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版:乡村振兴·法治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新农村关注~~~——北辰区小淀镇艺术赋能打造新时代文明实践基地
乡村走笔~~~
著作权系列四
表演者权 录音录像制作者权 广播组织权 版式设计权~~~
律师信箱~~~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7月08日 星期四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著作权系列四
表演者权 录音录像制作者权 广播组织权 版式设计权
《著作权法》对邻接权的保护(图)
罗瑞芳 胡安琪 漫画 孟宪东
漫画 孟宪东

  《著作权法》的核心是保护作品及著作权人在作品上的权利。只有符合独创性要求的作品,才会被视作《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给予相应保护。但是,我们经常面临的一个事实是,作品一旦被创作出来,会以其他不同形式进行展现。如作家创作了一部小说,该部小说可能由某主播通过听书APP,以录音形式向听友呈现;也可能通过剧本形式,由不同演员共同演绎后,以电影、电视剧形式向观众呈现。作词家、作曲家联合创作一首歌曲,邀请著名歌星对该首歌曲进行演唱……这样的展现形式及展现主体,虽然尚未达到作品的“独创性”要求,其展现主体也并不是作品的“作者”,无法享有《著作权法》上规定的著作权人可以享有的权利。但是,主播对小说的朗读、演员对人物的演绎、歌手对歌曲的演唱,客观上均促进了作品的传播,主播、演员、歌手也都付出了自身的劳动。因此,对于这些作品的传播者,法律也规定了相应的权利保护,这就是邻接权。 法律支持 天津允公(北京)律师事务所

  ● 邻接权是什么

  邻接权,亦称“相关权”,是指作品的传播者和作品之外劳动成果的创造者对其劳动成果享有的专有权利的总称。新修订的《著作权法》将第四章的标题修改为“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进一步加强了对邻接权的保护。

  邻接权特指表演者对其表演活动、录音录像制作者对其制作的录音录像、广播组织者对其播出的广播信号,以及出版者对其版式设计所享有的专有权利。

  邻接权其实是在著作权发展的过程中衍生出来的,邻接权和著作权具有相对密切的关系。这种密切表现在邻接权的客体多与作品有关。如我们前面所说对演员表演、主播朗诵、歌星演唱的保护,其实保护的都是对作品的演绎。但是,邻接权毕竟是著作权的衍生性权利,就同一个作品而言,作品的邻接权人所享有的权利种类、保护时间等都远少于著作权人。

  ● 邻接权的种类及内容

  新修订的《著作权法》具体规定了四种类型的邻接权:表演者权、录音录像制作者权、广播组织权、版式设计权。

  (一)表演者权。表演者权是指表演者对其表演活动所享有的专有权利,是非常重要的一种邻接权。表演者权由表演者享有,表演者即为表演者权的主体。我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5条第六项规定:“表演者,是指演员、演出单位或者其他表演文学、艺术作品的人。”表演者权是因表演者基于自身对作品的表演而享有的权利,故其富有人身权属性。因此表演者权是唯一一个同时由人身权利和经济权利共同构成的邻接权。表演者权的客体指的是表演者根据自己的理解、经历、演绎等对作品所进行的表演活动。

  需要注意的是,表演者只要对作品进行了表演,不论每次的表演内容是否相同,表演者对该次表演都享有表演者权。例如,话剧演员对同一部话剧在十年内可能进行过几十次、上百次表演,尽管每一次表演的内容、台词都基本相同,话剧演员对其每一次话剧舞台表演,亦均享有表演者权。同样的,表演者欲对某作品进行表演,无论表演多少次,都需要获得著作权人的许可,否则将构成对著作权人权利的侵犯。新修订的《著作权法》第38条规定:“使用他人作品演出,表演者应当取得著作权人许可,并支付报酬。演出组织者组织演出,由该组织者取得著作权人许可,并支付报酬。”

  新修订的《著作权法》第39条规定的表演者权内容为:首先,表演者拥有“表明表演者身份权”及“保护表演形象不受歪曲权”两种人身性质的表演者权利。所谓“表明表演者身份权”,类似于著作权中的“署名权”,是表演者在表演中表明自己身份的权利;而“保护表演形象不受歪曲权”,则指表演者对其表演享有的保护表演形象不受歪曲的权利。

  其次,表演者拥有“现场直播权”“首次固定权”“复制、发行权”“信息网络传播权”四种经济性质的表演者权利。比如,开演唱会的歌手张某许可某视频网站直播自己演唱会的权利就属于行使“现场直播权”;允许某摄制公司对自己的演唱会进行全程录制的权利就属于行使“首次固定权”;允许某唱片公司发行录制自己演唱会DVD的权利就属于行使“复制、发行权”;允许某视频网站上传自己该场演唱会全程视频的行为就属于行使“信息网络传播权”。

