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版:文史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2年06月13日 星期一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静以修身
宁静方能致远
王爱军

  诸葛亮在《诫子书》中说:“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他告诉我们,成为君子的方法,在于修身养德。修养的方法,首先要淡泊寡欲,名利之心轻了,贪奢之欲少了,就不会患得患失,内心自然就趋于平静。静是一种腹有诗书的气质,更是一种修养身心的方法。只有使心静下来,远离热闹与喧嚣,方能专心致志,行稳致远。静以修身,对今天的从政者来说依然是一个重要的课题。

  ● 静以明志 戒浮去躁

  涵养圣人君子的人格

  《大学》中指出修身的路径:“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朱熹对此的解释是“止者,所当止之地,即至善之所在也。知之,则志有定向”“静,谓心不妄动”,意思说,知止即止于至善,也就是把至善作为修养的最高目标。明确了这个目标才能志向坚定,志向坚定了才能心不妄动,心不妄动才能安于处境;安于处境,才能虑事周详;虑事周详,才能有所收获。从这段论述中可以看出,古人修身以明志为前提,以静心为关键,按照这个先后顺序进行学习、修养,才能顺应规律,使自身的学识、品格不断趋于完美。

  曾国藩被后世奉为“千古第一完人”,青年毛泽东曾评价说:“愚于近人,独服曾文正。”大凡这种超凡脱俗的人,人们都会习惯性地给他冠以天才的头衔。但曾国藩却恰恰相反,他资质平平,仅一个秀才就考了7次,直到23岁才考中。之后又在4年里参加了3次会试,才以倒数第二名的成绩幸运地搭上了进士的末班车。中了进士,曾国藩依然与凡人无异,在京城的头两年,每天基本上都是与朋友交际应酬,尽情吃喝玩乐,甚至染上了一些恶习,荒废了大好时光不说,还因为疲于应酬,把身体搞垮了。

  曾国藩也很苦恼,幸运的是,他遇到了当时的理学大师唐鉴。唐鉴指出他的问题就在于浮躁:“若不静,省身也不密,见理也不明,都是浮的。”所以“最是静字功夫要紧”。唐鉴的话如醍醐灌顶,令曾国藩幡然醒悟,他说:“既而自窥所病,只是好动不好静,先生两言,盖对症下药也。务当力求主静,使神明如日之升也。”自此,曾国藩便专一在“静”字上下功夫,果然,过了没多久,他的整个面貌焕然一新。

  曾国藩还立下誓言:“不为圣贤,便为禽兽”。志向明确后,他为自己订下了每天必做的十二件事情,其中第二条,便是静坐:“每日不拘何时,静坐四刻,正位凝命,如鼎之镇。”每天不拘什么时候,静坐一个小时,摆正身姿,凝聚心神,像定鼎一样端庄安稳。

  静坐之功让曾国藩大为受益,他说:“能静坐而天下之能事毕矣。”后来每遇大事难事,需要做决策时,曾国藩总是先去内室静坐一炷香的时间,然后再泰然处之,从而不带任何情绪地做抉择。正如他所说:“先静之,再思之,五六分把握即做之。”静坐修身,曾国藩坚持了一生,这使他完成了彻底的蜕变,从一个欲望缠身的俗人,变成了一个“内圣外王”的圣人。

  明代学者吕坤在《呻吟语》中说:“造化之精,性天之妙,唯静观者知之,唯静养者契之,难与纷扰者道。”意思说,宇宙人生最深刻的道理,只有安静下来后才能体会;那些纷纷扰扰、心神不宁的人,一辈子昏昏沉沉、浑浑噩噩,到死都不会明白。我们所处的世界,无时不充满着诱惑,只有让自己静下来,才能在喧嚣的尘世中,不断反省自己,明确自己所追求的目标,不至于因为世俗的诱惑,偏离人生的航向。

