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版:今日和平·副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
讲好党的故事
传承革命精神
国民饭店里的红色记忆——~~~
诗 笺~~~
诗 笺~~~
~~~
人生百味~~~
和平区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
文学艺术作品创作征集活动优秀作品选登
中共和平区委宣传部 和平区文联 和平区融媒体中心 联办~~~
~~~
~~~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7月14日 星期三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人生百味
心中那片盛开的格桑花(图)
刘建权/文

  “刘叔叔,告诉您一个好消息,我被昌都第一中学录取了,圆了当老师的梦!”七一前夕,接到杨阳从重庆打来的报喜电话,我久久不能平静,让我想起那些援藏的日子,想起那山、那水、那里的人们,他们就像格桑花一样,始终在我的心中盛开。

  杨阳是我2016年援藏结识的朋友杨建伟的女儿。杨建伟也是援藏干部,不幸的是在一次下乡时发生交通事故,连人带车摔落悬崖,生命定格在40岁。他带着对西藏人民的热爱,像格桑花一样永远盛开在那片土地上。我参加了杨建伟的善后,用最质朴的、亲人般的情谊抚慰了建伟父亲杨老爹。后来,我和杨老爹时常通通电话,寄些藏区土特产,拉拉家常,发发微信,告诉他们西藏的新变化、新“模样”,想方设法给建伟的家人们,带去心灵上的慰藉。

  即使2018年我完成援藏任务回津后,和建伟家人的联系也未间断。正当我为建伟的女儿小杨阳大学毕业找工作发愁时,杨阳在电话里说:“爷爷栽种的格桑花开了,五颜六色,非常好看,引得周围三村五乡的人前来观赏。爷爷高兴得不得了!”

  儿子走后,杨老爹强忍悲痛做出决定:“建伟从小喜欢西藏,工作后援藏,现在牺牲在西藏,他与西藏有缘,就让他长眠在这里吧!”离开西藏前,杨老爹在坟地里收集了一些格桑花的种子,说要把格桑花种到重庆江畔,看到格桑花开就像见到建伟一样。如今听到杨老爹的格桑花开了,我又想起了建伟。那时,他年满40岁,乐于助人一身朝气,大家都叫他“重庆小伙”。记得刚到西藏昌都时,分配完宿舍,我打开窗户通风,就见对面有一张黝黑的笑脸探出窗来,用重庆味的普通话跟我打招呼:“哥,我是重庆援藏队的,叫杨建伟。多多关照哈!”建伟既热情又亲切。

  “重庆小伙”非常热情,非常健谈,主动向我介绍藏区情况。他说,他的父亲是一名进藏退伍老兵。他从小就从父亲那儿了解西藏的风土人情,听过十八军老一辈进西藏、解放西藏、建设西藏的故事。他的父亲参加过川藏公路邦达线的建设,几乎每开凿一公里路就会牺牲一名解放军战士,川藏公路是用生命垒建起来的。在父亲的熏陶下,他最大愿望就是能为西藏建设出把力。当得知援藏干部要轮换时,他第一个报名,一路过关斩将终于如愿。见我端详院子里的花,他告诉我:“这花是格桑花,当地叫格桑梅朵。哥,它可是高高坝子上开的花花儿,西藏的格桑花最好看哟。”我仔细欣赏那朵格桑花,小生灵簇拥在一起,在温差大、氧气少的高原上,它们毅然决然绽放出鲜艳的色彩,仿若一张张援藏人的笑脸。

  我进藏没几天,就因为严重的高原反应病倒了。“重庆小伙”得知,马上将自己的便携式制氧机搬过来,调试机器帮我带好吸氧罩,并反复向我传授应对高原反应的经验。在他的引导下,我逐渐适应了藏区的环境。

  一段日子后,我突然很少见到“重庆小伙”了,偶尔深夜看到他窗户透出的灯光。后来我得知,他援助的住建局正在组织移民安居村的建设。那些日子里,实地考察、做可行性建设方案、筹措建设资金、组织施工、搞好群众安置动员……“重庆小伙”奔波在工地、村子之间,回来越来越晚,有时候在工地一住就是个把月。

  收获青稞的季节到了,援藏干部被分成若干个小组,到沙贡乡格秀村帮助村民收割青稞。我们承包的洛松家没有农机,运输青稞成了大问题。眼看就要天黑了,3亩收割好的青稞还铺在地里,洛松异常着急。因为收割后的青稞,如果经晚上的露水一打,颗粒都得落地,那样损失就更大了!这时,“重庆小伙”带着10多位同志赶来支援,还打电话从援助单位调来3台小卡车,采取接力方式,才将收割的青稞全都运回了家。当我们踏着星光返回时,洛松拉着“重庆小伙”的手,递过来一束刚刚采下的格桑花,他说:“感谢共产党派来好干部,好事做到家!”“重庆小伙”露出憨厚的笑容,将格桑花分给每名队员。我们手捧格桑花,心里美滋滋的。

  卡若区中心小学的10多名小学生家住那多山,他们上学只有羊肠小道,要经过3道山梁、2条峡谷,步行10多公里,若赶上雨季山洪,就更加危险。家长和老师都担心孩子的安全。有个别孩子因路途不便而辍学。“重庆小伙”得知此事,立即向援藏指挥部汇报,并连夜赶写修建那多山乡村公路的工作建议。他的建议得到指挥部和当地政府的批准。考虑到资金短缺问题,“重庆小伙”还主动回到援建单位,申请增拨500万元。在“重庆小伙”的努力下,通往那多山的乡村公路终于修通了,路途也缩短到4公里。小学生欢快地奔跑在柏油路上,红扑扑的小脸像格桑花一样。

  回到内地,我时刻思念着受援地区,带着眷恋和不曾熄灭的热情立刻投入工作,从深化机构改革调查研究组织实施,到“创卫”环境大清整;从坚守疫情防控隔离点,到主动组织群众接种新冠疫苗;从“和平夜话”为民服务,到组织帮助西藏包联困难户……我一步一个脚印,心存援藏精神,绽放着格桑花的美丽。

  我询问杨阳进藏准备做得如何?杨阳信心满满地说:“都准备好了,您放心吧。我是一名党员,愿意去西藏工作。我去陪着爸爸,沿着他走过的路,为那里的孩子们送去知识,相信爸爸也会为我感到骄傲的!”“等到明年春暖花开,我邀请叔叔,带上爷爷一起到西藏昌都,去欣赏美丽的格桑花。”我愉快地接受了邀请,泪水已模糊了双眼。

  刘建权/文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