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版:人物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
红色百年 风华正茂
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
地下交通人员与国民党军斗智斗勇,冒着生命危险爬土埝、钻电网~~~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9月07日 星期二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红色百年 风华正茂
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
地下交通人员与国民党军斗智斗勇,冒着生命危险爬土埝、钻电网
穿越封锁线运送物资
文 刘轶男

  解放战争时期,国民党军占据城市和主要交通要道,控制包括军工、医药、通讯、印刷等器材及食盐、煤油等重要日用工业品。我军在农村控制了相当数量的粮食、棉花、花生等农副土特产品。天津是当时北方唯一口岸和华北地区货物集散地,铁路、水路、陆路四通八达,城市周边人民与城市平民有着天然的血脉联系,国民党军不可能做到绝对封锁,虽然在城市周边设置大量岗警卡口,但出卡口十公里就完全是我解放区的控制范围。可以说无险可守,无塞可防。农村解放区的农副产品可以自给自足,而由于工业生产能力有限,对于军用物资、日用工业品、进口物资、西药等需求量较大。我党派遣斗争经验丰富、业务能力强的机要交通人员深入天津,利用群众优势和地形便利筹集、运输物资到解放区,为解放战争的胜利提供了物质保障。

  走水路冲破重重哨卡

  将子弹运送到解放区

  1946年,我党冀中解放区驻津办事处主任马子杨,在河北大街以开煤厂、造纸厂为掩护,为解放区采买、运输物资和搜集情报,做了大量工作。当年夏天,他筹集20箱三八子弹、200余领(每领500张)模造纸等物资,用汽车运至北营门,在子牙河分装在三条船上,上面掩盖60吨烟煤。经国民党军警设置的自来水哨卡、铁锅店检查口、杨柳青菜园检查口,过第六埠村、台头镇,直至王家口村,抵达目的地,顺利完成任务。

  当时各个卡口的国民党军警多以捞钱为目的,将敲诈勒索作为生财之道。我党机要交通人员抓住敌人这一弱点,尽量满足他们的物质要求。马子杨买通国民党警备司令部一名副官,在出市时给予放行。经过哨卡、检查口时,提前下船在岸边与军警沟通交涉。

  卡口国民党军警依照运载货物贵重程度和数量多少,索要不同数额的钱款。物资经自来水哨卡时,我方运输人员先私下与卡口勤务兵谈妥好处费,这名勤务兵代其排长索要10万元后放行。至锅铁店检查口,敌方索要30万元,杨柳青菜园检查口索要78万元,其他各卡口均是雁过拔毛,留下买路钱。

  那么,走这一趟用于疏通国民党军警的费用需要多少钱呢?保守估算差不多得200余万元。这200万元在当时是一笔不小的数目。据档案记载,1946年7月,国民党天津市社会局统计,本地中等面粉每市斤480元,小站米每市斗12160元;10月下旬,本地面粉每市斤800元,小站米每市斗15200元;到11月价格有所下降。1947年4月下旬,中等面粉每市斤涨到2594元,中等米每市斗40400元,此后价格一路飙升。

  发动拉车小贩

  协助我党运送物资

  入冬以后,水面结冰,不能通行了,机要交通人员改为陆路运送物资。1946年以后,天津地区的陆路运输线路主要有两条:一是由北营门大街向西行,经竹林村,过大丰桥出市;二是由西关大街向西,走西关外大街,经张家胡同入庆丰里,过墙子河小木桥出市。

  北营门大街福全里的同增店、同盛店、福盛店等十余处车店,西关街的泉福栈、广源店、公顺店、富顺店等处,都有我冀中解放区各县(河间、肃宁、任丘、大成、霸县、文安、静海等)的人力胶皮单轮小车,常来常往。拉车的都持有国民党天津警备司令部或警察局颁发的进出市区通行证,以经商小贩名义,往来于市区和周边农村地区运输物资。

