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版:满庭芳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9月24日 星期五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响晴轩续话·
不同寻常师门缘(图)
周伦玲 题图摄影:李 磊

  父亲周汝昌曾从顾随(笔名苦水)先生受业。1940年,父亲入燕京大学读西语系,次年,父亲始获识苦水先生,在先生的宋词选读课堂聆讲。

  顾随先生家住北平西北城,因到燕园讲授路程远,不能常至,所以每讲则三堂课连接。父亲和先生只有两月授受因缘,便因珍珠港事件骤起,日寇封闭了燕京大学,学子们遭到遣散,父亲不得不与先生分别。当日父亲仓皇离开北平燕园时,长物尽失,唯平日聆先生所记课词笔记半本不忍相离,独得贴身携出。

  父亲很无奈地回到天津咸水沽家乡,为逃避汉奸的搜索,遁居在地下暗室中,几无生趣,于是写下了许多忧愤激烈的爱国诗词。父亲冒昧写信给顾随先生,竟蒙不弃,由此鳞鸿频数,相契日深。

  父亲得与苦水先生以书翰往来,相与唱和兴亡,榷扬今古,气交神遇,会心于齿德之外,大抵所事以词为主,诗以外不屑及,父亲以为至荣至乐焉。父亲曾说:“余竟以一童子而遇先生,知先生者何人?乃为当代文宗词林星凤!”父亲将先生来信依次汇集成册,取名为“好修雅札”。而先生每有新作,无论长篇短什字句,必抄示与父亲。父亲则如获至宝,一一录而副之,也为之取了个名字,叫“倦驼庵诗稿”。

  在“诗稿三十三年”中,苦水先生有六首“用叶生韵”的《晚秋杂感》,接着又有“复用前韵”六首。至1947年夏,先生又“三叠前韵”,仍旧是用“叶生韵”,现特选其中两首抄录如下:

  心波荡潏碧溪寒,意绪焦枯朔雪干。

  扫地焚香总无赖,当歌对酒愧清欢。

  大星自向天际堕,太白休登楼上看。

  此调明知少人识,朱弦一拂再三弹。

  

  艰危不信此生休,辛苦那堪咏四愁。

  漂泊半生经九死,别离一日抵三秋。

  看来归鸟都栖树,立尽残阳更上楼。

  目极天涯情未已,何人砥柱在中流。

  先生一连三叠“叶生韵”,父亲不知这“叶生”为何许人也,只觉非同一般,很不寻常。那时,父亲正准备再次投考燕大西语系,捧读先生诗作,忆起当年先生赠予的五首绝句,其末章云:“抱得朱弦未忍弹,一天霜月满栏杆。怜君独向寒窗底,却注虫鱼到夜阑。”感慨万千,于是,提笔尽和六首。这里也选录其中两首:

  丁亥六月初和顾师杂感诗仍用叶女士元韵

  心焰难随意气寒,泪澜不逐墨花干。

  当前有句非新得,到此无人是故欢。

  一带重云山外结,十年流水镜中看。

  

  依然霜月阑干下,深抱朱弦未忍弹。

  脱却尘羁得暂休,尚余难遣是清愁。

  一生北土全成错,从入南熏总望秋。

  斗室寻凉劳画扇,遥天念远要高楼。

  萧条此意如能尽,白浪红阳两不流。

  1949年,顾随先生大病一场。8月底,他在给父亲的信末写道:“死可拼,生无力,只此六字长在心头。玉言知我者,必能了此意。”至1951年2月,先生疾转恶,食难下咽,目光渐散,自云:周身但能名处即万分痛楚,非人所堪,唯于大藏经益加彻悟耳。先生以《南唐二主集》一册托弟子孙正刚转交父亲。父亲翻开词集,含泪题下一首《鹧鸪天》,词曰:

  题苦水师病中所贻二主词集

  已异维摩病榻禅,愁城说似日如年。一灯明灭心孤照,四大依违苦独肩。

  生要力,死能拼,华严和泪记曾看。如今却与南唐卷,秋月春花仔细参。

  1951年11月,华西大学聘父亲为文学院外文系专任讲师。1952年4月,父亲挈妇将雏,入四川成都华西大学执教。至秋天,父亲突然接到苦水先生手札,大喜过望,欣慨万千,立即给先生作复并附诗数首,其中有一首云:

  闻苦水师病后欲问未遑忽有书来非复常喜寄喜于句慨亦随之

  可惜偏枯臂,难书吾道南。

  支离君乍可,漂泊我犹堪。

  宝尽真无漏,身留即是贪。

  此生此愿妄,同上百花潭。

  在首句“可惜偏枯臂,难书吾道南”句下,有小注云:师拟以旧句“分明已见鹏起北,衰朽敢云吾道南”写为联楹为赠。

  这条小注说的是什么呢?这就不得不提到叶嘉莹先生。

  叶嘉莹和父亲原本并不相识,1979年秋天,美国威斯康辛大学周策纵教授筹办国际红学会议,叶嘉莹和父亲都在受邀之列。那时叶嘉莹和诸位同门正在设法搜集和编辑老师顾随的遗著,于是她给父亲写了一封信,希望能共襄此事。不久,叶嘉莹又给父亲寄来顾先生手迹影印本──那是1948年春,叶嘉莹在离开北平之前,先生送给她的一首《送叶子嘉莹南下》的诗:

  食荼已久渐芳甘,世味如禅彻底参。

  廿载上堂如梦呓,几人传法现优昙。

  分明已见鹏起北,衰朽敢言吾道南。 

  此际泠然御风去,日明云暗过江潭。 

  父亲这时才明白,先生一连三叠“叶生韵”的“叶生”,即是叶嘉莹。于是父亲提笔给叶嘉莹写了一封很长的信,似可视为诗中小注的注释:

  嘉莹学长:汝昌于学长原无所知,早岁于羡师诗集中见有“和叶生韵”“再和叶生韵”共七律八首,迥异凡响,因尽和之。并与师言“叶生”者定非俗士,今何在耶?师不答。后于五二年至蜀,于华西大学执教外语系,尔时羡师大病初起,即手书云:“昔年有句赠叶生:‘分明已见鹏起北,衰朽敢云吾道南’,今以移赠吾玉言,非敢‘取巧’,实因对题耳。”此汝昌自羡师亲聆语及叶生之唯一一例,心焉识之,不敢请询也。及今思之,此岂非即指学长乎……

  这就是父亲与顾随和叶嘉莹三人间的一段感人故事。

  题图摄影:李 磊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