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版:武清资讯·副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要闻

第02版
要闻

第03版
中国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16年12月6日 星期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云游天下
过瓜州
孙元发

    西出嘉峪关约250多公里,过了石油城玉门,便到了甘肃省瓜州市境内。

  高速公路在一望无际的大漠戈壁中蜿蜒。正是一个晴朗的下午,天空很干净,风也不大。在奔驰的汽车上极目远眺,无垠的戈壁滩像浑浊的海潮波浪起伏,连绵不绝。在戈壁远方的天地连接之处,更有一番“海到尽头天作岸”的感觉。雄浑壮阔的戈壁滩上见不到一棵树,一片草。只是偶尔有一两棵顽强的骆驼刺,伸展着稀疏的刺儿状的坚硬叶子,在戈壁的风中瑟缩着。

  这一带已经是在河西走廊的西段,是当年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高速左边可以遥遥地看见灰蒙蒙的祁连山,公路与连绵起伏的祁连山脉几乎是平行的。此时坐在车子里,感觉到汽车有节奏地起起伏伏前行着,看着两边海一样的戈壁,汽车倒像是行驶在海洋中的一艘小船了。

  开快车虽然是惬意潇洒,但是路边经常有醒目的“注意切风”的警示牌提醒减速。这里被称为世界风库,也是世界风口,还是目前中国最大的风电基地。民间有俗语形容这里的风:一年一场风,从春刮到冬。“注意切风”就是提醒减速,注意风的方向。

  汽车飞快地向前奔驰,窗外依然是浩瀚辽阔的戈壁荒漠。在八月烈日的烘烤下,戈壁上升腾着一波一波的热浪,看得真真切切。

  这条高速的终端就是瓜州收费站。出收费站,公路两边排满了风格迥异的卖瓜摊儿。翠绿的西瓜、金黄的哈密瓜、外皮呈网格状的甜瓜一堆堆整齐地码放在地上,气势很是壮观。卖瓜的小贩操着各种口音,自卖自夸地高声叫卖着。

  瓜州因在历史上出产的哈密瓜独具特色,所以在春秋时期就被称为瓜州。祁连山上融化的冰川雪峰之水清凉甘冽,通过疏勒河、榆林河等河流,日夜不停地在瓜州境内缓缓流淌。全年充足的日照,悬殊的昼夜温差,使瓜州的瓜果格外香甜,特别是哈密瓜,品质与千里之外新疆哈密出产的哈密瓜齐名。

  虽然非常想马上就品尝到香甜的哈密瓜,但是这里乱糟糟的环境还是让我们放弃了这个念头,继续驱车前行。到了瓜州,还愁吃不上好瓜吗!果不其然,车行十几公里后,路边又有一个卖瓜的摊点。这是公路边的一户人家,三间红砖房孤零零地立在路边,房子后边就是瓜田。摊主人是个个子不高的少妇,为了抵御热烈的阳光和强劲的戈壁风,一条红色的围巾把头脸严严实实地裹了起来,只露着两只黑汪汪的眼睛。一个衣着鲜艳的小女孩,手里举着一块哈密瓜,在房前屋后快乐地嬉闹着。

  看到我们下车过来,那少妇摘下了头上的围巾,露出了一张典型的高原红的脸。

  她一边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同我们打着招呼,一边麻利地切开了一个哈密瓜,告诉我们先尝后买。一口咬下来,真香真甜啊!跟在天津买的根本就不是一个味儿啊!于是,一会儿的工夫,哈密瓜就塞满了我们的汽车。摊主还执意让我们买一些哈密瓜的瓜干儿,就是她们把哈密瓜去皮去籽儿,切成粗条儿,搭晾在绳子上,只用一天的时间,滚滚的热浪和干燥的大风就把这些新鲜的哈密瓜条儿吹晒成既甜又有咬劲的瓜干儿了。

  塞满了又香又甜哈密瓜的汽车在宾馆停了一夜,第二天早晨一开车门,车里臭气熏天。一角儿哈蜜瓜就香气四溢,可一车哈密瓜怎么就臭不可闻了呢?这可能就是盛极而衰、过犹不及的道理吧。

  瓜州这个地方还跟“傻瓜”这个词语有些联系。在我国古代,瓜州地区有聚居于此的姜姓人取族名为“瓜子族”。这一族人非常诚实、肯干,受雇于人时,耕种、推磨样样艰苦工作都干,而且干起活来不声不响。这样,人们便误认为他们“愚蠢”,进而便把这类的“愚蠢”之人叫作“瓜子”。一位清代文士写的《仁恕堂笔记》中便说:甘州人谓不慧子曰“瓜子”。甘州(即今甘肃)至四川一带还叫不聪明的人为“瓜子”(即是瓜州的人)。“傻瓜”便是由“瓜子”演变而来的,而后沿用至今。

  其实世界上不怕多一些所谓的傻人,倒是怕多出几个自以为是的聪明人。都喜欢讥笑别人是傻瓜,其实还不是五十步笑百步罢了。

  (天津·武清籍)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天津日报报业集团独家授权天津网为唯一数字化出口,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津报网络传媒有限公司(天津网)商谈。与本网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请注明“来源—天津网—X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本网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    201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