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版:满庭芳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7月20日 星期二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红色百年 风华正茂
沽上丛话
《曙光》走笔(十七)
南湖泛舟语从容
杨仲达

  “四十年前会上逢,南湖泛舟语从容。”这是参加了中共一大的董必武写于1961年的诗,如今又加一个甲子,一百年过去了!

  “浙江嘉兴南湖的一只游船”,这已是一个语言定式,嘉兴、南湖、游船,成为相联系的层层递进的条件反射。南湖之上烟波画舫的这个形象,后来被称为“红船”。“红船精神”成为中国共产党精神谱系当中重要的一个,“红船”成为党的事业的一种象征。

  遥想当年,一个近乎浪漫主义的创想,将上海和与它距离一百公里以外的南湖发生关联。南湖本是一处名胜,风景绝佳,一行十几人到此,把一个没有开完的会开完,孰料那个会渐渐载入史册,与千百年来的兴衰熔于一炉,而又使南湖平添别样境地,江山灵性,须有历史沉积与人的故事,方可情景交融。

  董必武在1963年曾为南湖题写过一副楹联:“烟雨楼台,革命萌生,此间曾着星星火;风云世界,逢春蛰起,到处皆闻殷殷雷。”而在次年清明节,他途经浙江嘉兴时专门下车,重游南湖,再又题诗七绝一首:“革命声传画舫中……重来正值清明节,烟雨迷蒙访旧踪。”这两篇作品都提到了“烟雨”,而在南湖湖心,确有一座名为“烟雨楼”的建筑。它始建于五代后晋年间,原在岸边,后颓,直到明嘉靖二十七年即1548年,嘉兴知府赵瀛疏浚河道,将河泥填入湖中遂成湖心之岛,再又重建烟雨楼于其中,经年逐渐形成围绕此楼的一片园林。欲眺湖光胜景,一城秀色,更上一层此楼,足在眼底。

  一大代表重访此楼者,唯有董必武一人,他也是留下诗句和楹联的唯一一人。因为他的重访,后来在湖心岛水边还取自他的诗意,建了一座“访踪亭”。他是重访此地,后人则多是慕名而来,2017年我们《曙光》摄制组也是。我们来的时候也在春日,清明节才过一周,而当日并无烟雨,烟雨楼前,南湖水上,一片碧空晴云,重檐画栋,朱柱明窗,白地黑字的董必武手书“烟雨楼”匾额,都在绿树掩映云里,粼粼波光影中。我也曾写有一首《到南湖》:“烟雨楼边日影迟,红船碧水照春枝,雄诗早有前人写,到此浑然忘构思。”我所说的雄诗,并非某人的某一首诗,而是指前人雄奇的事业,他们在南湖船上那一天的会议,改变了中国。

  在上海树德里正在召开的一大因为遭遇搜查而被迫中断,在形势紧要关头,这群年轻人居然选择了一条船。我曾经想过,上海之大,就不能另择一地继续开会吗?我读过相关的回忆文章,据载会议原定是每天换一个地方,因而可知原来可能有备份的会址,而当时的必须离开,那就是因为上海已经危险到不能立足。他们原本拟去杭州西湖,但因游人多而距离远故而作罢,遂才又改定南湖。

  提出这个主意的人是一大代表李达的妻子王会悟。她是浙江桐乡乌镇人,现当代著名作家并也是中共早期党员的沈雁冰是她的表亲。桐乡自古属于嘉兴府,现今亦属嘉兴市。王会悟在嘉兴城里读书一年,故而比较熟悉,所以她选择了南湖。关于来南湖开会的事,参会的几位代表的回忆众说不一,至今相关细节也仍然没有定论。在苏联移交的档案《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一文当中,说到“为了使代表大会继续开会,只好到附近一个不大的小城市去”,并没有具体说到嘉兴的南湖,也没有说大会的闭幕时间。多篇文章说到是连夜确定南湖次日即去,也有说是由王会悟先行到达嘉兴安顿,并于次日清晨在火车站接站云云。但是王会悟在1959年曾对嘉兴南湖会议有过回忆,她说是被迫休会的两天以后才去的嘉兴南湖。他们先是到城内张家弄鸳鸯旅馆落脚,嘱让旅馆雇船,因大船要预订,所以只得雇了中号船,船费四元五角,饭钱三元,连同小费共花八元。他们来到南湖之后,先登烟雨楼观察情况,到十一点钟始开会。

  王会悟在此后又精细地回忆了船的样式尺寸、船的内部结构和家具装饰等情况。现在很多报道文章其实也来源于她的回忆,如开会时湖上一共是五条船,其中一条是城内某商户为儿子办满月酒雇的,还有另一条是乡下土财主携眷进城游玩的,后在湖上见到一只小汽艇,当时疑为政府巡逻,曾引起警惕,后来查知是嘉兴绅士自备的私艇而才放心,彼时湖中一度到处是留声机唱京戏,非常热闹。如此等等。王会悟这些细节的详细描写,使人们更多信赖她叙述的可靠。

  关于开会的起止时间,虽然不尽相同,但大多记载都是上午开会;王会悟说是“到六点多钟,我们就离开南湖准备回上海了”,这和包惠僧记载的“下午六时前后,太阳还没有下山,我们的会议就结束了,当即乘车回沪”是一致的,而刘仁静也称“开了一天的会”。那么可以确定,在南湖的会议只进行了一天。参加中共一大的两个外国人因为洋面孔的原因,并没有到达南湖,而陈公博和李汉俊也未到会,那么如此来说,登上红船的一大代表是十一个人,和在前舱放哨的非代表者王会悟一人。虽然闭幕时间目前尚未确定,但历史地担当了闭幕地点的南湖红船,则承载了其重要的意义。

  我们《曙光》摄制组在上海的早晨出发,经从高速开车抵达南湖,在湖上泛舟取景,又登上“红船”徘徊观瞻良久。一天过去,我们从岛上乘船返回陆地,再又登车欲归上海,也是在暮色苍茫的时候,天地四合,回首之际,那艘“红船”仍在望中,它也在我的心里轻轻地荡漾。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