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版:人物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
讲述
“排球之城”愿景让他们备受鼓舞~~~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2年08月30日 星期二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讲述
“排球之城”愿景让他们备受鼓舞
排球场上父女情深(图)
口述 王茜 撰文 陈茗
少年时的王茜与父亲王宝泉

  王宝泉被誉为“金牌教练”,在他的带领下,天津女排取得了足以载入史册的辉煌战绩。他的独生女王茜曾是天津女排主力自由人,也曾入选国家队,退役后成为天津青年女排教练。这对父女和排球有着怎样割舍不断的情怀故事?近日,天津电视台文艺频道《最美文化人》节目以访谈方式回顾了他们的精彩人生。

  我父亲一直面对压力

  但他认为这些压力都值得

  我是1989年出生的。后来我妈妈告诉我,她生我时早产,医生找家属签字,可是我父亲正在国家男排打球,那时候没有手机,打电话不方便,最后是我姑姑签的字。随后我父亲才得到消息,从国家队赶回来,在医院待了三天,又回队里打比赛去了。

  我父亲觉得打排球比较苦,并不希望我干这个专业。但我妈妈想锻炼我的意志品质,把我送到一所排球特长学校上小学。我父亲要在队里训练,每天傍晚6点多才能到学校接我,所以每天放学以后,我先要在学校排球队玩一个小时。就这样,我开始与排球结缘。

  小学时我在班里是高个子,坐最后一排。进体校时我的身高还是前三名,打主攻。后来不怎么长个儿了,教练让我改练二传,因为要是能长到1米80的话,还是能打二传的。我父亲身高是1米87,我妈妈只有1米60,那时我测了骨龄,预测身高1米75,我其实到现在还没长到预测的身高呢。我父亲就犹豫了,想让我好好上学读书。幸好后来有了“自由人”这个位置,对身高没有那么绝对的要求,这也给了我一个机会。假设我不打排球的话,可能会一事无成,因为我小时候业余爱好还蛮多的,什么都会一点儿,但什么都不太精。

  2000年年底,我父亲出任天津女排主教练,同时在国家队做助理教练。可能两边的压力都比较大,身体很疲劳,半年后得了结核性脑膜炎,住院治疗。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我去体校队友家里住,我妈妈还说,去吧,多玩儿几天。没想到两天后她就给我打电话,告诉我父亲住院了。我父亲真的特别坚强,他都不觉得自己病得有多严重,住了半年医院,出院后拿着行李直接回队里去了。

  有人说,人一定要把工作和生活区分开来,但我父亲几乎没有业余生活。他每天早上7点到单位,吃完早点,8点半进场地,到中午12点休息一下,吃午饭,然后下午2点半又进场地。等他下班到家时,已经是晚上7点多了。二十几年来他一直保持着这种状态。

  天津女排第一次拿冠军,有人建议各行各业弘扬天津女排精神,但也有人提出异议,说这次拿了冠军,下次拿不了怎么办?我父亲的压力特别大,那种压力超过了比赛时的压力。到参加第10届全运会时,天津女排已经是三次联赛冠军了,大家压力还是很大,觉得要是拿不了冠军都不能算完成任务。再后来,冠军拿到“手软”,对于我们球队来说,拿第二名就是失败。我父亲这些年一直面对着这些压力,但是他说,所有的压力都是值得的。

  比赛场上“六亲不认”

  竞技体育不可能走后门

  我从小生活在父亲“功勋教练”的光环之下,很多人提到我时第一句话都会说:“这是王宝泉的女儿。”我觉得我的名字消失了,心里还有点儿别扭。16岁时,我也成为天津女排的一员,那个宠爱和无限包容我的父亲像是变了一个人,变得特别严厉。

  刚进队的时候,每天晚上我父亲都单独练我,给我开小灶。日复一日地训练实在太枯燥了,我自然会产生一些懈怠。有一次我父亲急了,那是真发火,拿球狠狠砸我,砸到哪儿算哪儿。回家后我一个星期没跟他说话。我妈妈从中调解,我们父女才和好。我父亲告诉我,他有两个想法:一是如果我坚持不住,自己提出来不干了,就回去上学读书,也挺好;再有一个,你既然练了,就要练到最好,这是对你自己负责。顽强的作风不是口头上说说,而是平常积累而成的,是逼出来的。人的潜力很大,惰性也大,竞技体育追求的就是超负荷的极限。他希望我不要浪费时间,不要浪费青春,只有取得了成绩,才对得起流下的汗水和泪水。

