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版:今日和平·副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
讲好党的故事
传承革命精神~~~
诗笺~~~
~~~
百味人生~~~
画坛深耕~~~
津之文苑~~~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10月20日 星期三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津之文苑
七里海记事(图)
刘彩霞/文

  七里海,叫海却不是海。因为它地处天津市宁河区,以盛产螃蟹著称。但若说它不是海,也曾经是海。因为有一条长且古老的贝壳堤为证,这里在5000多年前的确是海,后历经地质变化退海成陆,留下了大片的牡蛎滩与层层叠压着历史的贝壳堤,还有大面积的泻湖湿地。螃蟹、银鱼与芦苇草是七里海馈赠的“三宝”。

  我第一次到七里海是带着任务去的。那是2003年夏天,我当时正在媒体做记者。读者热线电话接到爆料,河北鸟市上有人批发出售麻雀,涉嫌非法捕猎野生动物,违反了野生动物保护法。经过几天的暗访、摸排,我和同事们查到了来源──七里海。巧得很,一位老人的书信也在那几天寄到了报社。这位老人世代居住在七里海畔的潘庄,是一位热心环保的村民。他在芦苇荡发现了一张巨大的丝网,每天在那里张网以待,捕捉各种野生鸟雀。因一己之力无法阻止,他寄希望于媒体的力量。

  于是,我们立即驱车开赴七里海湿地。夏日炎炎,青纱帐般芦苇荡翻滚着绿色的波涛。进入湿地,当时还没有一条像样的路。芦苇高高地漫过头顶,即使踮起脚尖也无济于事。在前后左右,人看到的只能是密密匝匝的芦苇草,顿觉自身的无助与渺小。如果是一个人定然是会迷失的。在寄信老人的指引下,几个人小心翼翼地走在不足一尺宽的窄埂上,拽着芦苇杆,梭行于芦苇丛中。即使如此,稍有不慎就会掉进两旁的泥沼和浅水中,虽无溺水的生命之忧,到底是会蘸污了鞋子和裤管。大家互相招呼着,唯恐有人掉队迷失在湿地中。大约过了个把小时,叽叽、啾啾的鸟叫声不断传来。老人说:“快到了!就快到了!”

  继续前行了三五十米,一路伴着鸟鸣声,声音越来越近了。是鸟儿不知道来人了,还是鸟儿不畏人?再转过一个弯,老人指着隐匿于苇荡中的一条长堤说:“网就在这儿。”大家都站定了,但见,两三米外是一根插在堤上的竹竿,竹竿的半腰处,挂着一个黑匣子,里面不断传出鸟鸣声。

  一根、两根、三根……几十根这样的竹竿,插在芦苇堤上,绵延过去,撑起了一张巨大的网。网是极细的透明纤维丝织成的,用竹竿竖起,从地面起,约两米高。这张轻薄而巨大的网,在风中浮动,在阳光下泛起丝丝亮光。循着网走下去,隔不远就挂一个黑色的小录音机播放欢快的鸟鸣声。不知就里的各种鸟雀以为是同伴相约,飞扑过来,成了张网者的猎物。

  鸟一旦撞网,几乎没有逃脱的机会。先是爪子被缠住,挣扎中,翅膀和尾羽也不能幸免。最终,鸟雀就这样被缚住,耗尽了体力,挂在网上,等待“收割”。网上的“收获”是令人触目惊心的,有挂久了死去的,有缠住脖子奄奄一息的,还有扑腾折了翅膀的……

  事情过去了许多年,每当忆起,那些受难鸟儿的景象,挥之不去。

  值得欣慰的是,稍后的新闻报道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在执法部门的全力出击下,鸟市贩卖野生鸟遭到了查禁,七里海湿地里的大网也被扯掉。一场保护野生鸟雀的战役,从源头到市场,在各方的通力合作下终于大获全胜。

  七里海,已经多年不见了。这些年,国家和政府高度重视生态建设,山更绿了,水更清了。金秋时节,七里海螃蟹又火热上市了。七里海,那万顷苇荡该是鸟啭莺啼,碧波翻涌的一番景象吧。     

  刘彩霞/文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