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版:文史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敢于斗争
善于斗争~~~
~~~
~~~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2年07月18日 星期一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敢于斗争
善于斗争
红军长征为什么能够取得胜利
张弘弛

  敢于斗争、善于斗争是中国共产党鲜明的政治品格。长征途中,正因为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与“左”倾教条主义者李德、博古进行了坚决的斗争,才争取了对中国革命前途具有决定历史意义的遵义会议的召开,在组织上军事上终结了“左”倾教条主义在党和红军的领导地位,从而挽救了党、挽救了红军;长征途中,正因为中国共产党人的大智大勇,奇谋迭出,才使中央红军跳出国民党几十万重兵的包围,从而使红军长征更具传奇的英雄史诗色彩;长征途中,正因为中国共产党人与张国焘分裂主义进行有原则又有策略的斗争,才避免了党的分裂与红军内部的火并,从而维护了党和红军的统一,为红军长征的胜利奠定了基础。

  与“左”倾教条主义的斗争

  有理有节

  从1932年10月的宁都会议到长征初期,受“左”倾教条主义者的排挤和打压,毛泽东失去了红军的指挥权,而生搬硬套苏俄经验的教条主义者李德、博古在长征途中,不顾形势与军情之变,固执地坚持要与湘西北的红二、六军团会合。蒋介石早已了解中央红军西进意图,在桂北湘江两岸集结30万重兵,布下一个大口袋阵,等着红军来“上套”。针对李德、博古的错误指挥,毛泽东、彭德怀提出,不要让敌人牵着自己的鼻子走,而是绕开敌之口袋阵,杀一个回马枪,回师湘南一带进行游击战争,再寻找机会发展壮大红军。但李德、博古根本听不进毛泽东、彭德怀的正确意见,仍然固执地坚持错误的行军路线。

  李德、博古作为决策者另一个致命错误,就是将红军的行军来个甬道式大搬家──部队和机关不轻装也不精简,如蜗牛般爬行,一大批运载骡马驮着无数的辎重,数千副担子,加之人数众多的非战斗人员,各种坛坛罐罐都携带着,连笨重的制造机械也让人抬着。针对这种搬家式行军,毛泽东多次进言,部队要轻装前行,兵贵神速。但李德、博古对毛泽东的正确意见置之不理。

  从红军长征出发到湘江战役前,毛泽东为纠正党内教条主义错误,进行了艰苦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张闻天、王稼祥原本与博古同为留苏同学,也是在中央苏区时期执行王明“左”倾教条主义的骨干成员,但在红军第五次反围剿时与李德、博古发生意见分歧,红军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加深了张闻天、王稼祥与李德、博古的矛盾,他们也受到李德、博古的排挤,处于“闲置”状态。长征之初,毛泽东与张闻天、王稼祥三人编在军委第一纵队所属的中央队,毛泽东充分利用这一机会,与张闻天、王稼祥坦诚交心,反复进行思想沟通,“王稼祥有时非常气愤地批评李德的错误军事指挥,张闻天多次谈论他与博古之间的争论,毛泽东则娴熟地运用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从理论和实践的结合上科学地分析了‘左’倾冒险主义军事路线的错误和危害,说明马列主义必须和中国革命战争具体实际相结合的道理,阐述自己的主张”。经过耐心的思想工作,张闻天、王稼祥对李德、博古盲从王明的“左”倾教条主义路线的错误有了深刻的认识,他们转而坚定地支持毛泽东。

  湘江战役后,中央红军折损过半,元气大伤,军心士气也低落到了极点,党和红军的命运面临着重大考验。毛泽东为摆脱危机,广泛深入部队,不断与朱德、刘伯承、彭德怀等高级干部交流,与中级干部谈话,同普通战士谈心,做思想工作。李德、博古对自身的错误不仅不醒悟,仍然坚持带领红军去湘西与红二、红六军团会合。针对李德、博古的教条主义错误,毛泽东与他们进行了有理有节的斗争。他利用自己政治局委员的身份,而且已争取到周恩来、张闻天、王稼祥支持的有利条件,以召开政治局会议的形式与李德、博古进行合理合法的斗争。从通道转兵,到黎平会议,再到猴场会议,毛泽东的正确意见日益得到中央大部分领导人的支持。这一系列会议,为遵义会议实现伟大转折,奠定了坚实的政治、思想、组织基础。

  1935年1月,迎来了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遵义会议的召开,在这次会议上,毛泽东始终起着引领方向的重要作用。会议的重要内容是批判“左”倾教条主义领导人在军事指挥上的错误及危害。毛泽东作了长篇发言,他的发言成为遵义会议最重要发言,也为遵义会议奠定了主基调。张闻天所作的“反报告”也是毛泽东、张闻天、王稼祥的集体创作且以毛泽东的思想为主导的。与会的20人除了博古、李德、凯丰三人拒不接受毛泽东的正确主张外,其他人都支持毛泽东的主张,这是党的军事路线的一个重大转变,标志着“左”倾教条主义在军事上组织上的终结。

