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版:今日东丽·副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永远跟党走 奋进新征程
庆祝建党100周年征稿选登
诗歌~~~
小说~~~
~~~
~~~
~~~
~~~
~~~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7月08日 星期四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小说
金珠“格格”
刘金镇

  一

  腊月,天刚蒙蒙亮,居住市中心的小夏和金珠两口子吵起来了,起因是有位张大爷求助金珠,想把闹离婚一年多的老伴接回家,过个团圆年。小夏一听急了:“今天是你的休息日啊,昨晚咱俩不是说好的,带瑶瑶去儿童医院看病。现在,你却答应给人家办这儿事,简直就是太平洋的警察──管得也太宽了!”

  “我是他们的网格员,我不管谁管?”

  小夏把眼一瞪:“当初,我推荐你这堂堂大学生去外企谋职,你不去,偏要报考市郊街道的网格员,这网里能捞多少‘鱼’?”

  “我这‘网’里有复兴小区7号楼、8号楼、9号楼,共366户居民,相当于一个小村的人口。我为他们穿楼入户、嘘寒问暖,把各种矛盾和隐患消灭在萌芽中,让老百姓在和谐的氛围里收获满满的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我这大学生就值了!”

  “好好好,你有理。你下午拉瑶瑶上医院吧!”

  “行,你要不是瑶瑶的亲爹,你就这样办!”金珠说着拿起油条,使劲儿地嚼。这时,手机响了,金珠一听还是张大爷。她几口油条下了肚,背上包,拿起手机,下楼了。小夏望着她的背影:“你是‘格格’,我惹不起!”

  二

  金珠认识张大爷,是去年小区为防控疫情实施封闭的第一天早晨。老人出去买早点时跟门口保安吵翻了天:“我七十多岁的老头子,不让出去,饿死我呀!”

  “现在新型冠状病毒来了,没有特殊情况,谁也不能出小区!”

  老人倔脾气上来了:“我就不信了,买个早点还能传染上病毒?”

  “大爷,贵姓?您住这小区几号楼?几门?几层?”老人回头,是一位亭亭玉立、眉目清秀、胸前佩戴党徽的姑娘,对她说:“你是户警?出这个小门,还查户口?”

  站在金珠身后的胖嫂抢话:“大爷,这位姐姐是网格员,小区今年实行网格化管理了,专门为咱居民服务的!”

  “有这种事?”他半信半疑地问:“你叫什么?汪格格?”

  “大爷,我姓金,叫金珠。”

  “哦,金珠格格。怎么,又回到清朝了?”大伙笑了。

  金珠又问:“您住几号楼呀?”

  “9号楼,1门,901。”

  “1门,901,您叫张宏祥?”

  “没错。”

  胖嫂说:“瞧,金珠这脑子赛过电脑嘛!咱这1门四五十户,你记得可真清楚,服了!”

  “张大爷,我找您三回,您都没在家。”金珠说:“从今天起,为了抗击疫情咱们正式封闭小区。为了您的安全,就别下楼了。买菜、购物,我包了。”

  “哎呀!金珠格格,我这不是进皇宫了吗?”大伙又是一阵欢笑。

  三

  通过几天买饭、购物、调查、走访,金珠得知张大爷和老伴现已分居。老人因为年轻时学过烹饪,自己会做饭,所以吃饭不成问题。老人脾气火爆,对个别村干部不担当不作为看不惯,颇多微词。初衷是好的,但他喝起酒来,嘴上就没了“把门的”,没少得罪人。闺女儿子劝他,他不听。老伴说他,他还连骂带打,气得儿女不给他养老钱。为这儿事,他几次找到乡政府,综治办的干部没少开导他。

  搬入新楼房那两年,张大爷对楼门口堆积杂物、小区绿地被践踏、夜间鸣笛等现象,没少跟当事人、居委会、物业吵闹。老伴本想住进高楼享清福,谁知福没享几天,却生了一肚子气。张大爷一喝上小酒,老伴不是挨骂就挨打。为此,老伴跑到区民政局要跟他离婚。张大爷不理睬,老伴一赌气,住进了闺女家再也不回来了。儿女们借口忙,也不看他了。

  今夏,张大爷住的1号楼一楼大门,被邻居装修搬运木料时撞坏了,关不严了,晚上蚊子飞进来了,引起周围邻居们的强烈不满。张大爷中午找到正在装修的邻居,劈头盖脸就吼:“你自家门窗装修好了,把楼下大门撞坏了,蚊子呼呼地往楼里飞,咬得大人孩子睡不好觉,你们家可是安心?”

