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版:人物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
红色百年 风华正茂
发展地下力量,提供详细的敌军防御工事图~~~
对话~~~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6月29日 星期二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
红色百年 风华正茂
发展地下力量,提供详细的敌军防御工事图
在塘大区隐蔽战线上(图)
文 周利成 王文举
1988年,塘大区隐蔽战线的战友重回塘沽。前排左起:于有亭、曹嘉桢、林朝、于文、郑纬世

  解放天津塘沽的战斗分两个阶段:1948年12月14日至1949年1月15日为外围歼灭战;1949年1月16日至17日为解放追击战。当时驻守塘沽、大沽的是第十七兵团侯静如带领的5万多军队。第二阶段的追击战,我49军147师各团在海河以北向塘沽之敌发起进攻;我46军136师、159师在海河以南向大沽之敌发起进攻。仅用一天多的时间就取得了胜利,一是我军将士浴血奋战、英勇杀敌,二是1月15日天津解放后敌人军心涣散,三是我地下党组织提供了详细的塘大区敌军防御工事图。日前,当年参与绘图的郑纬世的长子郑健,向天津市档案馆捐赠了他父亲的珍贵档案,这些档案把我们带回到七十多年前塘大区的隐蔽战线。

  在大沽组织抗日救国青年团

  到西安继续开展抗日救亡运动

  郑纬世1920年出生在大沽口一个贫苦渔民家庭,他5岁时,父亲在出海捕鱼时遭遇风浪船毁人亡,母亲拉扯着七个孩子艰难度日,三哥的肺病更是雪上加霜。无奈,母亲领着三哥和郑纬世到观音寺,想把三哥留在庙里当和尚。住持看到三哥连连摇头,反倒问郑纬世愿不愿意留下?郑纬世说,只要有饭吃我就留下。就这样,他剃度出家,法号沙葵。母亲换回两袋粮食,暂时让全家度过了饥荒。

  在庙里,郑纬世除学习诵经,还负责挑水、扫院子和住持的起居。寺庙旁边有所私塾,有空郑纬世就在窗下偷听。住持见他爱读书,将他送进东大沽的一所小学。他的启蒙老师李醒民成立了同学会,传播进步思想,宣传抗日。后来郑纬世才知道,李老师当时已是共产党员。“七七事变”后,李老师离开学校,在东沽大道开渤海诊疗所,其实是中共地下党的交通站。1938年,在李老师的带领下,郑纬世参与组织大沽抗日救国青年团,但成立不久即遭日伪政府残酷镇压,郑纬世和几位同学连夜逃离塘沽,先到北京,后在安徽停留,落脚在西安。

  1942年,郑纬世在安徽电厂做零工,参与组织进步同志会,发动工人、学生展开抗日救亡运动。1945年,他考入陕西武功西北农学院,结识了同学韩枫(新中国成立后改名林朝),他俩共同加入了由中共地下党领导的爱国组织。抗战胜利后,他们在庆祝胜利的同时,出简报、印传单、上街演讲,揭露国民党政府发动内战的阴谋。在国共和谈破裂后,西安国民党特务机构开始对学生动手,郑纬世和韩枫被列入黑名单。在党组织的安排下,二人秘密离开西安回到大沽。

  旧友重逢,并肩作战

  有序推动塘大敌占区地下工作

  回大沽后,郑纬世去观音寺,发现住持在圆寂前留下遗嘱,将庙产交给他。他将寺庙改为大沽中学,后更名为寰海中学,自任校长、教导主任,兼任小学校长。不久,韩枫接受新任务远赴锦州。

  1948年8月,韩枫加入中国共产党。为配合解放战争,中共冀东区委城工部派于文、唐伯、吴明三人组建天津工作委员会,领导塘大敌占区地下工作,派韩枫到塘沽做隐蔽战线工作。韩枫向郑纬世介绍了此行的任务:一是取得公开身份,以寰海中学为据点开展工作;二是搜集敌人的军事、政治、经济情报;三是调查工厂生产状况,了解职工思想动态,在工人和知识分子中发展地下力量;四是输送进步工人和知识分子到解放区。

  郑纬世安排韩枫在寰海中学任语文教员。创办寰海中学时,郑纬世得到小学同学曹嘉桢的协助,学校建成后,曹嘉桢任总务,他擅长应酬,还兼任东大沽乡公所文书,郑纬世把对外联络工作交给了他。此时国民党在各乡保甲成立“锄奸核心小组”,成员是乡长、副乡长、国民党党部委员和商会的人。经韩枫报请工委批准,郑纬世派曹嘉桢打入“东沽乡锄奸核心小组”,及时了解敌人动向。

