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版:封面文章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要闻

第02版
版权

第03版
视觉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17年5月15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艺术区 向城市边缘流浪(图)
新金融记者 韩煦 北京报道
1
2
1
3

   “我们是流浪汉。”2009年,夫妻俩位于奶子房艺术区的工作室被“强拆”时,漆驭天无奈感慨。多年过去,像漆驭天夫妇这样的艺术“流浪汉”越来越多。

  艺术区带着艺术家们不断逃离市中心,向城市边缘撤退。或狼狈,或坦然,无论该怀抱着怎样的心情,流浪,终是他们摆脱不掉的命运。

  边缘  难容艺术的大都市

  去年底,又一个艺术区败给了城市规划。因这次规划而中枪的,代表朝阳艺术区最后一个大型“乌托邦”的黑桥村艺术区终于也面临不得不拆迁的命运,而居住在这里的艺术家们,也再一次开始了他们的迁徙。

  只不过艺术区,或者说艺术家们的迁徙方向十分无奈,永远在向“外”走,距离“北京”越来越远。显然好的地段要留给“金主”,乌托邦让位于地产、金融、商务等这些金灿灿的字眼才更为“有效”。

  谁让艺术家普遍支付不起水涨船高的租金?

  顺义区李桥镇正在改造的老厂房承接了一部分“无家可归”的艺术家们,新的“乌托邦”预计在今年夏天完工。如果说乘地铁需要一个多小时,距离市中心十几公里的798艺术区都不能算近的话,那么即将建成的李桥壹号艺术区就绝非一个“远”字能概括了,但谁让这里的租金更便宜,每天每平方米7毛多至1块多的价格让大部分“贫困”的青年艺术家也能负担得起。

  下了火车,新金融观察记者计算着时间,从北京南站辗转来到了李桥镇。从上午十点半,到下午一点半,历经一次地铁换乘和一次公交换乘。

  由于不知道艺术区的具体位置,记者只能先坐公交车到李桥村的村口,下车之后再询问摸索。幸运的是,在求助于车站一位“等活”的电动三轮车司机后,问题得到了解决。“艺术区我不懂,你是找画画的人吧?我知道他们在哪,年前就陆续搬过来了,现在还在装修房子呢。”司机是一位年龄稍长的当地村民,对镇上的“新鲜事”了如指掌,甚至还热心地帮助新金融观察记者联系厂区的负责人,“我认识他们那的头儿,老孟天天坐我的车上下班。”司机口中的老孟是目前李桥壹号艺术区的负责人,由于几乎每天都要往返于厂区和市里,老孟就成了司机的固定客人。于是,新金融观察记者通过司机给的电话联系上了负责人孟先生,遗憾的是后者回绝了采访要求,并称“讨论之后再联系你”。截至记者发稿时,该负责人始终没有接受新金融观察记者的采访。

  电动三轮车载着记者来到了李桥壹号艺术区的门口,紧闭的大门宣告着对外来人的不欢迎,几番“扒望”之后,也只能无奈离开。

  据司机介绍,“他们”租下了两个旧家具厂,每个占地1000㎡左右,年前就搬过来,修建至今。

  追逐  30公里的安全距离

  遥远的新艺术区由于尚未施工完

  1.T3艺术区隐藏在路边的广告牌。

  2.尚未建成的李桥壹号艺术区大门紧闭。

  3.T3艺术区内画家工作室,每一家的墙上都绘着涂鸦,但却不对外敞开大门。

  制图 张翀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天津日报报业集团独家授权天津网为唯一数字化出口,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津报网络传媒有限公司(天津网)商谈。与本网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请注明“来源—天津网—X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本网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    201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