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版:文艺周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
百年征程
世纪辉煌
天津日报 天津市作家协会联合征文~~~
~~~——写给红安县黄麻起义烈士
~~~
~~~
~~~
~~~(下部)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9月30日 星期四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夜访日头圈(图)
金学钧 题图 张宇尘

  岁月淡化了许多记忆,但那晚的月色却依然明亮。那是1989年年底的一天傍晚,我和一位同事到蓟北下营乡,采访日头圈的抗日老战士白云友,向导是家住苦梨峪村的下营乡武装部长张瑞华。我们三人骑着自行车沿着沙石小路,钻进了大山腹地,两侧山崖上耸立着的山树,在风中飒飒作响。经过个把小时的路程,我们来到张瑞华家已是明月东升,待喝完张大嫂做的倭瓜粥,张部长就带领我们向日头圈出发了。原来,苦梨峪与日头圈只一山之隔,有一条崎岖的小路可以抵达。

  这天,正是农历十六,一轮圆月挂在高高的金山子之上,清晖如水,洒在冬日的山林之上。万山寂静,我们翻过南侧山脊,就到了富有诗意的小村日头圈。张部长对日头圈很是熟悉,就像当年的八路军向导,也许这就是武装部长应有的素质吧。其实,日头圈是桑树庵村一个很小的自然村,只有二十几户人家,因坐落在群山之中,中午前后才能见到太阳,故此人称“日头圈”。在抗日战争中,这里是八路军十三团的交通站,我们要访问的白云友大爷,就是当年抗日老战士、老交通。

  月下的日头圈非常美,错落有致的瓦屋、石头墙,在月光辉映之下,影影绰绰,宛若仙境。张部长敲开了白大爷家的排子门,白大妈将我们迎进屋。屋里的灯光不是很亮,但很温馨,靠北墙的躺柜上面,摆着白大爷获得的各种证书。火炕上的方桌,有沏好的茶水,老人滔滔不绝地向我们聊起当年的抗日故事,白大妈不时地插话,把我们带进那段峥嵘岁月。这位老党员已年近70岁,身体还很硬朗,谈起往昔,老人显得格外激动,眼神中闪烁着一种自豪。

  白云友出生在蓟州东赵各庄镇后牛宫村一个贫困家庭,日寇占领冀东以后,他和长辈跑反来到下营镇桑树庵村日头圈,在这里安家落户。1939年,化名田遮民的共产党干部在白云友家养伤,发展白云友加入了党组织,那年他才16岁。入党后,他成为一名地下交通员,化名陆易明。1942年秋天,日寇在冀东搞“强化治安”,把桑树庵、日头圈、大洪峪一带山沟的房子都烧毁了,丧心病狂地集家并村。在党组织领导下,白云友和战友发动群众开展对敌斗争、筹集粮草、配合主力部队攻打日寇据点。当时,附近的杨庄村驻扎了日本鬼子,并修有炮楼,白云友负责侦察敌情,为八路军、游击队递送情报。一个雨夜,白大爷参加了夜袭杨庄鬼子炮楼的战斗,战斗中他非常勇敢,经过雨中激战,他和战友们端掉了敌人炮楼。回到家时,天还没有亮,白大妈正用火给他烤湿透的衣服,从下营过来的敌人便包围了村子,白云友凭着地形熟悉,从东山逃走。敌人把白大妈和其他几位乡亲抓到下营据点,拷问八路军的下落。想不到的是,为鬼子带路的就有家住前干涧的白云友的妹夫,由于他的指认,白大妈受尽折磨,但她受白云友的影响,宁死不屈。那个投敌的妹夫,竟然劝白大妈做鬼子的姨太,遭到大妈的唾骂,并要跳井自杀。最后,靠地下组织的活动,敌人才将白大妈和其他四位乡亲放了回来。

  在抗日战争最艰苦的时候,白云友和他的战友坚持在山上打游击,藏身在尖山子背后悬崖上的一个狼洞里,巧妙地与敌人周旋。白云友曾担任八区的通讯班班长,同时负责政工宣传工作。一个大雾天,白云友和同志们正在日头圈北坝墙下开会,因为汉奸出卖,日本兵和伪军突然包围了会议地点,参会人员一边与鬼子激战,一边借着大雾突围。白云友把自己的帽子扔到岔路的一边吸引敌人,自己却从相反的方向冲出了包围圈。抗战胜利后,白云友参加了解放战争,由于工作需要未能随部队南下,留在下营区继续进行革命工作。新中国成立后,他主动回到了桑树庵村,当了三十多年村支部书记,直至上个世纪80年代初期。

  在担任村支书期间,他的几个儿女没有一个利用关系外出工作。相反,他对儿女要求非常严格,二女儿白桂霞小时想吃白薯,他只是把白薯的蔓子揪一小块给她,并说:“下边长的白薯是队里的,不能吃!”还不懂事的三儿子白文祥,掰了队里一根玉米,他就拿出自家的玉米,绑在队里的那株秸秆上。

  “过去的都过去了,不该忘记的是今天的生活是从哪里来的。”白云友老人感慨地说,白大妈也不住地点头。两位老人的经历令我难忘,而那个日头圈的月色,也明亮地留在我心中。后来得知,白云友于2014年逝世,享年92岁,村里的乡亲至今还常常谈起他……

  作者简介:金学钧,1961年出生,天津市蓟州人。天津市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协会会员。出版《翠湖满秋》《翠湖春晓》《翠湖晴雪》等诗集、散文集4部,主编《蓟州故事》,曾获多种奖项。

  本版题图  张宇尘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