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版:满庭芳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10月01日 星期五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华说华服
从红军军装到“强国有我”(图)
华梅 题图摄影:姜晓龙

  今年,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中国的青年人意气风发。在7月1日天安门广场举行的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青少年一声“请党放心,强国有我”响彻云霄,14亿中国人民无不感到血脉偾张。同时,也让世人感到“少年强则国家强”的分量。

  报载某服装生产厂家发现,近年来订单主要是红军军装,完全替代了前些年的万圣节服饰。别人在这里体味到演出服的变化,还有红色景点的火爆,我却从中看到着装者的追求目标和精神倾向。因为,服装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每天离不开并需要选择的。所以,选择哪一种样式,即使再觉得无所谓的着装,实际上也是思考的结果。而且,从地区、国度、时代来看,实际上是反映了现实的社会大潮。

  20世纪60年代,西方国家中出现了“嬉皮士”。他们自称是“戴花的一代”,在痛苦、欢乐、惧怕的环境中,面对反战、妇女解放、摇滚乐、人权运动等,一时不知所措。于是,在The Rolling Stones(滚石)与The Beatles(甲壳虫)的音乐中,他们选择了紧皱的喇叭口裤、肥大的T恤以及近乎赤足的凉鞋,头上插花,颈上串草,借以填补那种完全靠浮躁来支撑的失落感。披肩发则集中表达了那一个时代的狂妄与自我放逐。

  进入上世纪80年代,嬉皮一族分为两个走向,其中影响最大的就是怪诞、破烂、戴满骷髅饰品的“朋克”。朋克们留着鸡冠头、文身、皮带上缀满不锈钢钉。他们反叛、挑衅、破坏,试图打乱人们的尊严和美感,以一种异类的服饰形象来表现一颗颗颓废的心……有人认为这是嬉皮风被岁月沉淀后的渣滓,有人称他们是“垮掉的一代”,有人觉得他们是迷惘,还有人干脆说他们是在不愁吃喝的国家里,精神却极度空虚。后来,朋克和乡野走向一派,合为一类服饰,那就是脏兮兮的T恤上挂满各地旅游纪念章,裤子上撕几个洞,任毛边儿飞飞着,草帽不收边儿,一副比乞丐装更加荒诞不经的模样。

  中国魏晋南北朝时,因为连年战乱,百姓背井离乡,朝代更替频繁,士人满怀报国之志也难展宏图。于是,一些士人热衷于饮酒、奏乐、吞丹、谈玄,想以极端的思想和极端的举止来发泄这种愤懑。人们不再遵守儒家的着装礼仪,袒胸露臂,衣冠不整,甚至头梳儿童丫髻。“竹林七贤”之首刘伶,散发袒衣而乘鹿车,据说在学神仙。《世说新语》写,刘伶裸体而饮,客人来访,他却无动于衷。客人道他无礼,他说:我以天地为栋宇,以屋室为衣裈(裤)。诸君何为入我裈中?这就是那一个时代!

  我们今天的青少年,先是见证2015年纪念世界反法西斯和中国抗战胜利70周年,紧跟着2019年迎来中华人民共和国70岁生日。去年又是纪念抗美援朝70周年,今年又迎来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青少年们已是热血沸腾,穿上红军军装,重走长征路,这里表现的是一种信仰的力量。报效祖国,让祖国更强大,是我们这一代人的责任,更是青少年的崇高向往!充实的境界,明确的方向,头上戴着“闪闪的红星”,身体里装有一颗“红亮的心”。有社会担当,又有下一个百年奋斗目标的青少年,通过红军军装,表达并强化了中国青年的符号,一代有生力量! 题图摄影:姜晓龙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