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版:满庭芳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
~~~——读《寻找徐传贤:从上海到北京》
沽上
丛话
书香往事(二)~~~
~~~
~~~
~~~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2年05月23日 星期一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沽上
丛话
书香往事(二)
天津“新华”何人建
倪斯霆

  在天津中老年读书人心中,“新华书店”曾是个金字招牌。回想当年,有多少人在这里得到启蒙,有多少人在这里获得新知,又有多少人的心灵在这里得到了净化。然而,对于新华书店在天津的创办过程,人们却是知之不详;对于当年津城新华书店的创建者们,今日的人们更是颇为陌生。其实,作为有文化的城市,我们不应忘记这些人和事。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我被天津市出版局抽调,参与中宣部出版局“发行家列传”系列图书的撰写工作,在为天津新华书店创建人之一谭盛田写传的过程中,曾多次听到并记下了他和他的战友们所讲述的当年天津的建店往事。

  “天津的新华书店是由华北和东北两地图书发行人员共同创建的,他们都是冒着战火硝烟随解放大军一起进入天津这个大城市的。”这是采访首日,谭老对我说出的第一句话。后来随着他和部分当事人的回忆,以及查阅尘封多年的档案,当年天津建店时的情景渐渐地在我的脑中鲜活起来。据史料记载,早在平津战役开始时,中共中央宣传部便分别致电华北局和东北局,要求各派一批政治坚定业务熟练的图书发行人员,随华北和东北解放军进军津城,在接管国民党出版发行机构的基础上,创建新天津的红色宣传阵地新华书店。接此任务后,华北局迅即从晋察冀、冀中、冀南新华书店挑选干部13人,于1948年年底到达胜芳镇,参加军管会接管天津的集训。当时确定,李长彬为天津军管会文教部出版发行系统军代表,苏光、张正路为业务部门负责人,进城后的图书货源由冀中新华书店负责筹备。与此同时,东北局也从已是解放区的东北各地书店火速抽调史修德、谭盛田等14名干部,在东北书店总店副总经理卢鸣谷的带领下,携带三十多万册书籍跟随东北解放军紧急入关赶往天津。

  1949年1月15日晨,随着解放军攻破津门,已抵达杨柳青镇的华北新华书店一行迅速行动,于中午通过西营门进城。按照既定任务,他们的接收目标是国民党的正中书局和中国文化服务社天津分社。但他们赶到罗斯福路(今和平路)上中原公司(今百货大楼)斜对面的正中书局时,却发现其已被炮火击中无法使用。随即他们便顺着大街南行,在四面钟对过找到了中国文化服务社天津分社。当夜12时,军代表李长彬宣布该社被接管后,苏光率队立即进驻连夜清理。翌日,“新华书店”的布标便挂在了大门右侧。随后他们又相继接收了新时报社、独立出版社、商务日报社、工商日报社。经过一天的筹备,1949年1月17日一早,苏光任经理的“新华书店第一门市部”,便在原国民党中国文化服务社天津分社旧址(即后来和平路教育书店)率先开业了。这是天津历史上第一家新华书店,也是新天津首家国营书店。据后来的店史描述,门市开业读者踊跃,第三天所备图书便面临售罄,店里在派人回华北解放区紧急调运的同时,又将新时报社改为新华印刷厂,组织力量赶印新书。

  几乎与华北新华书店入津时间相同,由卢鸣谷带队的东北书店一行也随着东北解放军从民权门攻入了天津。据谭盛田后来回忆,当他们将所带图书安置好后向军管会报到时,华北新华书店的第一门市部已将开业。后在军管会的指派下,他们接收了罗斯福路191号国民党中国农民银行天津分行旧址(今和平路百货大楼对面书店)。因银行店堂超大,改造需要时间,因此直到2月19日,这个由东北书店开办的“新华书店第二门市部”方才开业。因此前卢鸣谷已随军赴北平参加接管工作,门市部经理由史修德担任。

  1949年6月,遵照中央出版委员会指示,在津的华北、东北两支发行队伍合并组成新华书店天津分店,其开设的网点除和平路大门市外,尚有四面钟、北马路、小白楼门市部和灰堆、塘沽支店,同时还兼管沧州、泊镇、杨柳青支店。因当时史修德已奉令出任北平分店经理,天津分店经理由苏光担任。对于苏光这位英年早逝的老领导,后来与之成为儿女亲家的谭盛田非常怀念,他曾不止一次地对我讲,由于工作劳累,1960年1月他死于脑溢血,年仅42岁。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