  韩枫与郑纬世认真分析,认为永利碱厂是个突破口。该厂闻名全国,还是国民党反动势力的一个据点,“国大”代表马树林任工会理事长。郑纬世提出,自己的同学于有亭是永利碱厂工厂,思想进步,可以发展他。韩枫找于有亭谈话,于有亭表示一定完成任务。韩枫先安排他到冀东解放区接受短期学习,回来后即开始工作。于有亭搜集到碱厂国民党组织的情况,还掌握了该厂的生产概况、工人思想动态,及时向郑纬世、韩枫汇报,他二人再将情报汇总,转送至冀东区委天津工委。为取得合法、公开的斗争权利,经天津工委批准,于有亭当选为工会理事,在征兵缓役、八斗米津贴、保证一五限价等问题上,与马树林针锋相对地斗争,为工人争取合法利益。

  为了宣传革命思想,韩枫在讲课时常有激进言论。东沽乡副乡长郑道昌听到风声后问曹嘉桢:“寰海中学有没有共产党分子,韩枫是不是有问题?”曹嘉桢解释说:“年轻人说些过火的话也正常,韩枫是郑校长的同学、好友,大学刚毕业的热血青年,我担保他没有问题!”

  搜集地图情报迎接解放

  护厂护校防止敌人破坏

  平津战役前夕,韩枫回解放区参加天津工委城市工作会议,回来后,他向郑纬世传达新任务:进一步搜集敌人的情报,及时传递给我军前线指挥部,重点是敌军的防御工事、兵力布置、武器装备等。1948年11月下旬,韩枫根据天津工委书记于文的指示,派郑纬世设法搞一份塘大地区地图。郑纬世跑遍塘大,只发现乡公所的墙上挂着一张,于是将盗图任务交给了曹嘉桢。

  一天傍晚,等乡公所的人都下班后,曹嘉桢把地图摘下来卷好,趁着夜色匆匆拿到学校。韩枫、郑纬世和冀东区党委天津工委派来的交通员吕朗正在焦急地等待。大家一起动手,连夜临摹地图。黎明前,曹嘉桢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地图拿回乡公所,原样挂好。

  韩枫觉得还有所欠缺,又让郑纬世、曹嘉桢、于有亭抓紧搜集敌军各部驻地、碉堡的位置。郑纬世与乡供电所地下工作者徐恩照联系,以巡查线路为由做一次精准侦察。最后形成了一张包括塘大区国民党军队布防、碉堡、工事、火力配置、制高点、地形、道路等内容的详图,配有塘沽火车站附近敌军防御工事图和新河到塘沽几处适宜渡河的河流图。这几张图经吕朗交给于文,通过天津地下交通线,送到蓟县平津前线总指挥部刘亚楼参谋长手中。

  随着战事临近,塘大区地下党与冀东区党委天津工委往来更加频繁,但敌人的封锁也更加严密。为了向解放塘大区的解放军部队介绍详细情况,需要一位同志进入解放区。韩枫派郑纬世前往。天津工委派张治前来接应,张治备好长衫、礼帽、皮鞋,让郑纬世扮成商人模样,自己扮作伙计。二人来到天津火车站地道外地下交通站,交通站的同志说,此次进入解放区的同志要等塘沽解放后才能回来。郑纬世考虑到自己是一校之长,目标较大,离开时间过长会引起怀疑,决定换别人去。他赶回学校与韩枫、于有亭商议,于有亭提议塘沽新港工人张祖和比较合适,他在两个月前已成为我隐蔽战线上的一员,对塘沽非常熟悉,不仅可以介绍情况,还能做向导。于有亭将张祖和叫到学校,韩枫向他布置了任务,他随张治立即出发前往解放区。

  1948年冬,华北野战军与第四野战军形成了对平、津、塘的包围,战役即将打响。一天傍晚,吕朗来了,从礼帽里取出几张纸条,上面写着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布告和有关安民政策,让韩枫、郑纬世尽快油印出来,待解放军进城后立即张贴。韩枫把这项任务交给了曹嘉桢、阎致崇,印出来的布告也由他们保管。

  1949年1月15日天津解放。为了迎接塘沽解放,韩枫、郑纬世等人组织工人、学生积极分子开展护厂、护校、护邮、护路工作。国民党守军曾想在学校设立一处碉堡,郑纬世带领全校师生坚决抵制,敌军终未得逞。郑纬世、王羽又发动进步教师阻止津宁中学南迁。于有亭、张金等人也在永利碱厂组成护厂队,防止敌人搞破坏。郑纬世、徐恩照组织变电所职工维护设备,保护技术资料的安全。张祖和成为解放军进攻塘沽的向导,带领解放军胜利进城。1月17日塘沽解放。大家组织工人、学生、群众上街欢迎解放军,庆祝塘大区解放。

  1952年10月,郑纬世调入民盟天津市委员会,继续投身教育事业,1990年因病去世。在他留下的几十本日记中,写满了对教育事业的执著与热爱。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