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版:艺海拾珠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要闻

第02版
版权

第03版
广告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17年4月17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艺术探险要“守静”(图)
——专访画家马俊卿
新金融记者 王若蛟
  云贵风情

    唐朝起,山水画就从人物画的背景中彻底脱离出来,到了五代时期,山水画大兴。由于政治分裂,不同地区的山水画韵味各异。隐居在太行山里的文人画家荆浩引领了北派山水的发展方向。在他的画面里,不仅有高深回环、大山堂堂的气势,更有完全区别于前朝的笔墨技法。除线条勾勒轮廓外,他巧用皴擦笔法表现岩石纹理,画面厚重感立现,山水画也从此延伸出了更多的创作可能。

  马俊卿擅山水,尤痴迷北派山水。在垂直陡立的峰峦之中玩味水晕墨章,在云中山顶的大气象中精雕小趣味,马俊卿也曾扎根太行,也在探索路上不断找寻着新的创作可能。

  随时都能沉静下来

  画如其人,马俊卿是个看起来豪爽豁达,论起画来又条理清晰、温文尔雅的人。最初画太行,是因为马俊卿当年考入天津美术学院追随白庚延先生学画起,就扎根黄河、太行一带,写生创作。此后对北派山水慎始如终,是因为这方山水和他这个北方硬汉很“投脾气”。

  “西方绘画讲究写生,中国画则讲究观察生活。‘游走看’是中国画家深入大自然的方式,先要弄清楚到底该看些什么,让笔下创作扎实生动起来。然后再上升到情感层面,中国画最终还是要‘画自己’。搜尽奇峰做素材,最终还是要内化于心。尊重自己的内心,让兴趣引领自己入门大约是效率最高的学艺之路了。”

  致虚极,守静笃。传统国学教给后人,只有守住虚空安静的心,才能观察到宇宙万物相互运作生长的源头。外表看似安静的人,不代表内心也能平静。真正的安静是实在的、踏实的,只要一静下心来就能感到充实舒适。

  磅礴山水点燃了马俊卿的创作热情,然而马俊卿明白,中国画创作最需要的就是能随时沉静下来的心。

  “我们的传统绘画曾经经历过一段时间的断续,‘文革’期间,国画被视为‘四旧’,所以,画家们尽取徐悲鸿画意,以西画创作为主。直到我上学的时候,传统水墨的资料都非常稀少。我们这一代人,是新时代重拾传统水墨的‘探路者’。有心对比就会发现,中国画和西画差别根源在于观察世界的方法,西方画家观察真实,中国文人研究本质。真实的世界瞬息万变,本质的世界亘古不变。只有沉下心来,深入本质,才能由此生出万物。”马俊卿说,透过一本《芥子园画谱》就能看清中国画的成长哲学。

  《芥子园画谱》自出版三百年来,被我国历代文人画家推崇,为学画必修之书。《芥子园画谱》之所以能成为启蒙良师,实则因为它将世间万物都剥离出了最显而易见的本质形象。没有水墨渲染,没有情绪叠加,本着格物的精神,讲述着一条柳叶垂仰之间的姿态规律、一根松针的生长方向。

  “就是这样连浓淡干湿都不曾表现的绘画课本,不动声色地就引出了画家们笔下的大千世界。可见,静心是中国水墨之根本。”马俊卿认为,只要执笔,心就必须沉入真正的安静里,如此才能游刃有余地控制心中澎湃,胸有成竹地将情绪挥洒至笔墨之间。

  行动力不只是说说

  马俊卿说,其实每一次背着画板采风都是一场历险。对绘画的热情就在这个时候派上了用场。

  还在上学时期,马俊卿随白庚延师生一行进太行山深处写生。

  “同学们三三两两地找到合适的地方就坐下来开始画画,约定天黑下山。但当我们回到村子,发现有两个女同学没有回来。黑夜上山,或易失足坠崖,或易遇见猛兽。我们只得待到清晨五点天亮才上山找人。”跟同学一起进山找人的马俊卿仗义胆大,只身一人攀着树枝下了山沟,却也因此和同学走散。

  “山沟陡峭,想走下去就要拽着树枝凭着它的韧劲儿把自己慢慢顺下去,下去便无法再上来。因此我和走在山脊上的同学走散了。当时我身上只有一个馒头、一壶水和一把小型藏刀。那时的我又紧张又着急。只能一边呼喊着两个走失女同学的名字,一边凭直觉往山下走。”

  只身奔波在无人的山林中,每一分钟都会绷紧求生的弦,大半天后马俊卿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天津日报报业集团独家授权天津网为唯一数字化出口,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津报网络传媒有限公司(天津网)商谈。与本网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请注明“来源—天津网—X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本网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    201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