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版:文艺周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
百年征程
世纪辉煌
天津日报 天津市作家协会联合征文~~~
~~~
~~~
~~~
~~~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10月03日 星期日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村庄里的井(图)
齐林

  在乡村,最不可或缺的就是水井。小到日常饮水,大到浇灌稼穑,干什么都离不开水井,因为没有水源,人们就无法生存了。清澈甘甜的井泉水,滋润着村庄里的生命,让人们在这块古老的土地上世代繁衍生息。可以说,井是乡村的重要标志之一。而对于游子来说,一口老井,盛满童年的乐趣,连接着无法剪断的乡愁。

  小时候,村庄里的井并不是很多,几百户人家的小村庄,有一两口井就够用了。长大后才知道,在那个物质匮乏,连温饱都难以解决的年代,人们是打不起井的。那时村庄里的人都很迷信,打一口井要请风水先生看水脉,摆罗盘与八卦,甚是麻烦。尤其在我们辽西地界,丘陵地貌土层薄,地下岩石和砬子多,打井的确是一件很难的事。

  生产队院子里有一口井,井边躺着一盘麦饭石的大石槽。队里养了十几头骡马、几十头毛驴、几十头耕牛,还有数百只羊,它们都得饮水,需要一口专门的井。村腰儿有一口老井,老井足有三四丈深,那是全村几百口人的饮用水源。老井就在我家隔壁,掩映在一棵合抱粗的老柳树下,据村里老人讲,这口井可有年头了,谁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代人。老井的井口是用四块青石板合围而成,井旁矗立着一尊一人来高的石柱,石柱上方有一孔檐椽般粗的榫眼,一根榆木轴插进去,擎起一架古老的辘轳;辘轳上一圈圈缠着拇指粗细的麻绳,绳端系着一枚黑色的铁锁环。村里人生活取水,比如浇个园子、活泥、抹墙或脱坯,都要来这口井挑水。老井的水清纯甘冽,沁人心脾,养育了村庄里一代又一代的庄户人。

  村庄的井,是村庄的灵魂,是村庄的风水聚集地。全村各家各户,每天都要到井边汲水,预备好一家人全天的用水。人们用带铁链钩的扁担,担起木桶或白洋铁皮做的水筲,一担一担把水挑回家,将家里的大水缸盛满。

  父亲总是叮嘱我不要去井边玩耍,只有等母亲去挑水的时候,我才敢跟在她身后,来到井院玩耍。母亲从肩上放下扁担,把一对白洋铁皮筲放在井台上,用辘轳上的铁锁环将水筲梁“啪”地一下扣住,然后转动辘轳将水筲放入井底。这时,我会央求母亲看看井里是什么样?母亲耐不住我多次央求,只好停下来,拽着我肩膀让我趴在井口往里匆匆看一眼。黑黝黝的深井里,一股冰凉的水汽扑面而来,揉揉眼睛沿着凹凸不平、青苔遍布的井壁向下望去,只见井底现出一方摇摇晃晃的天空,映出母亲和我的影子。母亲用力摆动手中的井绳,水筲便“咕咚”一声沉入水底,这时母亲扭动腰肢,随着辘轳“吱吱呀呀”转动,她便把一桶水拎到井台上。母亲把两桶水挂在扁担两端,蹲下身子挑在肩膀上,负重的扁担在她的肩头上下有节奏地颤动,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扁担似弦,响声似曲,俨然一首欢快的乡间小调儿。回到家后,母亲把水倒进墙角的水缸里,用来洗衣、做饭。

  距离水井不远的大柳树下,有两方石臼,一个用来捣米,一个用来洗衣。夏秋之际,母亲和姐妹们围坐在柳阴里,有的洗衣,有的舂米,东家长西家短,说笑声不断,让人感觉到岁月与时光的静好。村庄里的这口老井,连接着村庄里的家家户户,营造着小小村庄的温馨与祥和。在老井通往各家各户的小路上,挑水的人常年络绎不绝,那是乡村一幅靓丽的动态风景画。

  大人们在井边干活儿,我们一群小尕子聚集在一边嬉戏。大人们叮嘱我们不要到井边玩耍,说井里住着一个蛇仙,有时会显出原形,有一抱多粗、一丈多长。长大后才知道,他们是担心我们不小心溺水,才会编出这样的故事。可天性总是让我们蹑手蹑脚地靠近井台,偷偷地趴在井边,探头看看井里那神秘的蛇仙究竟是个什么样子。有时候,不知哪个淘气的尕小子趁大人不注意,恶作剧地将一颗小石子投进井里,只听“咚”的一声响后,便作鸟兽散。

  生产队解体后,老百姓的日子好起来了,村里好多人家在自家的院子里打上了一口井,吃水或浇园子也更加方便。那时村子里出现了压水井,想来也是一种很有科技含量的东西,老百姓俗称“洋井”。“洋井”是由铸铁制造,一根空芯铁管探入井底,井头是出水口,上粗下细,尾部是和井心连在一起的压手柄,井心中是块引水皮,靠的就是这块引水皮和井心的作用力将地下水压引上来。上学以后学了物理才弄明白,“洋井”只不过是利用了活塞与大气压的原理进行汲水。压水时手柄推动活塞使空气往上走而不往下走,活塞往上走时,阀门开启,可以将下面管子里的空气抽到上面空腔来,活塞往下走时,阀门关闭,空气从活塞边上冒出来,如此循环将下面管子里抽成真空,水就在大气压的作用下被抽上来了。

  我长大以后,父亲也多次想在院子里打一口新井,只是因为老井离我家很近,父亲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父亲的理由是,通过喝其他人家新井的水煮茶,还是觉得老井的水更好喝,有甜味。父亲常常教导我“喝水不忘挖井人”,让我饮水思源,努力读书,懂得感恩,长大以后做个有出息的人。每到过年,父亲总是亲手将写有“饮水思源,井泉水旺”的春联,贴在老井的青石柱上。

  后来,村庄里拉上了电,村里人就买来了潜水泵扔进井底,一条白塑料管子从井底一直通到灶台边的水缸口,一推电闸,不消片刻就能把水缸灌满。但父亲依然不改初衷,每天挑着担到老井里汲水,乐此不疲。

  再后来,村庄里家家户户都通了自来水,一拧水龙头,清洁的饮用水源源不断地泻入水缸中。但也有不愿喝自来水的人家,在水缸旁安装了净水机。也有人家更奢侈,平时煮茶,喝的水不是桶装水,就是瓶装水。

  如今,走进乡村,在一望无际的田野,你会看到一排排井然有序的机井房。每个精致的小房里都有一口深水井,最深的达百余米。机井是由国家派专业钻井队钻凿的,全都是脸盆口粗的金属井管,在井口安装上一个大功率水泵,一摁电钮,清凌凌的井水喷涌而出,浇灌着充满希望的土地。晨光迷离或夕阳西下的时候,水雾在田野上绘出七彩缤纷的人造彩虹,美轮美奂。党的政策好,乡村设施农业蓬勃兴起,老百姓终于可以摆脱古老的传统耕作模式,再也不用靠天吃饭了。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