  小车来津时运来面粉、油、鸡蛋、肉等农副产品,都是城市生活的必需品,顺利进津不成问题,返程时,他们为我党的机要交通采买员包运物资,我方按照运送物资的种类及数量付给运费。拉车的有生意就做,运送违禁物资,收费还要相对高些。更有一些思想进步的小贩、车夫,知道是为解放区运送物资,便主动请命,甘愿冒险。

  每天凌晨一两点,小车帮队启程,每帮队小车三十辆至五十辆不等,成群结队,分批出动,总数不下二三百辆。沿途过哨卡,需要疏通军警的花费由我党人员出钱,车夫代付。当运送重要物资时,我党人员跟在车后面,但不露面,车夫随机应变应对哨卡军警的检查。

  1946年下半年,每日夜间两点,西关街一带会有国民党巡警阻拦,向小车帮队索要二三万元过路费,方予放行。向西行至“地坛派出所”门前,岗警索要一两万元后放行。出西关街西口,有岗警盘问,索要一两万元后放行。至西关外大街,有时有巡警查问,索要二三万元后,方可行至张家胡同,进入庆丰里。此地为八区“宜璋派出所”管辖,有一名内穿黑色便服、外披军服大衣,手持盒子枪的特务长,带领一二名巡警,专门在墙子河边小木桥处把守阻拦,看见过路的开口即骂,动手即打,强行勒索。钱给少了不让过,每帮小车队少则索要五六十万元,多了得给他百万元,交现款,方能通过小桥。

  国民党军警只为在哨卡牟私利,对于过境物资的管控较为松懈,甚至有军警士兵在收取好处费后,还负责压车护送。我冀中、冀晋各解放区抓住这一有利形势,联合派员密赴平津,设立交通运输站。在北平设丰台站,在天津设立两条线:一条为内河各渡船码头,另一条为津浦线铁路上的沧县站、泊头站。由负责机要交通的采买员以各种名义、多种方式将购得的物资运至各交通运输站,经船、车转送,再联络国民党军警护送出哨卡,送抵冀中解放区各交通站,分发到周围各解放区贸易局。

  个人携带物资零星出津

  到解放区后再集中起来

  1947年1月,随着解放战争的不断深入,国民党军队的封锁愈加严密。国民政府颁发交通经济封锁办法、禁运物品办法,试图加强对我解放区的物资管控和禁运,并将驻天津市周边部队做了换防。这样一来,我党机要交通人员与边境哨卡军警旧有的关系不复存在,导致我方运输的物资时常被扣。与此同时,我党在市内的多处交通联络点遭敌人搜查、破坏,很多同志被捕。

  至1947年夏季,国民党天津市城防系统修建完毕,把市区包围得密不透风。在这种紧迫的形势下,我机要交通人员为确保解放区的物资供应,与国民党驻军不断地斗智斗勇,尽量选择警力比较薄弱的地段绕路运送,通常在半夜出动,爬土埝、钻电网,冒着生命危险,将一批批物资运输到解放区。

  他们采取化整为零的方法,发动广大群众,由个人携带物资零星出津,到解放区后再集中起来。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大家想出各种办法为解放区运送军需物资,有的将子弹藏在大车轱辘里,将枪支藏在煤油桶里,甚至有的妇女将几粒子弹别在自己腰带里,带出市区。1947年上半年,广大人民群众将4万粒子弹、80余支枪械从国统区运回冀中解放区。

  从敌占区向解放区运送物资的工作是一项非常艰巨的革命任务,是我党隐蔽战线上的机要交通人员与敌人展开的一场残酷的生死之战。当年,肩负采购物资任务的同志们,在天津市区以各种身份作掩护,悄悄潜伏起来,想尽一切办法筹集各类物资,运送到解放区,对解放区的经济稳定以及机动作战能力,都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同时,他们善于发动与组织广大群众,团结争取大批商贩齐心协力,实现了最终的胜利。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