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版:封面文章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要闻

第02版
版权

第03版
视觉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17年5月15日 星期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艺术区 向城市边缘流浪

  毕而羞于揭开面纱,新金融观察记者也只好放弃此地,寻找下一个目标——T3艺术区。黑桥村解散之后,一部分人选择了将这里当做落脚地,画家黄进明就是其中之一。

  相比李桥艺术区的神秘,T3艺术区在地图上就显得大方多了,然而明确的位置显示也给记者带来了小小的麻烦。没有想象中的大门和招牌,一架几乎已经损毁的广告牌低调地藏于路边树后,广告牌上醒目的“A艺术中心”几个大字让记者疑惑是否找对了地方。因为除了名字的“违和”以外,区内的环境也和798那样的热闹完全没法相比。

  初夏的午后虽不炎热,却也有挡不住的大太阳,园区内仅有的一条小巷安静异常,两排民房几乎全部大门紧闭,只有一户的门内隐隐传出说话的声音。新金融记者尝试敲开这一户人家的大门,表明来意后,便被主人从后院带进了邻居黄进明的工作室中。

  “你问拆迁吗?我就是从黑桥搬来的,刚到这里一个来月。”黄进明停下手里的工作,坐下来向新金融观察记者解释道:“但我不觉得这有什么值得同情,或者喊冤的,对艺术家、或者说是城市中不重要的一类人来说,这再正常不过了。”来自洛阳,自称“外来者”的黄进明自落脚北京后已经换了三个地方,北皋到黑桥,再到现在的T3,每一次的理由都是拆迁,而黄进明还“乐观”地预测这绝不是终点,“T3早晚也会拆的,这是艺术家的宿命。”

  之所以来到北京,是与北京现代画廊合作的结果,“那个时候偶然结识了乐评人、画廊主黄燎原,算是工作需要,我就来到北京了。我是典型的外来艺术家,因为没有央美、清华这样的高校做背书,也没有画院的头衔,没有‘背景’,所以北京的生活对我来说,除了那几个朋友,几乎没有关系。”正是因为“没关系”,黄进明才能坦然地面对辗转、搬迁。

  对于创作来说,安静和偏僻反而是一件好事,但太过遥远又失去了“北漂”的意义,黄进明就有这样的尴尬。“我是做当代艺术的,但是洛阳几乎不接受当代艺术,我的作品在那里不仅没有观众,反而会受到非议,因为洛阳只相信牡丹。”支撑黄进明一次又一次搬迁却还未离开北京的原因,就是在他看来这里对当代艺术而言还算有点光明。

  所以,一方面想要逃离,另一方面又不得不妥协留下的矛盾,让每一个和黄进明一样的艺术家都和北京保持着一段暧昧的距离,就像刺猬抱团取暖,不能太远也不能太近,从天安门到李桥镇,抑或是到宋庄那接近30公里的直线距离,是最新的“底线”。

  而这个底线或许还将被继续刷新。

  宋庄  圈内羞于提及的字眼

  所以,如果还有的可选,黄进明宁愿离开北京,因为在他看来,飘荡在北京空气中的艺术气息,根本就变味了。

  “昨天晚上我才刚刚看到一篇文章,讲的是宋庄那边一部分艺术家为什么整天什么都不干,还能活得挺好。”黄进明告诉新金融观察记者,“这确实是一个问题,在我看来如今来到北京的100个艺术家里,有95个都和艺术没关系,不就是想出名想赚钱吗?宋庄有一部分所谓的艺术家就是这样,总想着不劳而获,尤其是近年来市场鼓吹艺术比其他劳动都要高级,并且容易发财,这简直就是荒谬。”

  不仅仅是黄进明,宋庄的坏名声已经变成了圈内普遍存在的“偏见”。另外一位从黑桥出来的艺术家就直言:“宋庄名声不是很好,大家都不愿意去,好多艺术家有心理上的障碍,觉得那边太鱼龙混杂了。”

  当某些艺术家见面不再问“吃了吗”而是变成“卖了吗”,迫切的欲望就已经在推搡着他们坠入“伪艺术”的深渊。而每一次艺术家们被水涨船高的租金从一个地方逼走之后,带走的是艺术本身,留下的只有浓郁的商业气息。宋庄,不过就是继798之后的再一次沦陷。

  “艺术家把这块地炒热了、增值了,就很被动地、灰溜溜地走了,这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我发现一个最致命的问题就是二房东问题。我们所有艺术从业者、艺术家是艺术产业园区真正的主体,但他们从来都不是真正的业主,一旦把这个园区的知名度做起来以后,其他的商业资本进来后,房东就会抬高艺术园区的房租价格,把艺术家名正言顺地赶跑。作为园区的投资者或者开发者来讲,商人肯定是逐利的,追求利益最大化,最后艺术家就变成很被动的一方。”从事文创园区多年的王立新这样说道。

  就如798,慢慢从一个艺术家工作室的聚集地,转变为画廊美术馆聚集地,到最后挤进了众多餐饮、商店。这个名为“艺术”的旅游景点,正在一步步驱逐艺术本身。然而,798的繁荣,不正是代表了如今普通人对艺术的关注吗?

  黄进明却有着自己的担忧:“如今的北京,看起来对艺术的关注度很高,包容度很广,但这些号称喜欢艺术的人群中,有多少是真正喜欢,而非靠艺术来标榜品味、附庸风雅的人?恐怕很少。况且即便在北京这个有些‘光明’的城市,对艺术种类的包容度也是很低的,在这里传统书画很受欢迎,但当代艺术依旧是弱势群体。”

  于是,就有了如今这样颇具趣味的一幕,在城市郊区的乡村里,最传统、朴实的农民和最新潮、反叛的当代艺术家和谐共处,而两个群体对彼此的审视天差地别。黄进明认为艺术家和农民没有什么不同,都是普通老百姓,都靠劳动创造价值。

  而那位李桥镇的电动三轮司机却告诉新金融观察记者:“艺术家和老百姓终归是两条道路,就算生活在一个地方,谁也影响不到谁。”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天津日报报业集团独家授权天津网为唯一数字化出口,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津报网络传媒有限公司(天津网)商谈。与本网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请注明“来源—天津网—X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本网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    201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