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版:移动互联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要闻

第02版
版权

第03版
广告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17年4月17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知识经济的难解之惑(图)
制图 孙立

  价499元的200张门票刚开放便一售而空。   

  新金融记者经常采访的一位IT律师也在去年夏天开通了分答。大半年过去,“赚的比我给别人讲课还多”。

  回答一个问题20元钱,在这位动不动就接互联网企业大案子的律师眼里,这完全是小钱。钱虽小,但架不住多。“去年夏天分答非常火,开了一个礼拜之后我关了一阵子,因为我想好好睡觉。每天要回答一两百个问题,晚上尤其多。”他对新金融记者说:“其实语音回复不见得比写字省时间,你要事先组织语言,答案录得不好你要重新录,之后自己还要试听一下。”

  他说,毕竟自己回答的不是像明星那样谈谈休闲娱乐的问题,“回答法律方面的,还是要费心思的,不是名人明星,听你不到1分钟的语音人家凭什么要给你20块钱?”

  不光是知乎和分答,知识付费类产品先行者还有很多。

  在微信公众号推出付费阅读功能之前,音频分享平台“喜马拉雅FM”、罗辑思维旗下知识服务App“得到”、果壳网推出的付费问答产品“在行”等,都在各自不同的领域进行大胆尝试,并且卓有成效。

  2016年6月,喜马拉雅上线付费音频《好好说话》,首日销售额破500万;12月,喜马拉雅联合马东、吴晓波、龚琳娜、梁冬等850位知识网红、2000多节课程打造“知识狂欢节”,当天成交额超过5000万;2016年6月,罗辑思维旗下平台“得到”APP推出5个付费内容创业产品,“李翔商业内参”上线3个月7万人订阅,按照统一定价订阅年费199元,即1400万元收入,目前已有超过88000人付费订阅。

  知识经济是一场圈钱运动,平台圈钱,大V圈钱,甚至连提问者也圈钱。

  那个花5000元提问却仅得到王思聪4个字回答的网友并非大家眼中的傻子——毕竟,靠着19万人的围观,他和王思聪一样,最后赚了8万块钱。

  有人在网上求教“怎样提问才能引人围观”,有自称提问达人的网友这样回答:问题要经过精心设计,既要引起被提问者兴趣,不被石沉大海,还要引起围观者的兴趣,“这样才能赚到钱”。甚至有人干脆支招“自问自答”,多注册几个号,自己问自己劲爆的问题,“最差的结果也是左手倒右手,怎样都是赚。”

  沦为好奇心附庸

  互联网有个神奇的规律,即每隔8年就会出现一次资本寒冬。

  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尤其让人胆战,接着是2008年的资本寒冬,而去年刚好就是2016年,也是被称作“知识经济元年”。

  回顾2016年,整个互联网市场就像刚刚经历了一阵雪崩。不管是乐视、滴滴,美团、光线,武钢、大庆,甚至是华尔街,都开始深陷多米诺骨牌效应中的裁员季。

  但是相比于在这阵“断尾求生”中挣扎的明星企业来说,国内的互联网经济刚刚开辟的阵地知识经济还未被波及,反倒在这阵资本寒冬中“春光乍泄”。

  事实上,从习惯于免费到甘愿掏钱,用户被教育了整整5年。

  2010年之前,知识分享社区和平台出现,互联网内容以免费为主;2010-2014年,付费模式出现,通过打赏开始培养用户对于优质内容的付费意识;到了2015年,知识付费形式更加丰富,已经初具规模。

  曾经的互联网世界,免费被认为理所应当。当听一首歌需要收费、电影电视剧成为会员才能收看,百度文库需要下载券和财富值,很多人的想法也许是“大不了不看了”。

  但如今的互联网上,一个有趣的现象正在发生。身边类似“为知识付费是合理的”“我愿意为优质内容买单”这样的言论和呼声此起彼伏,“知识网红”一出道就备受追捧。

  相关数据显示,年青一代、白领和中产阶层正成为知识付费最核心的用户群体,近八成以上是大学以上学历,“知识消费”击中了他们焦虑和迷茫的痛点,人们开始不愿意为泛滥的信息付钱,而愿意为有效率、有价值的知识买单。

  企鹅智酷在一项调查统计中发现,55.3%的网民曾有过知识付费行为。在有过知识付费行为的人中,订阅付费资讯/付费下载资料的人占比最高,为50.3%;付费参加线下课程/培训/讲座渗透率为46.7%,其次是占比为36.9%的线上课程/培训/讲座付费。26.4%的付费用户有过打赏,而其中86%的打赏者又是因为受益匪浅的知识/经验/见解而做出这种行为。

  遗憾的是,裹挟金钱后的知识,变身成一种经济,其本身的味道也变了。

  包括王思聪在内的很多大V收到的问题通常都是这样的:拥有很多钱是一种什么体验?同时拥有很多女朋友是什么感觉?

  这些充满好奇心却与知识无关的问题,也困扰着拥有一技之长的专业人士。天津市某三甲医院的一名主任医师告诉新金融记者,由于平时要教课、开会、研讨,出诊时间有限,挂不上号的病人又太多,所以开通了分答,“几乎有一半的问题都是‘手术收不收红包’‘一年实际收入多少钱’‘药品怎么给医生提成’,非常浪费时间。”

  曾做过付费解答的知名互联网专家丁道师也曾透露,他也曾遭遇过“腾讯、阿里谁更强”“刘强东如何追到奶茶妹”等问题。“网友追求的并不是知识,而是为了满足他们的好奇心。”丁道师认为,付费问答所提供的碎片化的知识点,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知识。

  眼下火热的知识经济,正在沦为人们好奇心的附庸。

  相关数据佐证了人们满足好奇心后灵魂上的空虚。企鹅智酷的调查统计显示,在有过知识付费行为的消费者中,仅有38%表示体验满意,还会尝试;49.7%表示一般的人群占最大比重;12.3%表示不满意,对于付费得到的内容自己本可以找到免费的途径来获取。

  曾经“处在鄙视链最顶端”的知识经济,没了高质量内容支撑,能经营好知识变现这门生意吗?这个问题,相信连知乎、分答自己都很困惑。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天津日报报业集团独家授权天津网为唯一数字化出口,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津报网络传媒有限公司(天津网)商谈。与本网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请注明“来源—天津网—X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本网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    201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