  遵义会议实际上确立了毛泽东在党和红军的领导地位,为党和红军转危为安、从挫折失败走向胜利奠定了基础,在中国革命极端危急的历史关头,挽救了党和红军,是中国革命一个生死攸关的转折点,标志着中国共产党从幼年走向成熟。

  与敌人的军事斗争

  大智大勇

  遵义会议后,毛泽东重新获得了红军指挥权,他一改以前红军处处被动挨打、被敌人牵着鼻子走的窘境,变战略被动为主动,以机动灵活的战术,忽东忽西、神出鬼没地穿插于国民党重兵之间,使敌人疲于奔命,充分显示了毛泽东高妙的军事指挥艺术。

  四渡赤水,充分体现了毛泽东与敌军事斗争的大智大勇。就在遵义会议召开期间,蒋介石便集结40万大军,欲图将仅有3.5万的中央红军聚歼于乌江西北地区。毛泽东不与敌纠缠,指挥红军渡赤水河西进,1935年1月29日,中央红军3万多人安全一渡赤水河;正当中央红军试图从川南古蔺、叙永向长宁集中,从宜宾附近北渡长江时,却发现敌川军已扼住长江北岸,毛泽东与军委领导人果断决策,带领红军改变行军路线,摆脱川军,转移到川滇边的扎西地区,中央红军乘追敌川军潘文华部和滇军孙渡部不能及时到达、黔北守敌空虚之机,迅即掉头从二郎滩、太平渡再渡赤水河,攻克天险娄山关,再占遵义城,取得了遵义会议以来首次重大军事胜利,大大激发了红军斗志;蒋介石连遭毛泽东算计,急忙从汉口飞抵重庆督剿,亲自部署大军合围,企图在遵义、鸭溪这一狭小地区将中央红军逼入绝境,面对危局,毛泽东指挥若定,红军示形于西而实向东,大胆地穿插于国民党重兵之间,当敌西移之际,中央红军神出鬼没地从茅台镇附近三个渡口渡过赤水河,再占川南的古蔺、叙永地区。

  正当中央红军进驻古蔺之际,蒋介石急调中央军、川滇黔各路大军向古蔺集结合围。就在蒋介石自信地认为红军如瓮中之鳖之时,毛泽东却指挥中央红军神不知、鬼不觉地掉头疾进,悄然四渡赤水河,秘密返回贵州,旋即南渡乌江,将国民党大军甩在赤水河之西,成功地跳出了蒋介石精心部署的50万大军组成的包围圈。

  以假象惑敌、虚虚实实、声东击西,毛泽东对中国传统兵法的运用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当得知蒋介石正在贵阳坐镇指挥时,毛泽东指挥中央红军造势攻贵阳之假象,成功地调动国民党各路大军心急火燎地赶往贵阳救驾,中央红军却从贵阳、龙里之间,迅速穿过湘黔公路南下,以每天60公里的速度向云南疾进。红军入滇后,为迷惑滇军,毛泽东再出奇谋,造进攻昆明之声势,当滇军余部回防昆明之际,滇北各地和金沙江南岸的防务便露出破绽,中央红军便从容渡过金沙江,安然入川,实现了自己的战略意图。

  善于抓住全局关键问题,找到突破点,这是毛泽东在与敌斗争中善用辩证法智慧的集中体现。1935年5月下旬,蒋介石已发现中央红军与红四方面军欲会师的意图,于是在川西及大渡河沿岸再设重兵防守,同时派部队尾击中央红军,试图凭大渡河天险,让“朱毛成为石达开第二”。虽然红军17名勇士于5月25日在安顺场强渡成功,但此处水急滩险,难以架设浮桥,而且部队只找着4条渡船,要使数万红军在几天之内安全渡河是极冒风险的。26日,赶至安顺场的毛泽东,在听取部队情况汇报后,经过分析,决定在大渡河上游距安顺场160公里的泸定桥渡河。于是,中央红军沿大渡河两岸夹河而上,经过快速行军,中央红军于29日抢占了泸定桥并攻克了泸定县城,至6月2日中央红军顺利渡过大渡河,使蒋介石让朱毛红军做“石达开第二”的美梦成为泡影。

  果断出手,打蛇就要打七寸,显示出毛泽东在与敌斗争中的英雄血性。1935年10月,红一方面军主力长征到达陕北时,11月3日,原陕北的红十五军团编入红一方面军,全军1万余人。不甘心失败的蒋介石,调集东北军5个师3万余人,试图将长途跋涉、来不及休整的红一方面军一举消灭。在此形势下,能否将敌人打狠打痛,灭敌人的威风,为红军万里长征画上圆满的句号,使红军牢牢地立足陕北,成为全局的关键。为此,毛泽东亲自部署指挥直罗镇战役,准备歼灭敌人一至两个师。这次战役在毛泽东精心指挥下,红军共歼灭东北军1个师又1个团,其他敌军闻风而逃。直罗镇战役彻底粉碎了敌人捣毁陕甘宁边区的图谋,为中共中央将全国革命的大本营放在西北举行了一个奠基礼。

