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版:满庭芳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9月24日 星期五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周末文丛
光影中的红色印记(十一)
《在烈火中永生》:一曲浩然正气歌
曹积三

  经典影片《在烈火中永生》系一阕共产党人惊天地泣鬼神之正气歌,诠释了信仰的崇高之美和英雄的悲壮之美。此片创作缘起于蓝。1961年,于蓝读到小说《红岩》,激奋之余,便三更灯火五更鸡地将其改编成电影文学剧本,并邀导演水华参与其中。剧本完成后,他们赶往广东新会,向影界泰斗、时任文化部副部长的夏衍先生征求意见。不料,夏衍读罢,说出遗憾,觉得写的是群像,江姐的笔墨太少,便问:“你们为什么不重点写江姐呀?”于蓝应道:“我们觉得书中的每一个人都值得写,难以舍弃。”夏衍笑了:“说得没错,可你们咋忘了,一部电影的空间毕竟有限啊,人多,笔墨就散喽。”夏衍认为:江姐非同寻常,她既是共产党员,更是非凡的知识女性,其斗争经历和为信仰的献身精神,都具有独特的魅力,应该加强她的戏份儿。再者,当年,在渣滓洞和白公馆被关押的革命者中,女同志们十分坚贞,没有一个人叛变,突出江姐更具代表性。

  夏衍之所思所想,令于蓝和水华思路大开,为祭奠先贤,弘扬英雄志、民族魂,他们毅然舍弃了自己的剧本,恳请夏衍亲自动笔写一出精彩的江姐故事。夏衍仅用几天工夫就将剧本《红岩》写出来了,于蓝和水华又惊又喜。

  夏衍得知,水华既要让于蓝饰演江姐,还要她兼做这部影片的副导演,便微微笑道:“于蓝的副导演就不要做了,还是集中精力,塑造江姐这个人物为好。”临别,他握着于蓝的手说:“这可是个新角色,不希望你把她演成刘胡兰,也不能是赵一曼。”于蓝问:“那我该怎么演呢?”夏衍只是笑,把答案留给了于蓝自己。

  于蓝带着夏衍的期冀,朝江姐走去,朝与她一起生死与共的彭松涛、许云峰、华子良、李敬原、双枪老太婆……走去,走进了那黎明前先烈们与末日疯狂的敌人残酷斗争的岁月;走进了渣滓洞、白公馆;走进了歌乐山的每一间囚室。她看过敌人行刑用的每一种刑具,读过了在这里被杀害的317位烈士的全部资料,在她的面前,仿佛呈现一脉乱云飞渡时的巍峨群峰!于蓝在重庆度过了近一个月的时光。此间,不仅与小说《红岩》的作者罗广斌、杨益言、刘德彬等人反复交谈,了解英烈们的过往,还走访了江姐的生活原型江竹筠的生前战友们。在研究江竹筠的资料时,读到了她的遗书,看到了她的遗物,睹物如见其人,如闻其声,一种神奇的气场氤氲开来,于蓝不由得泣不成声。就在那一瞬间,她顿悟夏衍对她的期望,晓得了江姐是个怎样的革命者,她是母亲,她是妻子,她更是把一切都献给她所信仰的共产主义事业的共产党人。作为知识女性,面对敌人的屠刀,面对丈夫的牺牲,面对即将成为遗孤的孩子,面对革命胜利在望,自己却要在黎明前就义,她表现出异乎寻常的淡定、勇敢和决绝。在她身上,展现出信仰的力量和为大众勇于牺牲自己的壮美情怀。威武与柔情,伟岸与凄美融于一身。江姐就是江姐,如同红岩群峰之中的俏丽奇峰直矗云天。

  先烈和江姐的足迹,给了于蓝塑造角色的自信、力量和灵感。于是,我们看到:在与丈夫离别时那令人动容的革命柔情;在痛失丈夫后那“不能流着眼泪闹革命”的铿锵呐喊;在庆贺新中国诞生绣红旗时对未来的无限憧憬……于蓝没有辜负期望,在中国电影红色经典时代的银幕上,塑造了一个真实的共产党人的艺术形象。影片公映后,江姐成为亿万观众心目中亲切而崇高的榜样。于蓝也因其人品和艺品成为现实生活中的江姐。她前半生演戏,后半生创办了儿童电影制片厂,为发展我国的电影文化鞠躬尽瘁,不懈努力。

  为使影片更具感染力,该片在周总理建议下增加了“就义”那场戏;选取叶挺将军《囚歌》中“在热血和烈火中得到永生”句,将剧名《江姐》易为《在烈火中永生》,亦是周总理的点子,足见他对这部影片之厚爱。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