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17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摔杯”为号 当当欲分家

新金融记者 孙翼飞
  费者对当当的信任,造成用户的流失。”

  莫岱青指出,当当在电商行业日新月异的变化中未能抓住行业发展的契机,错失了几次转型机会。从李国庆离开后,显露出当当的商业模式已滞后,进入俞渝时代,拥抱场景化和供应链改革,当当开始求变。但是改变并不容易,有来自老对手的冲击,以及新兴电商的挑战,当当需要更多的聚焦。此事一出,当当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冲击,变革的步伐或将受到阻碍。

  “此次创始人风波会让当当承担市值的重量还有声誉问题,同时,创始人的婚姻问题也将直接影响公司的发展。”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法律权益部助理分析师蒙慧欣告诉新金融记者,各方的舆论风波以及道德的谴责都会导致当当受到“重创”,品牌形象受损、影响企业团队人心稳定、提高融资难度、加大投资人风险、引发公司法律风险等等。

  也有业内人士指出,当当如此“死”过一回也并非坏事。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武汉江南北公司创始人高攀指出,李国庆俞渝矛盾激化,两位创始人原本不合适公开的隐私被公开,中短期内势必会对当当网形成负面影响,造成用户流失,当当成长受阻;长期来看,李国庆的退出,当当从“夫妻店”模式转变成俞渝一人主导经营,未必是坏事。

  据网经社“电数宝”数据库显示,2017、2018两年当当经营利润分别为2.8亿元、4.7亿元,2019年预计经营利润将达6亿元,此外,截至2019年9月当当APP活跃人数达396.43万人,同比8月387.62万人,增长了2.3%。

  从这些数据中,不难看出,当当目前在无负债的情况下,经营状况尚处于稳中有进的状态。但是经过此次事件,未来发展如何尚未可知。

  对此,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对新金融记者表示:“当当从美国退市后也曾想回归A股,但无奈A股的上市门槛相对较高,当当的发展潜力和盈利有限,再加上有京东、阿里等强大对手,实现

  单独上市已几乎不可能。”

  拔出萝卜带起泥。伴随着这场夫妻“互殴”,李国庆的创业项目早晚读书也被众多网友拔个精光。

  这个定位于有声读物的创业项目,自从李国庆离开当当之后,便频繁听到他在公开场合提起。只不过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根据公开资料显示,早晚读书的主体公司天津万卷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股权中,李国庆的股份仅为1%,其余二者则占股达99%。

  从带头大哥变陪跑小弟

  不论这些天的剧情如何狗血,不可否认,当当曾在中国电商创业英雄谱上留下过姓名。

  资料显示,李国庆是北大毕业,1996年赴美考察时认识了在华尔街工作的俞渝,两人相见恨晚。用俞渝的说法,他们两个人相识3个月便结婚,结婚3个月便怀孕,然后在孩子一岁多也就是1999年创办了当当。

  1999年正是中国互联网风起云涌之际,同年,马云在杭州创办了阿里巴巴。正所谓“站在风口上,猪都会飞”,抓住了风口的当当网借鉴亚马逊模式,很快成为中国网上第一大书店。

  2003年,当当网即实现盈亏平衡;2004年,当当网的图书销售额达到全网零售份额的40%;2009年,当当网实现盈利,成为当时国内唯一盈利的电商。其间,当当网的年平均增速达到了180%。

  风光无限之下,2010年12月8日,当当网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成为中国第一家完全基于线上业务、在美国上市的B2C网上商城。

  当当网上市当天,股价上涨86%,市值高达23亿美元。也正是在这一年,当当网成为中国最大的网上书城,年图书销售额占国内网上图书零售市场份额的50%以上。

  在美国敲钟上市的那天,还有一个小插曲:不安分的李国庆向纽交所主席请求“能不能敲两下,寓意‘当当’?”在得到同意后,李国庆真的敲了两下。

  按照惯例,敲一下代表上市,敲两下代表退市。这两下好像为当当6年后的退市埋下了伏笔,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上市即巅峰,在之后的日子里,当当走的全都是下坡路。

  很快,当当网陷入了与京东、卓越亚马逊(后改为亚马逊中国)的价格战。当当网元气大伤,资本市场反映的直接结果是,当当的股价在六天内暴跌了30%。

  当当2010年还能盈利3080万元。但是在随后的三年中,低价战略以及扩充品类让当当连续亏损。财报显示,2011年、2012年、2013年,其净利润分别为-2.28亿元、-4.44亿元、-1.43亿元。

  2014年,上市仅三年的当当,股价跌破了发行价。当年,腾讯提出把旗下电商平台交给当当,为当当提供微信导流等优厚条件,要求是占股33%。但李国庆夫妇不想出让公司控制权,双方最终未能达成协议。

  当当再次错失发展良机,市场不断被竞争对手挤压。2016年9月,当当以5.56亿美元的市值进行了私有化退市,市值不足2010年上市时的四分之一。退市后,当当屡屡被传出售。2018年的海航收购案也遭遇失败。

  昔日的“中国亚马逊”已经辉煌不再,面临着天猫、京东等巨头对图书电商的挑战,当当的市场受到严重挤压,市场份额低得可怜。

  根据Analysys易观发布的《中国网络零售B2C市场季度监测报告2019年第2季度》数据,天猫成交总额占据市场份额62.4%,排名第一;京东市场份额为25.6%,排名第二;而当当的市场份额只有0.4%,不足1%。

  尽管俞渝在近日回应称“当当更好”,但市场份额已足够证明外界的担忧———当当已经从当初的带头大哥变成陪跑小弟。

  从李、俞二人近日发表的长文和此前当当的发展来看,华尔街金融出身的俞渝冷静克制,杀伐果断,与动不动就与媒体和友商打嘴炮、语出惊人的李国庆,性感截然相反。

  “每次我都想扩张,她每次都想卖。”李国庆曾诠释二人的不同。

  这么多年来,当当在李、俞夫妻二人的严重争执中,元气消耗殆尽。

  如今,两人已经公开撕破脸,离婚纠纷也闹上了法院,两者就离婚显然没有达成一致。

  李国庆说俞渝以感情未破裂为由不同意离婚,担心俞渝以此为由拖延时间妄图趁机转移共同资产。

  今年7月份,世界首富、美国亚马逊公司创始人杰夫贝佐斯与妻子离婚,妻子分走价值383亿美元的4%的亚马逊股份,成为全球最贵离婚案。

  而李国庆和俞渝的离婚案如何收场,沉沦的当当何去何从,好戏还在后面。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要闻
   第02版:广告
   第03版:广告
   第04版:广告
   第05版:版权
   第06版:视觉
   第07版:榜单新闻
   第08版:数据图表
   第09版:数据图表
   第10版:热点追踪
   第11版:热点追踪
   第12版:金融机构
   第13版:封面
   第14版:市场热点
   第15版:专栏
   第16版:移动互联
   第17版:移动互联
   第18版:体育产业
   第19版:医药行业
   第20版:食品快消
   第21版:财富专版
   第22版:分享
   第23版:品牌
   第24版:广告
“摔杯”为号 当当欲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