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版:满庭芳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9月28日 星期二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盐民游击队(81)
(下部)
崔椿蕃 遗著

  突发情况

  严志诚继续追问盐警小队长:“雷紫剑打算怎么办?”盐警小队长说:“今天夜间要清查户口,害怕打电话走漏风声,就叫我赶到镇长家,给镇长打个招呼。”“什么招呼?”“让镇公所协助。”“协助什么?”“户口册。”“几点行动?”“凌晨四点。”“怎么行动?”“挨户搜查。”“还有吗?”“报告长官,就是这些。”严志诚这一连串问话,姓任的盐警小队长一直是立正回答,但他的眼睛仍在偷偷地朝四下观看。严志诚问:“你说的全是实话?”“报告长官,我一句假话也没有。”

  严志诚悄悄地向白师傅递了个眼色,白师傅明白严志诚的意思,他猛地往前一步,一把将这盐警小队长后脖领子抓住,往怀里用力一带,这小子就仰在屋里那把太师椅上,他把斧头往这小子脖子上一放:“说实话,不说实话就宰了你!”姓任的盐警小队长害怕了:“我说、我说。雷紫剑从三水镇车站,请了一个营的交通警察,帮助盐警队一同清查户口。”他感觉到脖子上的斧刃冷冰冰的。严志诚站起身来:“交通警几点出发?”“三点二十分从盐警大队部出发。”

  听到这一突发情况,严志诚预计到眼前的危险处境,不仅是在李大麻子家里这几个人,更重要的是留在三水镇的那些同志,还有干活儿的乡亲们,必须粉碎敌人的这次行动。想到这里,他又向这个盐警小队长,反复叮问了清查户口与车站交通警察出发的时间,心里盘算着一个新的作战方案。他对白师傅说:“让他把军装脱下来。”白师傅把手一松,手里的大斧子一晃:“脱。”盐警小队长立刻把雨衣和军装脱了下来:“脱、我脱。”严志诚上前和张小虎一起,把这个盐警小队长捆了个结结实实,把他搭到了厢房里。

  屋外的小雨仍在不停地下着,房檐滴水落在地上,在这夜深人静的夜里,“滴答滴答”的响声显得很清脆,清凉而带着雨气的夜风吹进屋里,使人去掉了倦意,感觉清醒。在三水镇盐警大队部里,每间屋子的电灯都亮着,那些困乏疲倦的盐警都佝偻着身子,抱着大枪坐在床铺上打瞌睡,有的竟然还发出了鼾声。披着雨衣、掖着手枪的盐警小队长宗大头,不停地在各屋串着,嘴里骂骂咧咧的:“要执行任务了,还睡觉,真像死猪一样!”

  今天的雷紫剑是戎冠束带,穿着带刺马针的大皮靴,踩在地板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他抬头看看窗外的细雨,侧耳听听宗大头的喊骂,他的眉头不觉皱了起来,这一切都好像预示着不顺似的:严志诚如果真的在三水镇,他一定扎到了济公祠那一块儿,那可是工人居住的地方,怎么找呢?见了面也不认识啊!突然,他想到了一个人,马上朝外面喊:“来人啊!”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