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版:今日东丽·副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永远跟党走 奋进新征程
庆祝建党100周年征稿选登
诗歌~~~
小说~~~
~~~
~~~
~~~
~~~
~~~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7月08日 星期四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红色印记
文一

  听姑姑提起,姑夫的父亲曾经是抗日英雄,于是我请姑夫讲讲过去的事情,他爽快地答应了。

  “我的家庭是典型南北结合的革命家庭。1937年刚满17岁的父亲就参加了八路军120师,1938年在山西与日寇作战中身负重伤,机枪弹片嵌入右腿的骨头缝里取不出来,被直接送往延安治疗和养伤。在延安期间住在伤残院,离毛主席居住地很近,偶尔会看到主席和警卫员匆匆经过。后来,父亲与留守干部从延安出发经过山东来到东北。他先在八路军留守兵团,后来加入东北野战军。后在湖南驻军时与母亲相遇、相爱,组成家庭。几十年里,父亲拖着一条跛腿长期做着军队后勤工作。”听着姑夫讲述着往事,我脑海里浮现出在战火硝烟中那个少年的身影,“老父亲”的形象在我心中高大起来。

  “解放后,由于工作关系,母亲带着我们兄弟姐妹随着父亲全国各地东奔西调,每到一个地方,我们就被送进寄宿学校,很少再和父母相聚。每次开家长会,都因父母工作繁忙,让年迈的外婆踮着小脚去参加,但是外婆年龄大,听力差,无法与老师正常交流。后来就由同一个学校的姐姐替代了父母与老师保持联系,长姐如母,我很小就感受到了。我一直没有老家的观念,我出生在湖南,妹妹出生在武汉,弟弟则在沈阳出生。所以父母在哪里,哪里就是我的老家。当时我们全部家当只有两个大皮箱,每到一个地区,就由部队临时分配住房,简单的家具也都是公家调配的,至今我对家具都没有什么概念。由于我父亲是伤残军人,国家给予特殊照顾,年节能多买一些鱼和肉,父母就拿出来一部分送给左邻右舍改善伙食,剩下的留给我们解馋。”

  姑夫沉浸在回忆里:在他入伍之前,父母破例带他去“起士林”吃了一顿西餐,品尝了“狗不理”的包子,这两件事让他终身难忘。他与一般老百姓家里的孩子一样当兵、立功、退伍。参加工作后,更是一心扑在工作上,时刻记着父亲在书信中对自己的鞭策。后来他被委以重任,为老百姓做了许多实事。他们兄弟姐妹从来就没有过高干子女的优越感,反而是在老父亲严厉的家风下各个低调、谨慎,工作中任劳任怨,都是从基层做起。就连一直随着老父亲奔波的母亲,也是在老父亲的要求下直到退休也没有提干。改革开放后,老百姓的生活条件越来越好,大到城市建设,小至居家环境,各方面都有了极大的改变和提升。而他们家里却一直保持着原貌,用老父亲的话说:有个安稳的窝,吃穿不愁就行啦,把房子分给需要的同志们。

  姑夫告诉我,他父亲病重时从不以高干自居,一直住的是普通病房,直到他病逝,医务人员才得知,原来那个默默无语的跛腿老人竟然是南征北战的老革命。他不但是享受国家照顾的二等乙级残疾军人,还是曾经多次获得过功勋章的英雄,他一生为我们国防工业、军事工业做出了卓越的贡献,真是让众人感叹不已。老父亲去世后,骨灰中还残留着星星点点的子弹碎片,这些碎片记录着老人家的革命经历,他的革命精神也让后人们铭记在心。

  姑夫的回忆到了尾声,说起他父亲的去世,他的声音有些哽咽:“我看军旅电视剧时经常泪流满面,如果父亲不是受了重伤送往延安,也许早就和那些舍身忘死的战友们一样牺牲了,他们才是最值得纪念的英雄。”

  我们生于华夏,恰逢盛世,见证百年,是何等的幸运;我们长在红旗下,未经战乱,不缺衣食,是何等的幸福;我们更要珍惜当下,不负韶华,只争朝夕,用心去谱写美好新时代的篇章!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