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版:静海文汇·生活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9月24日 星期五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还乡(图)
朱钟昕

  一旦选择了他乡,故乡就成了远方。记忆变为旅途,生命在风雨中频频眺望。

  当初我一意孤行,扔下爹娘,抛弃让人眷恋的小村庄,奔向繁华的都市。

  如今,回到了老家,我不禁感叹,当年的村子哪里去了?爷爷、奶奶都哪里去了?

  儿时的春天,那热闹景象还历历在目。记得在桃花盛开之时,粉嘟嘟的,惹得蜂儿、蝶儿也都呼朋引伴过来凑热闹,追逐嬉戏着、簇拥着。

  嫰绿的小草听到暖暖的风声,也交头接耳,摇头晃脑地钻出来。还有野花们也纷纷登场,有红的、黄的、紫的、粉的、蓝的吸引着我们的眼球。

  听着叽叽喳喳的鸟鸣声,扑腾开黎明的翅膀,一起深情地唱着家乡悠扬的小调。

  弥望人生路,离开故乡多少秋,怎能情相忘。

  在我的记忆里,田间地头布满了父母辛勤的脚步。

  父亲望着一地金黄的麦穗笑弯了腰。勤快的镰刀来了。爷爷舒展了眉头,也丰满了餐桌,解了儿孙的愁。

  如今在田野里还能寻觅到爷爷曾经播种的沧桑,村口的老槐树下不知留下了多少次奶奶期盼儿孙的身影。

  离去时带着迷茫,留下时怀抱惆怅。倘若希望在故乡,我又何须千里外出闯荡。

  日思夜想的故乡永远都不会变。此时,我站在童年时代疯来疯去的小路上。望着村口那棵老槐树似乎包容了我儿时所有顽皮的记忆。它也似乎在默默倾听我多年来的风雨沧桑。

  举头望天,中秋转眼已至。小时候与爷爷、奶奶中秋之夜的欢乐情景,不停地在脑海里翻滚着,涌现而出。

  记得那年中秋爷爷提着奶奶积攒了好久的鸡蛋走上几十里路,去月饼店为我们换月饼。那时家乡的月,挂在村口的老槐树上,好亮好圆。

  母亲拿着爷爷换回来的月饼在月光下分成一小块、一小块的,每人一份,留下的边角屑子才是父母的。转身奶奶把她的一份偷偷地塞给了我。

  如今,对月而思,悬空明月,犹如奶奶盈盈的笑脸。她把一个圆圆甜蜜的月饼,全部分给了我们这群孩子。

  在远方城市的屋檐下,我们永远感觉到一种繁华中的孤独,当我们困了累了无以立锥之时,那么,我们就回家吧,故乡还有年迈的母亲在村头小路上等候着我们。

  看繁花落尽,在明亮的月光下,远远地望母亲瘦弱的身影,在她的笑容里看到太多的是辛劳与疲惫。劳累过度的父亲走起路来也开始摇摇晃晃。

  我不知道,还有多少个中秋能有父母的陪伴。父母一年一年地老去,我的心被撕裂着,回家的欲望越来越强烈。

  今天我终于静下心来,耐心地聆听着儿时玩伴的唠叨。母亲真的老了,老得只会念叨我的乳名,母亲真的瘦了,瘦得只剩牵挂。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