  ● 静以致简 戒冗去杂

  蓄积居敬行简的智慧

  当初孔子认为弟子冉雍有做官的潜质,冉雍请教说:“居敬而行简,以临其民,不亦可乎?”内心恭敬严肃而行事简要,像这样来治理百姓,不是也可以吗?孔子回答:“雍之言然。”冉雍说得没错。居敬行简被推崇,是因为“简”是一种从政的美德,更是一种成事的智慧。

  王安石是个在生活上要求极其简单的人,不好吃、不好穿、不好玩。吃饭时,他通常只吃离他最近的菜,吃完饭你问他吃的是什么,他茫然不知。对玩更是了无兴趣,有一次宋仁宗在皇宫宴请大臣,别开生面地请大家在湖中钓鱼,然后用钓上来的鱼做菜。别人玩得兴致勃勃,而王安石却心不在焉地坐在一张台子前,手握渔竿陷入沉思之中,同时不经意地把盛在盘子里的鱼饵一粒一粒地扔进嘴里,鱼没钓上来一条,鱼饵却被他吃了个精光。酒宴还没开始,他就表示已经吃饱了,虽然自始至终都不知道吃的是什么。王安石最为著名的当是他的不修边幅,宋代词人叶梦得在《石林燕语》中记载说:“王荆公性不善缘饰,经岁不洗沐,衣服虽敝,亦不浣濯。”

  王安石何以在生活上如此漫不经心呢?这是因为他心有所专,任何杂念都难以对他构成干扰。《邵氏闻见录》曾记载了一件事:王安石进士及第后,任职扬州签判,协助州长官处理政务及文书案牍。工作之后的王安石依然十分好学,“每读书至达旦”,读起书来就忘记了时间,常常一抬头就将近黎明。于是赶紧小睡一会儿,醒来时往往太阳已高,急忙赶往州府去上班,多数时候都来不及洗漱,所以显得蓬头垢面、装束不整。当时韩琦任扬州知州,他以为王安石也和其他年轻人一样,“夜饮放逸”,逛花楼,吃花酒,纵情享乐,于是关切地告诫他说,“君少年,无废书,不可自弃”,年轻人要认真上进,多读书学习,不能总是熬夜玩乐。王安石也不辩解,回来之后只是说:“韩公非知我者。”韩公是不知道我的志向啊!

  王安石在生活上极尽简单,是把精力全都用在了学习和思考上,这才有了他学识的渊博、思想的丰满,让他在政治上和文学上都拥有了了不起的建树和成就。

  当初孔子周游列国,发现一老翁在粘蝉,弹无虚发,便向他请教。老翁说:“粘蝉的时候,心静如水,身如树桩,手如木枝,天地万物在我眼中只有蝉,其他一概皆无,又怎么会失手呢?”孔子不由感慨万分:“心静如水,用志不分,乃凝于神,倘若能够保持静心,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一个点上,不去在意世间万物的是非得失,又怎么会不成其事呢?”在今天亦是如此,只有让心安静下来,专心一事,心无旁骛,不为尘世灯红酒绿的诱惑所动,不被官场功名利禄的争夺所扰,不为一个又一个岔路驻足,才能抵达更远的远方。

  ● 静以养气 戒急去乱

  修炼处变不惊的风度

  为政者因为担负着管理社会的职责,会经常遇到各种突发或急难的事件,优秀的领导者总能“每临大事有静气”,遇事不慌,气定神闲地处理问题,弹指之间便能化险为夷。东晋的谢安便是这样一位令人仰慕的人物。

