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版:津南时讯·副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回到首页 | 标题导航
2021年06月17日 星期四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那抹粽香
程咏

  端午节是中华民族的传统节日,源远流长两千多年。其内容和含义早已超越了最初纪念伟大爱国诗人屈原,不仅已经成为民族图腾祭祀,更是国家团结、家庭祥和的快乐佳节。 

  作为海员的我,航行过五大洲四大洋,经历过无数次风雨涛浪,也在异国他乡的山水间或是烟波浩渺的海上,度过许多次端午佳节。

  记得成为正式海员的那一年,我才二十岁,首航便是从镇江去新加坡。因为临近端午节,所以“老海盗”们自然就议论起端午节包粽子的事,大厨无可奈何地解释,咱们船上一没有苇叶,二没有糯米。“老海盗”们于是这个出个主意,那个想个点子,大厨都快哭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可算是难为坏了大厨,一个劲地央求大家,最后暂定蒸一锅红糖枣米糕,算是过节应景了。船长是江南地区的常州人,深受传统文化影响,听到了大家的嚷嚷,便大包大揽地安慰大家,我来解决,保证让大家吃上粽子。

  船靠新加坡加油,因为需要十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所以船上安排了上岸购物活动。船长叫着我们几个第一次上船,而且还是第一次在国外下地的小海员,主动要求给我们做向导。新海员刚上船没有多少钱,红灯码头老商业街才转了一条街,大家便囊中羞涩,空空如也了。给我们带了一路的老船长这时意味深长地笑着说,都跟我走,去牛车水逛逛,我请你们吃咖喱饭,但是你们得给我瞧着哪里卖粽子。

  我们一路走马观花,说说笑笑走到了新加坡最著名老城牛车水。五光十色,人潮涌动的街头,老船长的眼睛什么都不看,专盯人家小吃摊。功夫不负有心人,果然在一条拥挤的小巷里我们看到了写着潮州粽子的牌匾。那时候我们船上有三十六名船员,老船长则买了一百个,两种口味的粽子。说好了一人俩儿,富余的奖励给我们小海员。

  买了粽子,老船长心愿达成,自然兴高采烈。我们也就毫不客气地大吃了一顿印度风味的咖喱饭,那个浓香馥郁的咖喱味道,至今想来都意犹未尽。

  北京奥运会的那年,我们停泊在法国塞纳河中鲁昂。这是一个历史悠久、文化璀璨的法国城市。从我们靠泊的码头,可以清晰地看见著名的哥特式建筑风格的鲁昂大教堂。

  午饭后,没有工作的海员们都争先恐后的下地,我们的目标就是大教堂。同行的有一位来自上海杨浦的老大厨,三代海员,被我们亲切的称为海员之家。

  一个下午,我们几个兴致勃勃走遍鲁昂老城区,不仅喝了闻名的摩可拿咖啡,还吃了火腿大披萨。回来的路上,走过一条绿树成荫、苇蒿掩映的小河。老大厨忽然停住了脚步,对我们说,过两天就是端午节了,你们想吃粽子吗?这还用问,当然想了。老大厨指着碧油油的芦苇,我们自然也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我们满载而归,原以为包粽子很简单,没想到,老大厨又是蒸芦苇叶子,又是泡米洗枣。为了增加花色品种,大厨还腌制了五花肉,煮了桂花豆馅。

  这是我第一次包粽子,虽然有老大厨手把手的耐心指导,我还是经过十几次的失败,才包好了第一个可以勉强被称作为粽子的“不明物体”。可是等到煮熟以后,我包的粽子不是破肚就是开花,很是不成样子。但老大厨却特别鼓励我,说我有创意。吃着自己包的粽子,别说心里就是美气。

  前年我在舟山群岛的长白岛修船,一个人闲来无事去爬贯穿全岛的龙山。半山腰白马庙后面的山坳里,无意间看到了几个摘叶子的大姐。大姐们见我凑过来,便笑着都来跟我打招呼。我好奇地才开口,一位看着就心直口快的大姐道:我们采箬竹裹粽子。我恍然大悟,面前的这一大片茂密的植物,可不就是箬竹。舟山群岛中有一个小岛就是因为漫山遍野长满了箬竹,而被叫为摘箬山岛的。另一位胖乎乎和蔼可亲的大姐温柔地说到:你们做海员的不容易,我们裹好了粽子,请你吃。您怎么看出来的,我的话还没有说完,胖大姐就呵呵笑着:来我们长白岛的外人,几乎都是修船的海员。我们也是海员家属,一家出了三个呢!大姐指着周围的妇女们:我们长白岛是舟山的海员之乡,百年来几乎家家户户都有海员。所以我们看见你就比较亲切,才请你吃粽子。

  傍晚我下山的时候,如约来到位于长白乡契门头二百年老宅子的胖大姐家,大柴灶里正热气腾腾地煮着粽子,满院子的袅袅竹香。胖大嫂和姐妹们洋溢着笑脸,有说有笑。

  此时,正值端午节前夕,我又随船来到了镇江,这个曾经是我开启海员万里波涛梦想的地方。望着长江右岸一丛丛的芦苇,我似乎闻到了温馨的粽香。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所有关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子刊内容产品的数字化应用,包括但不限于稿件签约、网络发布、转稿等业务,均需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商谈,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互换稿件协议的网站,在转载数字报纸稿件时注明“来源-天津日报报业集团-XX报”和作者姓名,未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有协议的网站,谢绝转稿,违者必究。
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法律事务部