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版:文体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8月25日 星期三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陈省身传(37)
张奠宙 王善平

  柏林观看奥运会

  汉堡大学的阿廷在代数学上的成就,吸引周炜良来到汉堡大学听课。德国的教育制度一向是宽松的,容许在莱比锡大学注册的周炜良在汉堡求学。此外,周炜良的个人目的是追求家在汉堡的女友维克多(Margot Victor)。

  1934年10月,陈省身和周炜良在汉堡相识。两人共租一房,情同手足。陈省身回忆说:“炜良是夜间工作者,白天睡觉到下午两三点钟。但是德国银行下午一点钟就关门了,所以每次取钱都找我帮忙。”1936年夏天,陈省身即将离开汉堡。正好周炜良在莱比锡大学通过博士论文答辩,并与维克多完婚。那时,陈省身是婚礼上唯一的中国宾客。陈省身离开汉堡之后,再次和周炜良相逢是在抗战时期的上海了。

  1936年在汉堡的中国留学生圈子里,十分热闹。这一年,恰巧在柏林举行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陈省身和许多留学生齐集柏林观看。华罗庚出国访问,经西伯利亚铁路,由北京坐火车到柏林。他和陈省身在柏林见面,一起看运动会。那届运动会,希特勒正在台上,法西斯气焰嚣张。但是,100米、200米赛跑的冠军都是美国的黑人运动员,这对鼓吹种族主义的希特勒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中国运动员的成绩不佳,没有得到任何奖牌。最好的成绩是符保卢的撑杆跳高,也只是进入了决赛而已。

  奥林匹克运动会结束之后,陈省身坐火车离开汉堡。导师布拉施克、好友吴大任夫妇和张禾瑞到汉堡火车站送行。

  陈省身要去法国巴黎,途经英国时顺便访问剑桥,和先期到达那里的华罗庚在一起。这两位年轻的中国数学家,当时不过二十五六岁,风华正茂。他们一个研究几何,一个研究数论,正向数学的顶峰迈进。后来不出几年,两人都做出了达到国际水平的成果,享誉世界。陈省身在2001年写就的《我与华罗庚》一文中回忆了1936年的这次交往,并且由此联想到21世纪中国数学的成就:“现在中国运动员在奥林匹克运动会上有很光荣的成绩。想起来,数学也有这个潜力,不过数学需要的时间长些。”

  陈省身获得清华大学的硕士、汉堡大学的博士,又经过嘉当微分几何的洗礼,终于踏入科学研究的殿堂。清华大学聘请他为正教授。数学人生的开端,可谓一路顺风。但是,世界的政治形势使他第一次遭遇人间的困苦。在他离开巴黎回国的三天之前,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了七七事变,中国陷入了深重的灾难之中。

  中国的现代数学,发展的速度相当快。在20世纪初接受现代数学教育的中国数学家,以姜立夫等为代表,于20年代在全国各地创办大学数学系,开始授予数学的学士学位。

  南开大学出版社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