  “你这人,老了说话积点德?”五十多岁的女主人答:“大门根本没坏,就是有扇门的合页裂了,质量有问题……”你一言,我一语,张大爷两眼通红,扬起手狠狠抽在女主人的脸上。女主人回厨房举起菜刀冲过来……要不是胖嫂打电话,金珠及时赶到调解,说不定要闹出人命。金珠知道,张大爷又喝酒了,狠狠地批评了张大爷。张大爷虛心接受,决心痛改前非。

  小区封闭期间,金珠给张大爷买菜买饭,有病帮他请大夫、拿药,帮他买水、买电、买气。小区封闭解除,金珠又帮他做卫生……张大爷很感激,说金珠这个共产党员是实打实帮老百姓做事。金珠也借机开导他,逐渐地,老人爱发脾气的毛病也改了许多,心里有什么不痛快的事,也愿意找金珠唠唠。金珠能解决就立即解决,难办的事逐一记在小本子上,计划周全后再办。张大爷打心眼里信任金珠,就把老伴的事托付给她。

  四

  小雪节气那天,张大爷偷偷去闺女家,恳求老伴的宽恕,被老伴拒之门外。张大爷这才求助金珠帮忙。

  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家庭稳定,社会才和谐。金珠立马给张大爷的儿子建业打电话,召集到他姐家集合。金珠劝张大娘,说:“大娘,张大爷他承认了错误,表示今后再也不……”

  张大娘见金珠格格特意跑来解决他们两口子问题,就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控诉起老头,死活不肯回去。金珠吃了个“闭门羹”。

  金珠不甘心地对她的儿女说:“你们姐俩是啥想法?”

  “哪个儿女不孝顺爹娘,哪个家庭不求团圆……”建业说着说着,眼泪就掉下来了:“我和我姐,为老两口子的事都给我爸跪下,央求他少喝酒,改掉爱管闲事的毛病,可他就不听啊!他给我妈造成的心理伤害太深了。这回,我妈铁了心,我们也没办法呀!”

  金珠不信自己心中的这股火热,融化不了张大娘心中那块冰。金珠坐在床边,打开手机对张大娘说:“您看,今年八月一场倾盆大雨,小区东面主干道变成了海洋。张大爷主动清理下水道井口堆积的杂物,全身被雨淋透,然后感冒发烧不退……您说说这叫管闲事吗?”

  “死老头子,打电话要救护车呀!”张大娘喊起来。

  金珠接着说:“不是跟前没老伴嘛?出租车眼前一辆也没有,结果我开车把他老人家送进医院。”

  “现在,张大爷酒戒了,烟也不抽了,还主动报名参加了社区志愿者队伍,中元节巡逻、社区大清扫、交通宣传日……积极参加社区活动,他的事迹还上了报纸呢!”金珠说着从包里拿出一份本区报纸:“看吧,还配着照片呢。”此时,金珠看到娘仨的眼睛都亮了。

  “死老头子,瘦了!”大娘心疼地说。

  金珠说:“大娘,就这样吧!我回去如实地跟大爷学舌,就说您的原话是‘别说是金珠格格来说情,就是区长来我也不回去!’”

  “你这个鬼丫头!”大娘一把搂过金珠:“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一句话把大家逗笑了。

  金珠手机再次响了,是胖嫂:“金珠,8号楼1门1301跑水了……”

  “知道了。”

  “弄不好,整个楼里变成水帘洞啊!”建业说。

  金珠刚要动身,手机又响了,是小夏:“金珠,瑶瑶是肺炎……”

  “肺炎!谁?”大娘问。

  “我女儿。”

  “快走吧!”

  金珠抹了抹眼角的泪,跑下了楼。张大娘透过窗户,目送着金珠远去的轿车,她没走去市里的西道,而向复兴小区的东道狂奔起来……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