  公元371年,有篡位野心的桓温逼迫司马奕退位。372年1月,桓温改立司马昱为帝,是为简文帝。简文帝在整日忧惧之下一病不起,在遗诏中想禅位给桓温,谢安、王坦之等坚决反对,力请简文帝修改诏书,并在他驾崩后迅速拥立太子司马曜即位。桓温恼羞成怒,率兵杀奔京城。《世说新语》里描述说:“桓公伏甲设馔,广延朝士,因此欲诛谢安、王坦之。”桓温屯兵新亭,设下酒宴,在帐幕外埋伏武士,想借此除掉谢安和王坦之。对这个显而易见的鸿门宴,王坦之非常害怕,谢安却“神意不变”,告诉他说:“晋朝的危亡,全看我俩此行了。”两人见到桓温,王坦之吓得衣服都湿透了,慌乱间将记事的手板都拿颠倒了。谢安却从容入席,环顾四周后,笑对桓温说:“我听说诸侯有道,就会命守卫之士在四方防御邻国的入侵。桓公入朝会见诸位大臣,哪用得着在墙壁后布置人马呢?”桓温尴尬地赔笑说:“正因为不得已才这样做呀!”结果“桓惮其旷远,乃趣解兵”,桓温完全被谢安的镇定自若和旷达风度镇住了,一场灾难化于谈笑之间。

  更考验谢安的危机发生在公元383年,前秦苻坚调集了八十多万兵力,号称百万,挥兵南下,势如破竹。东晋“京师震恐”,赶紧加授谢安为征讨大都督以御敌。谢安再次临危受命,命侄儿谢玄率8万北府兵直抵前线,与前秦军在淝水对峙。区区几万人扛下百万敌兵,心虚的谢玄忍不住亲自跑回京城问计,谁知谢安十分平静,只淡淡地说:“已另有安排。”便不再多言。谢玄不敢再往下问,但终究心里放心不下,又命属下张玄前去请示。谢安却带着张玄乘车来到自己郊外的别墅,不谈公事,反与张玄下起了围棋,并登山游玩,直到晚上才回来。

  回来后,谢安才开始排兵布阵,“指授将帅,各当其任”,对各将帅下达命令,每个人的任务都分派得清楚、恰当。淝水一战,谢玄等果然大败苻坚,捷报传来,谢安正在和客人下棋,他看完军报,便随手放到床榻上,脸上没有显出一丝喜悦之情,依旧像原先那样下棋。客人关切地问他:“前方战事怎么样啊?”他才慢悠悠地回答说:“小孩子们已经打败了敌人!”

  无论是在个人生死安危之际,还是国家胜败存亡之时,谢安都能以从容不迫的淡定轻松化解危难,这份静气从何而来?或许会有天赋的成分,但更多的还是后天的积累与磨砺。谢安出身名门大族,四十岁前隐居东山,屡次谢绝征召他出仕做官的请求,他虽然寄情山水,其实也在时时观察着时局的变化,时刻思考着如何救百姓于水火、拯国家于危亡。当时的会稽王司马昱看得很准,他说谢安既然能够与普通百姓一起体验生活的艰苦,那也定然能够与君主共同分担国家的忧虑。谢安出山后,一边在政治上维护朝廷的权威,平衡各方势力,稳定朝政,发展经济,壮大国力,一边在军事上为应对前秦的威胁,命谢玄监江北军事,“募骁勇之士”,组建了北府兵,严加训练,成为一支纪律严明、战无不克的劲旅。古语说“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一个人“猝然临之而不惊”的定力,其实都是长期准备与世事磨炼的结果。

  古代中医主张养气,提出心平以和气,无求以培气,安静以通气。这种养气之道与儒家静以修身的方法密切相关。静能戒浮躁,让人心平气和;静可戒奢求,使人固本强元;静能戒思虑,令人松弛通达。一个人所经历的世事,经过静思的过滤,方能发现万物运行的规律;一个人所遭遇的坎坷,经过静心的沉淀,方能化为处世的智慧。这些修养有了长期的累积,自能养成淡定自若的气度、临危不乱的气质,这是一个人成就大事的根基,也是一个人行高致远的保证。

  人生最好的修行是静心。完善的道德、成事的智慧、从容的气度,这些品格与气质的养成,都需要用静心来砥砺。在今天喧嚣的环境之下,为政者学会让自己安静下来,静以修身,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当然,追求安静并非一定要置身世外桃源,只要心有远阔,闹市即是幽林。正如王阳明所说,“所谓知得洒扫应对,便是精义入神也”。只要能宁心静气,知省察存养,一言一行、一思一念、举手投足都是修养之道。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