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版:满庭芳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9月27日 星期一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眼前有树(图)
钟兆云

  有树的天地最能安顿身心。

  多少次从树下经过,或目之所及,总能在不同的落叶林中听到不同的声音,提示人生的是非成败,远离喧嚣,享受寂寞,尽可能多一些独立思考和自由生活,心头总也油然回响《Trees》的赞叹:“这树整日仰望上帝。高举枝叶茂密的手臂祷告。”

  孩提时住闽西深山,屋后山头万木葱翠,给每个山里娃爬树提供了天然的练手场。从一树转另一树,从几米高的桃树李树杨梅树到十几米高的枳椇和野杮树,从松树杉树到枝蔓横生的樟树、如盖如亭的古槐,乐此不疲,最自豪世上无树未曾经我爬。也掏鸟窝、捕蝉,简觉自己成了飞翔的天使,这树不啻是天梯。有时在高耸入云的树梢上和小伙伴们比勇敢,一手环抱中,仰头看磅礴蔚蓝的天空,还一边对喊,那份招风,那份沉稳不惊和热情奔放,有如头发迎风飞扬的艺术家。

  我觉得自己的心灵,是在与自然的交会互动中成长的。现在想来,初中毕业离校时发表的第一篇习作《校园里的油桐树》,参加工作当年所作《人和树》,即是潜意识里对自然的感恩和敬畏。榕城多树,相看两不厌,久居闹市区二十多年后,仍决定迁往树更蓊郁的郊区。一晃八年,入住前在院落种下的白玉兰树苗,已身高八米,冠盖如云,满屋盈香。有朋友来访,常能采摘数朵白玉兰花回去,一路芬芳。与白玉兰树一起在后花园长高长大的,还有樱花树、龙眼树、黄金桂、黄花梨,闲时侍弄时,听鸟语花香,看添枝接叶,赏绿叶成荫,颇能望树息心。风雨雷电中,特别是台风起兮,注目它们立地挺身不甘雌伏,枝叶相持,折而不死,不禁就地现场思考树大招风、“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悲剧美学意义。一棵树和一棵棵树构成的世界和大自然,能引导个人心灵向上,向善,向美,向阳,丰沛爱意、情怀乃至宽恕,所追求的崇高不一定“欲与天公试比高”,先以树高作参照吧,能赋以一点松树的风格便好。

  我中学时代的语文课本,陶铸名篇《松树的风格》必须精读,受到的启迪是要学习松树“要求于人的甚少,给予人的甚多”之精神。后来才知,早在延安时期,毛泽东曾有著名的“松柳之喻”,教育党员干部既要学习松树的原则性,也要结合学习柳树的灵活性。小时跟着一生耿直的父亲在深山老林打猎,挺拔秀气、各有气象的树常让我绕树三匝,做人应该把自己也活成一棵树的心得,随着松涛潜入脑海长驻。

  昔我往矣,我之不爬树久矣,业务荒芜。初三时自兄长从树上重重摔下后,在父母的严词训斥中,渐渐便不做孙猴子,一如差点儿沦为水鬼后,一辈子也不会击水中流,悉尊大人之言。不爬树也好,攀爬近乎不逊,这半生也从不愿依附任何一棵大树,对所乘树阴却是感铭五内,对风雨中沦落的病树不觉悲悯。

  经过多少树,看过多少林,写过不少种树人,“树犹如此,人何以堪”,“山中有直树,世上无直人”,流连中有过多少对树、对年轮的感叹。如今一同感怀的,还有那些曾带我或陪我看树的人!

  阳光下,窗外有青翠之树巍然屹立,心里那棵树也还在长,高举茂密的手臂还在长,给我道不尽的暖意和希望。

  浮云游子意,云树之思当有源。把心拴在一棵叫文化的树上,这辈子安身立命的基石可能便更牢了,不奢望“把你的名字刻在不凋的生命树上”,哪怕落叶归根,所幸不曾辜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