  与张国焘分裂主义的斗争

  有原则有让步

  1935年6月,红一方面军与红四方面军会师于四川懋功。当红四方面军首领张国焘看到中央红军衣衫不整,装备粗劣,且人数只有一万余人时,而自己拥兵八万之众。他便欲图凭借自身的条件优势,迫使中央作出让步,以谋夺中国共产党最高领导权。他置红一、红四方面军会师后的大好革命形势于不顾,拒绝接受党中央北上抗日的战略方针,执意向西或向南发展,公然与党中央的战略决策相抗。张国焘以“中央政治路线出了问题,要求中央领导承担放弃中央革命根据地的所有责任”为借口,以此为要挟改组党中央和中央军委,进而达到夺取中国共产党最高权力的目的。

  党中央对张国焘的图谋,进行了既有原则又有策略的斗争。始终坚持红军北上这个重大原则问题不让步,但又讲究斗争的策略性,为争取他支持中央的北上方针,便适度满足张国焘对权力的欲望。在两河口会议上,党中央在批评张国焘南下川康的退却逃跑路线的同时,重申了北上川陕创建新的根据地的正确方针,为团结张国焘让其担任中革军委副主席之职。但张国焘对此仍不满足,7月,张国焘指使陈昌浩致电中央,提出改组中央军委和红军司令部,并由张国焘任军委主席的要求。毛泽东与党中央为了维护中央威信,坚决抵制了张国焘的无理要求。但是为了顾全大局、维护红军团结,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人对张国焘作了策略性的让步,决定将周恩来担任的红军总政委一职让给张国焘。然而张国焘却得寸进尺,以“统一指挥”为名,提出红军指挥权集中于总司令部,利用其总政委的身份,试图架空中央军委、控制军权,还打着“提拔工农干部”的幌子,提出再增加四方面军干部9人进入中央政治局。

  毛泽东及中央领导人对于张国焘的斗争,采取了斗争的原则性与灵活性相结合的办法。他坚持总司令部直属军委领导,党指挥枪的原则,粉碎了张国焘篡夺军权的图谋。但在增加中央政治局成员的问题上,毛泽东考虑到四方面军人多势强,对张国焘作了一些必要的让步,同意从四方面军中提升2人为政治局委员,3人为中央委员,3人为候补委员,以表明中央顾全大局的诚意。

  但即便如此,张国焘仍拒不执行党中央北上的战略方针,他借口河水上涨无法北上,甚至在1935年9月毛泽东率右路军北上途中,秘密电令其亲信陈昌浩用武力胁迫中央南下。为避免红军内讧,党中央毅然将一、三军团和军委纵队改编为北上抗日先遣支队,借故上山打柴、筹粮,乘着夜色从巴西地区悄然出发,化解了内部火并风险,粉碎了张国焘以武力要挟中央、通过党内斗争夺权的阴谋。

  在张国焘南下走上分裂道路以后,党中央仍没有放弃对张国焘的争取。9月12日,党中央的俄界会议,多数代表要求中央给张国焘作组织结论,开除其党籍。但毛泽东考虑到张国焘的问题牵涉到整个四方面军的问题,从团结的大局出发,还必须尽可能地化解矛盾,仍然尽力争取他。然而张国焘不顾党中央的一再挽救,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10月,竟然在四川理番县的卓木碉非法成立伪中央,公然与党中央分庭抗礼。但是,党中央在思想上进行严肃斗争的同时,仍没有宣布撤销他党内一切职务,也没有给他开除党籍的处分。党中央这种以斗争求团结的正确策略,得到了党内军内的普遍拥护。

  1936年1月24日,中国共产党驻共产国际代表林育英致电张国焘,明确表示“共产国际完全同意中共中央的正确路线”,他建议张国焘取消伪中央,将张国焘与中央之间的原则争论提交共产国际解决,这无异于给张国焘当头棒喝;又由于执行张国焘南下的红四方面军在敌人的重兵围剿下,遭受到严重挫折,8万红军锐减至4万,广大红军将士对张国焘分裂主义的危害有了深切体会,连他的一些亲信也开始质疑,张国焘处于众叛亲离的境地,红四方面军将士最终北上与中央红军会师,宣告了张国焘分裂主义的破产。

  结语

  伟大的事业,必须进行伟大的斗争。这是党在长征时期留下的珍贵的精神财富。要取得伟大事业的胜利,党必须要具备自我净化、自我革命的能力,那就是要与党内错误的思想进行伟大的斗争;要取得伟大事业的胜利,党必须要战胜敌人,不仅要敢于斗争,还要善于斗争,唯其如此,党的事业才能从胜利走向胜利。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