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版:北辰之声·副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
~~~
~~~(外一首)
运河扬波~~~
~~~
~~~培养担当民族复兴大任时代新人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8月12日 星期四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运河扬波
河畔村庄
杨波

  河流,维系一方生命的繁衍之地。

  北运河畔一定曾经有过这样的景象,一个一个的壮年男丁携家带口落脚在堤下,然后,打渔晒网,河水里游动的鱼虾,竟然也能换成口粮,供养河畔人家。于是,富饶的水土,让岸边的房屋越来越密集。在我儿时的记忆里,从一家走到另一家,仿佛要走过很长的河岸,鸡犬相闻中,房屋越是连接紧密,空间感反而越是辽阔。沿着河岸从一个村子到另一个村子,觉得路途遥遥。当春夏秋冬轮回了很久之后,当北运河岸边的人家一代一代繁衍了数不清的子孙,当在历史的发展中乡村变成了城市,北运河完成了养育河畔人家的使命。是不是它也卸载了自身的重担呢,每天都波澜不惊,只把晨曦傍晚,春秋冬夏不同的景致敞开给观望它的人们。又于是,北运河没有了河畔人家,它成了一条观赏河。

  空旷下来的北运河岸边,目及无遮中才发现,原来一个一个稠密的村庄,其实只占据了很小的空间,从一个村庄到另一个村庄并不遥远。这样的视觉感受中,最是让曾有过河畔村庄记忆的人泛上悠远的乡愁。因为,河畔失去了村庄的参照,河流只是一条河流而已,观赏一条河流跟紧紧依傍一条河流休养生息,其情感深度天壤之别。有过与北运河肌肤相磨般的儿时记忆,一年一年我从少年到青年,而至中年,对北运河越发的情深意长。沿着运河寻走,采访一个一个非遗传承人,没有了可视的村庄,只有运河无声地蜿蜒,那样似被抽空的消失感,驱动我要为北运河保留下一些曾经河畔村庄的佐证。

  常常在采访之余,徜徉于北运河岸边,在某一段堤下的空场上,经常能看到一些抬腿挥拳的人们。在今天富裕生活的观念里,闲来无事,动动腿脚,总是利于健康的。看着这样一幅闲散的随意运动图景,不由得让我幻化出“操拳、拦手拳、翻拳、炮拳”等北仓少练老会的“镇会之宝”。北仓少练老会在2007年被列为“天津市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项目”。在北辰的非遗项目中很多都冠以村庄的名字,这是我们这些非遗人感到欣慰的留存。村庄的名字在这些动态的非遗表演中,它们是活的,是有生命力的。

  人类的发展进步与失落感并存,当大运河失去了它哺育人类的生息功用,被命名为世界文化遗产,人们已经无法说清是人类不再依赖于它的波涛生存,还是大运河无法再承载人类过多的物质流转。经历了两千多年的百舸争流后,两岸的村庄在减少,它在日渐远离人类的生活起居。每当我站在北运河畔,遥想灯火通明,童音无忌呼喊中的村庄,就想在被北运河孕育出的非遗项目中长嗅出运河岸边乡风的气息。

  非遗项目中各种表演的情态间接地传达出村庄的某些生活情趣,今天村庄虽然消失了,那些祖先们为生活的丰富意蕴创造出的种种精神生活的载体,它们的价值在今天有着无限发散的意义。美好健康的生活方式也是需要创造的,创造中的精神升华,品质修养是我们永远的追求所在。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