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版:专题报道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要闻

第02版
版权

第03版
广告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17年4月17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互设登记窗口 信用互联共享 标准区域化
服务“一体化” 天津商事改革破除要素壁垒(图)
新金融记者 袁诚

    制约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深层次矛盾和问题还是体制问题,尤其是财税体制、土地利用、人才流动、社会保障、商务争议等方面必须建立一个利益分配和资源共享机制。

  一国参与国际竞争时,比拼的不仅是整体经济实力,更是城市群之间的较量。纵观全球经济发展水平较高的国家,均有优质的城市群作支撑,例如美国东北部大西洋沿岸城市群、英伦城市群、欧洲西北部城市群等,且均以一个或多个人口密度大的大城市或特大城市为中心,成为一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

  同样,在京津冀协同发展过程中,京津冀城市群迎来巨大发展机遇,而能否把握好、发展好,关键在于三地间是否有明确合理的分工协作、是否建有一体化市场环境、各要素能否自由流动,而这也正是京津冀三地正在“下功夫”的地方。具体来看,商事制度改革则是必然一环。近日,天津发布《关于进一步推进京津冀市场监管协同发展的意见》,将深化商事制度改革协同,打造一体化的市场准入、市场监管、质量供给等环境。此番新政有望进一步打破传统行政壁垒,为生产要素的自由流动清淤除障。

  商事改革助力

  “想在京津冀联动投资,可是办理业务来回奔波,太麻烦”“想融资,但三地信用信息没有互认互联”“监管机制不统一,担心企业迁出去水土不服”……在京津冀协同发展过程中,企业迁移与投融资时,这样的担心并不鲜见。而今,这些忧虑可以“停歇”,一场引人注目的商事制度改革正在推进。

  按照最新政策,天津将推进市场准入政策共享和简政放权改革协同,深化对接服务机制,为京津冀三地市场主体准入提供同质化、便利化服务。具体涉及京津冀三地互设企业登记“政策咨询窗口”,开辟北京河北企业迁往天津和天津企业在京、冀注册登记的双向绿色通道;允许企业在名称中使用“京津冀”作为区域特色字号或者行业限定语;同时为随市场整体迁移的个体工商户提供一次性登记便利等。如此一来,企业、个体工商户等市场主体最为受益,便利化的商事服务为京津冀三地投资和迁移清障铺路。

  “这是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实施进一步深化的结果,对市场主体的便利化投资帮助很大。”天津市经济发展研究院研究员李文增表示,经过前期的基础设施建设,交通一体化已产生一定成效。随着京津冀一体化进程不断深入,市场准入、监管、信用等市场环境一体化建设亟须跟进。

  由于京津冀三地行政区划和监管制度存在差异,市场主体的信用监管机制一直没能统一,这也给企业及个人的投资、信用活动带来不便。比如,受制于地域管理和户籍政策差异,投资者或个人在京津冀交界处寻求融资时,往往被认定为跨区域贷款,要面对一连串繁琐的证明、审批和信用问题,处理起来费时费力,效率不高。对此,天津积极推进市场主体的监管制度创新,将打造信用监管数据共享平台,通过工商总局数据共享区,实现京津冀市场主体数据共享。与此同时,探索建立统一的信用信息公示管理制度及三地互查机制,加强三地信用信息的互联共享。

  对于失信的市场主体,京津冀三地跨越地域和部门的联合惩戒机制正在酝酿,涉及建立三地涉企行政处罚信息的共享和互认、建设京津冀联合惩戒信息化系统,同时探索在国有土地出让、政府采购、招投标、行政许可等重点领域率先实施三地联合惩戒,实现“一处失信、三地受限”一体化联动监管。

  打造要素流动通道

  商事制度的改革无疑能为京津冀市场主体创造一个协同发展的环境,推动三地间贸易、投资和服务便利化。在这一过程中,区域标准一体化自然是题中之义,尤其在交通、环保、人力社保、特种设备等方面采用区域协同标准,逐步实现“天津标准区域化,区域标准中国化,中国标准国际化”。目前京津冀统一执行的《道路货运站(场)经营服务规范》《建筑类涂料与胶粘剂挥发性有机化合物含量限值标准》等,均是三地市场一体化进程加快的表现,可减少三地经济合作中的矛盾分歧,降低交易成本。

  此外,京津冀三地在经济、口岸、环保、教育、警务等方面密切合作。现阶段,京津冀三地有关部门共同签署了《京津冀节能监察一体化战略合作协议》,强化三地污染防控,构建京津冀节能监察的“大执法体系”;以及达成《借助银行间市场助推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合作协议》,探索金融管理机制的一体化建设等。

  自2014年京津冀区域通关一体化实行以来,京津冀企业跨区域报关、报检也不再受限于某一辖区的“一亩三分地”,进一步实现三地口岸通关便利化。不久前,三地共同签署《京津冀口岸深化合作框架协议》,继续推进三地口岸优势互补、海空两港深度融合。

  不过业内人士分析,尽管京津冀一体化市场环境渐成气候,但更多涉及财税、产权、户籍等深层次问题仍待进一步破解。

  “制约京津冀三地协同发展的深层次矛盾和问题还是体制问题,尤其是财税体制、土地利用、人才流动、社会保障、商务争议等方面必须建立一个利益分配和资源共享机制。”在天津财经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刘恩专看来,京津冀在产业结构、经济地位以及相关产业制度上都有较大差异,需发挥好政府“看得见的手”和市场“看不见的手”的作用,建立和打通资本、产权、技术、人才等要素流动的通道,形成一个更紧密的协同发展状态。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天津日报报业集团独家授权天津网为唯一数字化出口,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津报网络传媒有限公司(天津网)商谈。与本网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请注明“来源—天津网—X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本网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    201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