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版:文娱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国庆假期精品演出、文博展览、群文活动丰富多彩~~~
市作协加强作家队伍行风建设~~~
平津战役纪念馆利用资源优势打造特色项目~~~
第四届工艺美术精品展开幕~~~
第三届“马季杯”全国大学生相声展演上,姜昆回忆恩师马季——~~~
~~~
~~~
~~~
~~~(下部)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9月26日 星期日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陈省身传(69)
张奠宙 王善平

  持家的美德

  南开大学的领导和南开数学所的同仁也都来到宁园,表示深切的哀悼。按照陈夫人生前的愿望,骨灰就放在天津。陈省身曾表示,两人百年之后的骨灰就埋在南开校园,没有墓碑,没有坟头,却有一块黑板,供后学者演习数学。

  在陈夫人过世的悲痛时刻,陈省身在外人面前显得很平静。

  只有陈省身的司机小胡说:“我知道他心中的苦楚。那些天,他在家里不说一句话。”陈省身是一个很理智的人,并没有因此消沉、颓唐。他知道自然规律是无法改变的,过度悲伤于事无补。他只是淡淡地说:“我的东西放在哪里,书啊,资料啊,照片啊,没有她,再也找不到了。”陈省身把悲痛埋在心里,充分利用属于自己的时光,用更加专心的工作来排遣心中的哀伤。每年1月12日,陈省身都到夫人骨灰安放处祭奠。

  1987年,陈省身在《我的若干数学生涯》一文的附记中,曾经这样写道:

  在结束本文前,我必须提及我的夫人在我生活和工作中所起的作用。近50年来,无论是在战争年代抑或和平时期,无论在顺境抑或逆境中,我们相濡以沫,过着朴素而充实的生活。我在研究中取得的成就实乃我俩共同努力之结晶。

  “朴素而充实的生活”!陈省身常常说:“我们很节俭。”当然,这首先是指陈夫人很节俭。他们除了在饮食方面比较有点追求以外,其他如穿着方面都十分简单。和郑士宁过从甚密的沈琴婉女士说:“陈师母的节俭确非虚言。她喜欢穿旗袍,有些旗袍居然是她自己做的。那日我们在店里买了10元钱的手镯,样式不错,她就戴在手上。她的遗像里戴的那串珍珠项链,也是很普通的成色。”

  仪态大方,却又节俭朴实,应该是东方妇女持家的美德。曾经看到一则记载郑士宁母亲、郑桐荪夫人曹纯如的故事:纯如女士出身于浙江南浔的名门望族,也是大家闺秀。但是在操持郑桐荪家事时,则崇尚节俭。有一件丝绵袍子,穿了不知多少年了,袍面薄如纸,丝绵几乎要露出来,却还是不肯做新的。某日下午,几位教授夫人到郑桐荪家串门。李冈教授的夫人偷偷带了一把剪子,趁郑夫人纯如女士不备,把那件丝绵袍剪了一个大窟窿,一头笑,一头说:“这你总该做一件新棉袍了罢!”(《郑桐荪先生纪念册》,江苏教育出版社,1989年,第66页)

  这就是陈夫人郑士宁女士的母亲。有其母必有其女。陈省身也说,那时的妇女都是这样,士宁的节俭有她的家庭渊源。

  南开大学出版社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