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版:文艺周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
百年征程
世纪辉煌
天津日报 天津市作家协会联合征文~~~
~~~
~~~
~~~
~~~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7月08日 星期四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歌唱祖国
王莘传(21)
王斌 杜仲华

  逼上梁山 

  围观者几声叹息,几分怜爱,纷纷掏出铜钱,向场心抛去。老头的胡琴再次拉响,姑娘仍咳嗽不止。老头怒了,拿起皮鞭便抽打女儿,女儿柔弱不堪,跌倒在地。忽听一声断喝:“住手,放下你的鞭子!”台上几个围观者冲向老头,用身体护住姑娘。顿时,台下一千多观众齐声高呼:“打回老家去!”“不做亡国奴!”“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大幕重启后,王莘指挥的二百人合唱团上场了。此时的王莘,仿佛又回到“九一八”大游行时的南京路,只不过,这次不是站在梯子上,背后不再是路障和军警,而是舞台上下群情激昂的宁波各界爱国人士!他高高地扬起头,缓缓张开双臂,向蓄势待发的合唱队员们用力一挥,“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雄浑悲壮的歌声,如炸雷般响彻云天,瞬间令人血脉贲张,令全场气氛达到顶峰! 

  1937年8月,风云突变,国民党政府发出禁令,不准再搞抗日救亡活动,王莘和救国会成员、歌咏团积极分子王永章、王士章、姚士元等七人同时被捕,关入宁波市公安局拘留所。活了十九年,王莘第一次有了“蹲监狱”的体验。失去了阳光和空气,失去了自由和尊严,七个人关在一陋室内,没有床,只有铺在破旧地板上的一条破草席。最过分的是王莘身旁,还放置了一只恭桶,臭气熏天,令人作呕。他抗议。抗议无效。因为他的喊叫,根本无人理睬。夜深了,又一类害人精蠢蠢欲动了:遍地的臭虫纷纷从地板缝中、破草席里钻出来,贪婪地吸食着他们肉体上的血液。吸食后的瘙痒是任你如何抓挠也无法消解的。“娘希匹,真不是人待的地方!”不知谁在黑暗中骂起街来,这才发现,大家都在与臭虫“搏斗”。后来,斗倦了,干脆谁也不睡了,坐在破席上大眼瞪小眼,等待黎明时刻的到来。 

  天亮后,王莘被“提审”。“姓名?”“王莘。”“性别?”“男。”“年龄?”“十九。”“为什么被捕?”“不知道。”“你从哪里来?”“上海。”“上海人跑到宁波来干什么?是不是共产党派你来的?”“不是。我是基督教青年会的教歌员。” 

  “教什么歌?”“《义勇军进行曲》《救国军歌》《打回老家去》……”“为什么教的都是反日歌曲?”“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占我领土,杀我人民,反对它有罪吗?”“……”审问者哑口无言。 

  三天后,宁波公安局迫于社会压力,不得不将王莘等七人取保释放。与此同时宣读了两条禁令:一,歌咏团为非法组织,立即解散;二,王莘既非宁波人,必须立即离开宁波。

  天津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