无人机扰航事件4起,2016年增至23起。

  对于无人机“黑飞”事件,官方回应要严厉打击。相关人员表示,管控措施可能正在酝酿之中。

  面对可能到来的监管政策,星图智控CEO张庆旗表示,目前还不太可能会一刀切地全面禁止,但是很有可能会出现史无前例最严格的飞行限制,对飞机本身、飞手本身,甚至企业本身都会有比较严格的规范要求。

  而这一切对于处在阵痛期的无人机市场,更可能是添了一道沉重的枷锁。

  泡沫

  有人悲观地说:如果2016年是无人机开启的元年,那么2017年将成为众多无人机企业的绝唱。

  从2016年年底开始,无人机行业就进入“挤泡沫”洗牌期。

  国内两家较大的公司北京零度智控、广州亿航从去年年底开始已经在裁员,比例分别为25%和20%,西安斯凯智能公司近期宣布破产。而涉足无人机业务的多家上市公司业绩均出现下滑:山东矿机无人机子公司山东长空雁航空科技有限责任公司2016年亏损428.4万元;广东雪莱特无人机子公司深圳曼塔智能科技有限公司2016年亏损达2640.4万元;而雷柏科技2016年无人机业务营收同比减少近一半,今年3月18日,公司宣布终止无人机相关项目建设的定增计划。

  2014年无人机概念兴起,一时间无人机行业从一文不名变得门庭若市,大量资本涌向无人机行业,在资本的诱惑下,大量的创业者也纷纷涌入,相关企业迅速成为了资本的宠儿。

  零度智控获得1.5亿元人民币B轮融资;亿航完成4200万美元的B轮融资;美国3DR获得C轮注资5000万美元……

  2015年是无人机行业资本最疯狂的时候,天使轮和A轮的投资占比超过了总数的67%,融资金额和交易量都不断创下历史新高,仅在2015年第三季度,全球无人机行业就产生了1.34亿美元的融资。但没有后续产品和市场作为支撑,2016年,无人机企业开始陆续倒下。去年CES国际消费电子展100多家无人机企业参展,到了今年只剩下不到40家。

  根据风投报告显示,全球无人机行业在2016年三季度只获得了13笔共计5500万美元的投资,相比二季度13笔共计1.06亿美元的融资额减少近一半,与2015年三季度共计12笔1.34亿美元的融资相比大幅缩水。

  壹号资本合伙人张建春表示:“消费级无人机资本‘退烧’是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的,相比2014和2015年,风险投资的金额下降至少有七成。我的观察是这样的,实际上可能更惨。因为一连串倒闭的太多,新生的消费级无人机项目拿到投资的几乎没有听说过。消费级无人机市场现在已经没有任何机会了,大家把自己都干‘趴下’了。”中科创星创始合伙人米磊也认为:“从初创企业的角度来看,消费级无人机市场的机会不大了。”

  以淘宝众筹平台为例,新金融记者在其官网以“无人机”为搜索关键词,结果为14个项目,大多集中几十万至几百万元这一区间。然而,上述众筹网页出现的无人机项目只有一个截止日期为2017年,其他全为2016年就到期的项目。曾经风光一时的无人机,在2017年众筹平台上已经呈现出直线下滑趋势。

  蓝海

  然而,当整个无人机行业开始“退烧”,各大厂商进行洗牌的同时,一个以往被隐藏的市场渐渐浮出水面:随着人们对于无人机要求的提高,各种级别开始划分,消费级无人机市场已趋饱和,但是行业级无人机却是一个庞大的蓝海。和主要用于摄影的日常用的无人机相比,行业级别的无人机功能更强应用范围更加广泛,其应用领域涵盖了农业、安防、工业巡检、野生动物保护等更加广阔的市场。

  工业级无人机的技术门槛高,对无人机的续航里程、载重及稳定性都提出了更高要求。米磊表示,工业级无人机能不能再出一个“大疆”很难说,因为真正用到工业里,还会有很多实际的技术问题需要突破。

  “消费级无人机市场,大疆已经一家独大。在农业领域,工业级无人机还是一片蓝海,大家都在试验的阶段,到底谁能够跑出来,就看谁的技术够强。”米磊认为,工业无人机的投资现在也已经略有过热,“大家好像都在往里面冲。”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天津日报报业集团独家授权天津网为唯一数字化出口,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津报网络传媒有限公司(天津网)商谈。与本网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请注明“来源—天津网—X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本网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    201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