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版:津南时讯·副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
小镇故事~~~
诗海拾贝~~~(外一首)
诗海拾贝~~~
~~~
~~~——记著名画家史振岭
~~~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7月08日 星期四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小镇故事
大海锅
程咏

  “借钱吃海货不算不会过”,这句在天津卫和海下地区非常流行和有名的一句口头语,就出自葛沽。到现在,还在激励着一代代海下居民,勇往直前地品尝鉴赏着永远不会乏味的海鲜猛味。一代代的勾留在腥鲜之中,乐此不疲,传承不坠。清朝康熙之前,葛沽一直是海河的入海口,盛产海鲜,滋生葛草。康熙皇帝和乾隆皇帝数次造访葛沽的另一种说法,就是海鲜闹的,尤其是葛沽最具特色的涮海锅,让两位文治武功皇帝的胃口放不下,馋了就往海边跑。

  涮海锅起源于葛沽,而风靡于海下地区,盛行数百年不衰。解放前,葛沽几个最热闹的市场,东大桥、北大桥、东菜市、老码头,都有大大小小涮海锅的摊子。如果要说起哪一家最有名,生意最火,当然要数写进民国葛沽趣闻轶事中的东菜市大海锅。大海锅指人、指店,也指锅。东菜市是古镇葛沽的中心,位置就在有着海下地区第一民宅,郑家大院的东头营房道右。三间土坯小房,坐西朝东,外搭着一丈不到的竹棚,门前挑着一个杏黄的幌子,上书“大海锅”三字。传说还是曾经做过大总统的徐世昌的手书,名气可见一斑。大海锅店里有着海下地区最大的两口大锅,俗称司令锅,如果焖上一锅米饭,可以够百人食用。那是从当年香火非常旺盛的马神庙里淘换来的,据说这两口锅有二百年历史。大海锅的主家,就是来自镇东门外殷庄的殷二爷。殷二爷这个称呼,叫的人很少。但是大海锅的外号,海河南北,四乡八村的妇孺皆知。

  涮海锅几乎算是路边小摊的一种,不需要店铺,一块小空地,能够摆开两口大铁锅就可以了。做的吃的一般都在街边,又敞亮又凉快。就算是冬天也不冷,那劈柴大炉子烧着,旺得很,一会儿就吃得大汗淋漓,脱了棉袄,赤膊上阵。

  一般从春天海货开始上市,一直到八月节都是涮海锅的黄金时段。大海锅的涮海锅出名不外乎这几个原因:锅大、货全、干净、人缘好。要说味道,家家几乎都是那个做法,那个味,差不了多少。买卖的好坏,有时候全在人缘。

  大海锅殷二爷,天生喜庆,能说会道,见人笑眯眯,唱的一口好京剧。尤其是铜锤花脸,唱念架势不输天津卫的名家。但听那一口韵味十足,声震满街的“涮──海锅”。 涮字声音大,尾音长,而海锅两字声小急促。抑扬顿挫,极有韵律,令人闻其声而止其步。

  大海锅殷二爷的大铁锅里长期烧着沸水,锅里面放着大料、桂皮、葱姜蒜、海米、干鱼等传统底料。桌椅板凳环绕着铁锅,最大的那两口锅可以几十多个人同时享用。一笸箩一笸箩码放齐整的新鲜海货,一扎大成双配对的对虾,海碗大小吐着沫的梭子蟹,拳头般雪白的大海螺,活蹦乱跳的琵琶虾,吐着水泡的蛏子,还有海虾、蛤蜊、麻蚶子、扇贝、章鱼、墨鱼、鲅鱼等等海味。大海锅殷二爷的海货还真有说处,因为他家的货是专门有固定的渔船每日里从东沽渔港往葛沽送。都是在海水里养着过来的,出水是个个活,新鲜的无人能比。

  涮海锅别看街边小吃,但是说来还极有些讲究,每个人都会有一套干净的盘子碗、深笊篱,大耳汤勺、长竹筷子。吃的时候,食客把海货放在深笊篱里,拿着长把伸到滚烫的锅里去涮,老嫩全凭自己的喜好。喜欢辣的沾着小麻子辣酱,喜欢酸的倒上生记山西制法的老陈醋。更有殷二爷独门调制的五合油,别人家三合油不外乎酱油、香油、老醋。殷二爷的五合油据说加了岭南的蚝油和北塘的虾油,味道鲜美,口味独特,海下地区绝无仅有。

  不管认识不认识的,大家坐在一起,喝着名闻海下的咸水沽天泉涌烧酒,自涮自的海味,聊着天南海北,说着时政要闻,当然说的最多的还是这海锅的故事。要是三五个起哄的非要大海锅殷二爷来一段,那殷二爷保准会一拍锃明瓦亮的大秃瓢,笑呵呵地给人们作着揖,口里嚷着:惭愧,惭愧。只要是这殷二爷的嗓门一开,那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各色小摊上的吃客,准会支起耳朵使劲地听。这不花钱的戏,裘盛荣的味,谁不想饱饱耳福。

  别看大海锅殷二爷的小买卖,但是接待过许多大人物。当年驻扎在天津卫叱咤风云的少帅张学良,出生在古镇葛沽文武双全的郭松龄,戎马半生荣归故里的申保亨将军等等。那些专门从天津卫赶过来的名家高士,遗老新贵,更是数不胜数。嘿嘿,不管你是什么人物,来到大海锅吃涮海锅,都是在这露天地,都是这些东西,与民同乐,一视同仁。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