  唱戏有一句话,“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体育比赛也是一样。我父亲的训练方法别出心裁,比如提升网的高度,锻炼进攻和拦网队员的弹跳高度,用男队员打模拟比赛,玩类似足球的“遛猴”游戏,增加趣味性的同时提升队员的快速反应能力……训练时一个球防守不到位,就得加练好几个,小伤小病不能耽误训练,不少队员都被他训哭过。他说打比赛就跟打仗一样,没有同情和眼泪,平时多流汗,战时才能少流血。

  在比赛场上我父亲是“六亲不认”,他认为竞技体育不可能走后门,因为这关系到队伍的生存。对自己的女儿也一样,要凭实力说话,行就上,不行就别上,不可能靠亲属关系去比赛。我想如果不那么狠地训练,我肯定练不出来。到后来我也逐渐成熟了,准备比赛时,如果发现什么问题,我就去提醒他。有时候别的队员有什么想法,不敢直接跟我父亲说,就通过我传递给他。

  我父亲当教练,不仅仅是教技战术,还要育人。他的原则是,想当球星先学做人,人品有问题的话,技术再强也是昙花一现。他对每个队员都说过:“打球只是人生的一部分,在天津女排这个大熔炉里把你锻造好了以后,要到社会上去做贡献,这才是最主要的。”这就是我们的女排精神,是品格和人格的展现。

  弘扬女排精神

  打造排球之城

  很久以后我才知道,比赛时我父亲在场边着急、发火,其实有真有假。他告诉我,对运动员有时跟她笑,她就可能放松,容易受伤;有时你绷着脸,哪怕是假的,她认真了,紧张起来了,就不容易受伤了。在比赛中他还经常和队员们说,你们如果不全力打,不玩儿命拼,我下来跟你没完!其实这是激励队员的一种方法。不管真假,我父亲一发火,我们就都很紧张。

  2018年,我从天津女排退役后,到天津青年女排当教练,协助主教练做一些辅助性工作,比如跟队员谈谈心,解决她们的心理问题,在生活、训练方面跟主教练配合。我接过了父亲的接力棒,在这个过程中,渐渐地体会到他的排球训练理念。尽管他被很多球迷和媒体比喻为“魔鬼教练”,但我觉得这恰恰代表了他对球队、对队员的责任感。我从父亲身上学到了很多很多东西,现在回想起来,才明白自己打球的时候其实还不太懂事。

  我父亲的全部精力都花在了排球上。前几年我生小孩时,他正带队打世界杯,我们都没敢告诉他。如果我没到排球队来,我是真的理解不了我父亲。来了之后才明白,他做的每一个决定都是对的。到现在我也像他一样了,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我们的队伍中。

  我们父女俩的话题也开始转变为对执教方式的探讨。有时候我会在天津电视台体育频道解说天津女排的比赛,每场比赛都看,也试着去分析,跟我父亲交流。包括用人,有一次我给父亲出点子,让胡克尔打主攻试试。我父亲还真试了,结果第一局就输了,赶紧换回来。因为胡尔克不熟悉那个位置。

  天津女排精神与中国女排精神一脉相承──“锐意进取、迎难而上、顽强拼搏、争创第一”。天津市提出打造“排球之城”,我父亲和我都备受鼓舞。天津女排作为“排球之城”的龙头,压力更大了。对于我们运动员和教练员来说,“排球之城”的愿景更促进了我们的工作。李珊姐带着我和殷娜姐,多次下基层、进校园、进社区、进商圈,不断地去宣传我们天津女排,宣传我们的“排球之城”,让大家都能在排球运动中发现欢乐,锻炼意志。我父亲也说,他今年61岁了,希望能继续为天津、为国家培养优秀的排球人才,为“排球之城”多做贡献。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