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版:乡村振兴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新农村关注
北辰区大张庄镇以文化建设为引领为乡村振兴供给精神力量~~~
乡村走笔~~~
~~~国际友人与20世纪中国
~~~
~~~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2年08月10日 星期三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妈妈不告诉我(18)
肖克凡 著

  会不会有两个母亲

  听了妈妈的话,外祖母连连点头说我知道你高兴。惠生给外祖母和妈妈的酒盅斟满酒,双手抱拳行礼说:“今生今世我要像亲儿子那样孝敬老姨!”妈妈表情严肃起来:“惠生,不要这么隆重感恩,你这样反而给我造成心理负担。”惠生连连眨动小眼睛,说了声“先干为敬”,端起酒盅就干了。外祖母小声提示说:“你随你爹没酒量,这玫瑰露酒醉人呢!”妈妈和声细语告诉惠生:“人逢喜事须尽欢。今天你就敞开喝吧。以后有事情写信不要邮到农场,你就寄到家里来吧。”外祖母突然放声说:“吃菜、吃菜!我还有瓶糖水橘子没打开呢。”

  她老人家又在干扰别人说话。我爸我妈都离婚了,外祖母还要遮掩什么呢?可能还是从前的那些事情。这个夜晚,惠生喝醉了,果然像外祖母所说,惠生随他爹没有酒量。我建议我去刘乙己家里借宿,让表哥睡家里。惠生却坚决反对,说他打呼噜会搅得全家睡不好。外祖母几经犹豫,终于同意让我送表哥到刘乙己家去借宿。没有想到,惠生酒后跟刘乙己彻夜长谈,那段扑朔迷离的历史,显露出几分底色。

  我17岁那年,天气转暖,有小道消息说,应届初中毕业生去河北省农村插队落户,这路程比内蒙古近多了。我打电话向父亲报告,正巧他在办公室,听说了我的情况,父亲主动约了时间和地点,说请我去宏叶食堂吃饭。

  我已然长成小伙子了。母亲的情况也有变化,南郊农场取消公休日,开展备战备荒大会战,即便周末也不许回家,妈妈每天还要写思想汇报。我即将离开城市去农村广阔天地炼红心,心里有些想念母亲,张口找师傅借了飞鸽牌自行车,起早赶往南郊农场。

  我内心敬重母亲。她给惠生表哥出具身世证明材料,自愿暴露旧社会生活经历。经过两年审查,定为“隐瞒历史问题”,落户南郊农场成为在册职工,不会重返校园了。这几年,她变得又黑又壮,还学会南郊靠海口音,几乎没了原来模样。我想起初中政治课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认为母亲完成“从量变到质变”的飞跃,她本质属于南郊农场了。

  一路骑行三个钟头到了南郊农场,边界围墙就是铁丝网。我几经周折,找到丙字小队的劳动现场,人们齐刷刷埋头收割,田野响彻镰刀割断高粱身躯的声响。我记得母亲工号是49,便跨步钻进田垄,呼叫一遍“柯延瑛”,再呼叫一遍“49号”,就这样轮番喊叫着,好像我有两个母亲似的。是啊,我会不会有两个母亲呢?一个长久驻留历史时光里,一个辛勤劳作现实生活中。不知何时能够结束这种分裂,让我拥有真正的母亲。随着我的大声呼喊,有个被汗水浸透的身影应了声,缓缓冲我转过身来。

  作家出版社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