  表演者权的上述六种权利均为独立的权利,其中四种财产性权利可以一并或独立许可他人行使。表演者只许可他人行使一种权利的,他人使用其他权利,构成对表演者权利的侵犯。

  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就曾因自己的表演者权被侵犯而提起诉讼。在郭德纲、王玥波与广东某影视制品有限公司、某音像出版公司侵害表演者权纠纷案[(2006)朝民初字第18477号]中,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认为:“郭德纲、王玥波作为涉案21段相声的表演者,其享许可他人复制、发行录有其表演的音像制品,并获得报酬的权利。任何人未经其许可,不得擅自使用其表演复制、发行音像制品。现郭德纲、王玥波只承认曾许可天津电视台使用涉案21段相声录制电视节目并在电视台播出,而否认许可某艺术中心使用涉案21段相声出版音像制品。现某艺术中心出示的‘稿费演播费通知单’仅能证明郭德纲、王玥波领取稿费、演播费用的事实,不能证明其授权的行为;且郭德纲、王玥波亦不认可授权行为;而该通知单上出现的‘某艺术开发中心播出、出版’并不是原来印制在通知单上的,而是在印刷的通知单上加盖的印章;郭德纲、王玥波对此又不予认可。据此,不能认定郭德纲、王玥波许可某艺术中心使用其表演的涉案21段相声出版音像制品。为此,某艺术中心也就无权授权某影视公司使用涉案21段相声出版音像制品。某影视公司虽然与某艺术中心签订了协议书,但其并不能通过该协议书取得使用涉案21段相声的合法授权。

  某影视公司作为《非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对口相声)》DVD和VCD音像制品的版权提供方,在获取授权时并未审查其中含有的相声作品作者、表演者与某艺术中心之间的权利关系,也未审查协议中提到的《幽默、相声小段》节目联合录制单位某广告公司的授权,疏于履行审查义务,主观上存在过错。鉴于某影视公司并未就使用涉案21段相声取得郭德纲、王玥波的合法授权,具有主观过错,因此其应当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

  还需要注意的是,新修订的《著作权法》还新增了关于职务表演的相关规定。根据最新规定,除人身性质的权利属于表演者外,表演者与单位可以约定经济性质的表演者权利的归属。约定不明的,职务表演的经济性权利由演出单位享有。

  (二)录音、录像制作者权。录音、录像制作者权,是指录音、录像制品的制作者对其制作的录音、录像制品享有的专有权利。我国《著作权法》规定了录音、录像制品制作者享有的四项权利,分别为复制权、发行权、信息网络传播权及出租权;还为录像制品制作者单独规定了许可电视台播放权这一邻接权。

  需要注意的是,因为录音、录像制品制作者是基于对作品的录制所享有邻接权的,所以其对作品录制时,需要得到著作权人的同意并支付报酬;而其如果是对表演者的表演进行录制,那么则需要同时得到著作权人及表演者的同意并支付报酬。新修订的《著作权法》第42条第一款规定:“录音、录像制作者使用他人作品制作录音、录像制品,应当取得著作权人许可,并支付报酬。”第43条规定:“录音、录像制作者制作录音、录像制品,应当同表演者订立合同,并支付报酬。”

  (三)广播组织权。广播组织权是指广播组织就自己播放的节目信号享有的专有权利。我国《著作权法》规定了广播组织享有的两项权利,转播权及录制、复制权。

  相比于录音、录像制品制作者,广播组织者所享有的邻接权更加微弱,广播组织者在进行现场直播或者播放载有表演活动的录音、录像制品时,需要尊重包括著作权人、表演者及录音、录像制品者在内的权利人的相关权利。

  (四)版式设计权。新修订的《著作权法》第37条规定:“出版者有权许可或者禁止他人使用其出版的图书、期刊的版式设计。”根据该条规定,版式设计者对于印刷品的版面格式设计(包括对版心、排式、用字、行距、标点等版面布局因素的安排)享有版式设计权。《著作权法》保护板式设计权的原因,在于不同出版社对出版的同一部作品,在排版上往往会有不同的区别,这些排版体现了排版者的劳动成果,故需要予以保护。

  遗憾的是,我国《著作权法》对邻接权的种类仅规定了上述四种,在此次《著作权法》修订后对邻接权的保护范围也并未增加。而根据相应国际条约及外国法律规定,邻接权的种类包括但不限于对特定版本的邻接权、对照片的邻接权、对无独创性数据库的邻接权及其他类型的邻接权等。我国法律对于邻接权数量规定得过少,会导致某些独创性很低的劳动成果被侵权时,面临无法可依的局面,权利人的权利事实上无法得到保障。这不能不说是此次《著作权法》修改的一大遗憾。

  [罗瑞芳系北京市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副研究员、天津允公(北京)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